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過話說回來……

 

聯誼真的很無聊,所以我很難瞭解為什麼每個大學生都喜歡跑去跟別人聯誼,更難懂的是為什麼聯誼結束後,有些人開始每天講手機,而有些人則開始忘記帶手機。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來我以為阿妙她們舞蹈社與我們合唱團辦聯誼不關我的事,因為我根本就不懂得什麼是公關。這種要跟別人套交情又要裝作一副很客氣、又落落大方的模樣,我是真的不在行。

 

但是阿妙卻硬要我當她的助手,我想要拒絕,卻被阿妙說服了。原因是阿妙的嘴巴與思考敏銳又快速,而我就像是至婷學姊所說的笨蛋一樣,隨隨便便就被阿妙的好口才給騙了。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事情,就在我軟弱無助又措手不及的情況下發生了。我甚至連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假設以日本人的說法來看待這件事的話,便可用衝擊度高達兩百分來形容。如果滿分只有一百分的話。

 

「劉于淳,我們有件事情要拜託妳!」開口說這句話的人是小喵學長。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妙的話並沒有讓我緩下腳步。很快地夏天就這樣結束了。

 

正確來講呢,應該是說今年的秋天來晚了。時序已經步入十一月,才感覺有點涼意,苦楝樹的葉子,也被無情的秋風吹禿了。我緊緊地抓著薄外套的領子,壓低身子走進音樂教室。一向有習慣性鼻炎的我,快被這陰晴不定的天氣給搞瘋了,才一走進音樂教室,鼻子就不聽使喚地哈啾起來。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江幸慧跟至婷學姊的話,直到下午上必修英文課時還在我的耳際旋繞著。這樣的狀況,我的好朋友王彤妙似乎發覺了。

 

「阿淳妳被老師放話了喔!」下課後,阿妙一臉笑笑的走過來。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中午的練習結束之後,我慣例地坐在窗邊發呆。難得的微風吹來,讓我的思緒神遊,彷彿進入了愛麗絲夢遊的仙境裡面。

 

「喂……」江幸慧叫了我一聲。「喂!」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午的練習結束,大家四處離開作鳥獸散,而我依然坐在窗邊。

 

「喂阿淳妳怎麼還在發呆,下午沒課啊?」龍貓學長一臉笑笑的走過來。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練習已經開始,大家分部坐好,部的意思就是聲部。而一般的合唱團都是分四部,分別為女高音、女中音、男高音以及男低音。

 

我的聲音一向只能夠唱女中低音,所以就是第二聲部。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龍貓學長說要表演舞台劇之後,我就可以想見每個人臉上的緊繃程度,像是用了不適合自己的洗面乳,緊繃得要命。臉上該有的笑容都因為緊張的情緒而顯得僵硬。

 

像是江幸慧,她就顯得非常地積極。每天下午下課之後我都會先去買便當飲料,然後接著往音樂教室走。在音樂教室的騎樓下,我就能夠聽見陣陣的琴聲傳來。那優雅且悅耳的琴聲,是江幸慧苦練鋼琴的成果。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在偷懶啊!」龍貓學長走進音樂教室,用著老大哥的語氣指責還在慢吞吞地吃著晚餐的人。

 

說指責其實也不算,因為他說完便笑了,接著從包包裡面拿出一罐「羅漢果」,說是要給我們補聲音的。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