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很奇怪,都一定得等到快要期中考,要做期中報告,所以需要找資料、借書的時候,才發現不能借書了。因為借書逾期、有罰款沒清完,想也知道圖書館一定不給借書。

 

況且他那三本書還沒還呢,這表示他那三本書如果不先歸還的話,罰款還會再繼續增加。而且我們學校在學生手冊上面也寫得很明白,向圖書館借書逾期的話,罰款計算的方式是一日一本五元,三日內可以不計算,超過三日的話就沒有辦法了……一定得罰!

 

雖然我是上架工讀生,但是好歹也在圖書館工讀了兩年,偶爾也是要像現在這樣,協助流通櫃台幫讀者借、還書,所以這種讀者借書逾期的狀況還挺常見的。只不過看到被罰一千零五十元那麼多錢的,還是頭一回。

 

三本書沒還,被圖書館罰了一千零五十元的罰款,等於那三本書逾期了七十天;如果再加上一般大學部的讀者,本來可以借閱一本書的天數是三十天,那表示那三本書在那位讀者的家裡面待了一百天。

 

整整一百天耶,拜託一下好不好,那是圖書館的書,不是你家的書。

 

當然,我並沒有這樣對那位讀者說。因為對方已經在生氣了,真的這樣對他說的話,只是在火上加油。

 

「同學你要先把那三本書先歸還,並且把罰款繳清才可以繼續借書喔,而且那三本書如果不快點拿來還的話,罰款會繼續增加的……」

 

「可是我要做報告耶,可不可以先讓我借書啊?」

 

「沒有辦法喔,這是圖書館的規定。」我已經對他表明圖書館的立場,而且我也認為……我已經很宛轉地告訴他不能夠借書,並且還提醒他那三本書要先歸還,不然罰款會越來越多的事實。

 

結果並不是每個人都吃這一套。

 

「叫你們圖書館的主管出來啦,工讀生懂個屁啊!」被罰一千零五十元的同學覺得很不滿意,生氣地大叫著。圖書館才剛剛安靜下來的狀況,全部都被眼前這位借書逾期不還,還大聲嚷嚷的同學給劃破了沉默。

 

專門勸讀者安靜的王姐不知道跑到哪邊去。而佳佳這個時候才在櫃台後面剛忙完,聽到這種狀況,只好急急忙忙地進去辦公室裡面,請蔡組長出來幫忙解圍。

 

蔡組長可不是省油的燈,畢竟他都已經當到圖書館典藏組的組長了,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被一個因為借書逾期、所以被罰款、又不能借書的讀者給嚇到呢。而且我聽得出來,對方還去修過蔡組長的課。

 

「怎樣?」蔡組長一走出辦公室,便對著被罰了一千零五十元的同學說。「聽說許豐彬你被圖書館罰了很多錢喔,但是還不出來也不用大聲嚷嚷吧,在圖書館裡面的所有人,都知道你被罰很多錢了耶,這樣不是更丟臉嗎?」

 

「蔡老師我還不出來啦,幫我想個辦法嘛。」眼前這個還不出錢的同學似乎叫做許豐彬。他口中的蔡老師當然就是在叫蔡組長。

 

「那你來做公差好了,一分鐘抵一元,不過呢……許豐彬你要先把書拿來歸還才可以,這樣你接受嗎?」蔡組長說。

 

只見那個許豐彬樂得跟什麼似地,一直對著我們家的蔡組長說謝謝,完全不把自己當成在圖書館裡面。他與前幾分鐘的表情還有心情……簡直就是天南地北,差距超大的。

 

佳佳反而倒抽一口氣,一副沒有見過這種大陣仗的模樣。這也難怪,畢竟她長得那麼甜美、可愛,平常穿著又是那麼火辣有焦點,可以說是我們圖書館的活招牌呢。

 

蔡組長常常說,很多男生是為了佳佳才來我們圖書館的,所以怎麼可能捨得罵她呢。就算真的被罰了很多錢,她這個美女牌,也讓對方不好意思生氣。

 

「唉呀!你們都不知道,上次我在男廁的時候,聽到有兩個男生在討論蔣佳佳,其中一個男生就說:『那個流通櫃台的女生好正,真想把她……』這樣的話;另外一個男生更是不甘示弱地說:『早知道就不要告訴你圖書館裡面有個正妹了,你千萬不要跟我搶,因為那是我先注意到的。』害我邊上廁所邊竊笑。」蔡組長笑得好開心,眼睛簡直快要瞇成一條線。

 

很難想像一個四十幾歲的男人,而且已經當到大學裡面的副教授,並且兼任圖書館典藏組組長的人,竟然講出這樣的話。重點是,學校裡面有讓教職員專用的廁所,為什麼蔡組長不去使用,而非要跑去擠普通學生都會去使用的廁所呢?這才是我最納悶的地方。

 

因為我想要瞭解你們現在的大學生都在想些什麼嘛?蔡組長這樣對大家解釋著。在旁邊聽他解釋的我,只覺得蔡組長真是一個大怪人,就算真的想要瞭解現在的大學生都在想什麼,也不用特地跑到廁所裡面去偷聽別人講話吧?這樣很像變態哪。

 

不過話說回來……平常都是佳佳坐在流通櫃台協助讀者借、還書的,要不是今天因為她比較忙,我也不會跑來流通櫃台幫忙。

 

這樣想起來,會讓我覺得,那個許豐彬會大聲嚷嚷,似乎是我的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