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離停車場的距離,普通時候用行走的大概五分鐘。但今天下著大雨呢,更何況我們兩個還著撐傘、邊走邊聊天。現在都已經晚上十點多了,學校晚上的燈光本來就不夠,再加上大雨天使得光線更不足……我們竟然還悠閒地聊著天,並且用龜速往停車場的方面走,真是夠膽大包天的了!

 

「哪一本書?《四角號碼檢字法》嗎?」我問他。

 

「怎麼可能啊!那是我要做專題討論的參考書啦。」

 

「不然咧?」

 

「是《遇見100%的女孩》啦!不然我怎麼可能知道《圖書館奇談》的內容呢?」他說。《圖書館奇談》這篇短篇小說是收錄在村上春樹《遇見100%的女孩》這本書的最後一篇。

 

「那這樣的話,《遇見100%的女孩》這本書你不就看完了?」我問他。

 

「對啊。」他說。「我剛剛就是為了要回去拿那本書的,誰知道你們一聊起閉館音樂就沒完沒了,竟然忘記我還在圖書館裡面!」

 

「對不起啦。」我對他說。其實我的心裡面也有點過意不去,人家林楷文可是好心幫我,但我竟然還害得他的背包要被校警搜查,這種待遇簡直就像是被當成小偷了。「可是你書忘了拿,可以明天再來圖書館拿啊!」

 

「不行,那本書對我來說很重要!」他說。

 

林楷文也是村上春樹的粉絲嗎?哈!我已經可以想見他老的時候,變成囉唆老頭的模樣。

 

突然地……天空又打雷了。轟隆隆地劈了一道。這次的雷聲,比前幾分鐘的那次,還要大聲許多。那種嚇人的程度,讓我差點以為,雷公祂會把天空給劈開。

 

銀白色的痕跡在天空畫了好幾條,讓我的腦海裡突然浮現了那本,在第一頁的正中間,有著熟悉的藍色原子筆筆跡,寫下了「To Angel」這兩個英文字的《遇見100%的女孩》。

 

那本村上春樹的書,本來是我的。至於為什麼現在會在林楷文的手上呢?

 

這個的話,可就說來話長了……

 

 

 

 

 

要交待那本書為什麼在林楷文的手上之前,我必須先解釋,我是怎麼跟他認識的。

 

在我大二上學期剛開學的時候,被迫參加了蔡組長所開的「圖書館資料庫檢索」課程。這個課程,通常只會在上學期剛開學的時候才會舉辦,目的就是要讓剛進學校的新鮮人參加,培養他們上圖書館找資料以及閱讀的習慣。

 

為什麼我會在大二的時候,才參加這個課程,而不是大一的時候呢?

 

其實,這都得拜蔡組長所賜。我在大一下學期的時候,就到圖書館裡面當工讀生了。對於找資料、找書或是期刊這回事,我早就練了一身好功夫,根本不需要去參加什麼「圖書館資料庫檢索」的課程。

 

但是,參加這個課程的人,真是少得可憐。圖書館二樓的資訊檢索室也才二十個位置,來參加的人數竟然才小貓兩三隻……因為空下來的位置還有七八個呢。

 

這個課程為了要讓每個新生都可以參加到,所以特地定在下午的五點半開始。一方面是為了不要衝突到新生的上課時間,另外一方面還提供了小點心、蛋糕以及熱茶,參加這個課程也不用繳報名費。但縱使這樣……來參加的人數還是寥寥無幾。

 

不知道是這個課程不吸引人,還是蔡組長「帶屎」的緣故。總之到了五點半,空位還是剩下很多。蔡組長大概是面子掛不住,看到這個狀況,只好打電話到流通櫃台,請輪值的工讀生叫其他工讀生上二樓上課。

 

那一天的上架工讀生是輪到我與姚士淵。姚士淵就是那位,因為大豪雨的天氣,所以機車進水拋錨,無法前來上班的工讀生。

 

說真的,我發覺蔡組長實在是一個很任性的「大人」。雖然從表面上看起來,他已經四十幾歲了。但我總覺得,他的個性根本就跟普通的小孩子一樣。想吃糖的時候,就哭著要求大人買給他。這樣說來,蔡組長跟小孩子又有什麼差別呢?

 

他們之間的差別,大概就是蔡組長的頭髮已經白了一半,但是大多數的小孩子頭髮都是烏黑亮麗的吧?

 

縱使蔡組長常常會叫我們這些工讀生,先去做一些他「所謂比較重要」的事情。大家當然都很不滿意他這樣的態度,但也無法反對,畢竟我們只是工讀生,為了幾千元的薪水,只好試著去習慣。

 

但是姚士淵覺得不爽極了。因為那時候正當開學之際,讀者拿來歸還的書很多。我們兩個書都還沒整理好,當天輪值流通櫃台的工讀生陽佑臻就走過來,對我們說,蔡組長打電話來,叫我們去二樓的資訊檢索室上課。

 

「為什麼啊?」那時的姚士淵似乎很不高興。他對著無辜的佑臻大聲了起來。「妳沒看到書很多嗎?多到上不完……火不只是燒到屁股,連眉毛都快要被燒到了!」

 

我知道姚士淵在解釋「燃眉之急」這句成語,可是他對佑臻這樣講,也沒有什麼用。叫我們去上課的罪魁禍首不是她,而是蔡組長。

 

佑臻只能雙手一攤,然後對姚士淵說:「還是說,你想要跟我換,因為流通櫃台不能空著,不然我也比較想去上課,上課不但可以領薪水,而且又不用上架,多好啊!」

 

「妳想太多了吧,天下哪會有那麼好的事情。蔡組長這個人我太瞭解他了啦,今天上不完的書,他一定會要求,明天一定要上架完畢,我幹嘛自找麻煩啊?」姚士淵倒是這樣回答佑臻。「到後來遭殃的還不是我們這些上架工讀生,小綠妳說對吧?」

 

這個姚士淵真是有夠犀利的,自己不想去上課就算了,還順便把我給牽扯進去,我可不想跟他一樣變成左派人士。

 

姚士淵大概還不能習慣這樣的蔡組長,所以才會這樣說。但事實上「吃人嘴軟」這種說法,用來形容現在的我們再適合不過。雖然我不知道姚士淵如此激動幹嘛?

 

「反正,我要繼續工作,小綠妳也不要去上課啦,陪我一起工作吧?」姚士淵真的「順便」把我給牽扯進來。

 

「不太好吧?」我回他。「我覺得……先看看再說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