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幾分鐘,學校到了。他卻不騎進停車場,反而騎向學校旁邊的小木屋餐廳。

 

「走吧,我肚子餓了……」他把機車停在小木屋的前面,然後摸摸自己的肚子。「這裡的義大利肉醬麵很好吃。」

 

「我知道啦。」我沒好氣地說。「林楷文,你還以為我真的閒閒沒事做,特地請假出來陪你吃飯、逛街啊?」

 

「錯。」他看著我。「我知道妳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才特地陪妳吃飯、逛街耶。」

 

「別把自己說得那麼偉大……」我說。說完之後,我就把安全帽塞到他懷裡還給他,然後往學校圖書館方向走。

 

不知道是我倒楣還是怎樣,雨總算落下來了,但下得真不是時候。

 

林楷文看到我的舉動,急急忙忙衝過來,抓住我的手,說:「綠現在在下雨,妳又沒帶傘,走回去一定會被淋濕的啦……如果真的不想吃飯,那至少站在小木屋下面躲雨好嗎?」

 

其實我不是沒帶傘,但就是不想從背包裡面把傘拿出來,而我,竟然開始想要耍任性。或許林楷文沒說錯,人就像牡蠣一樣。但是……我沒有殼,只能任雨水打在我的臉上,看看能不能清醒一點。

 

到後來我說服不了林楷文,只好進去小木屋裡面吃晚餐。很不巧地,我才剛踏進小木屋裡面,就看到在角落有一對情侶正在打情罵俏,還餵互相吃飯。我的角度看不到男生長得如何,可是女生還挺甜美的。可惜這裡不是圖書館,要是王姐在,一定會上前規勸。雖然我不信教,但是在心裡面默默禱告,祈求上帝可以寬恕他們的事情,我還是可以辦到。

 

「咦?阿哲你怎麼在這裡……陪女朋友吃飯啊?」林楷文把機車安全帽放好之後,跟在我後面進來。他似乎看到熟人,而且好像是角落那個位置的人。

 

我一進來就選擇了離那個角落很遠的位置坐。林楷文跟熟人寒暄之後,就過來位置找我。

 

「剛剛遇到我轉系之前的同學。」他說。

 

「喔。」其實他根本沒有必要跟我解釋,我也隨口應了一句。

 

趁著林楷文去點餐的時候,我坐在位置上面發呆。餐廳裡的音響播著音樂電台,流竄出孫燕姿的歌聲,她正唱著《雨天》這首歌。主持人說因為最近的天氣總是很壞,所以特地應應景,播這首歌給聽眾朋友們聽。

 

不曉得是不是音樂的作用?總之外面雨勢真的下得好大,搞得我心情很慘澹。

 

「以前我唸外文系的。」林楷文看到我一臉悶悶地窩在旁邊,只好開始講起自己的事情。

 

「嗯。」我有氣無力地回答。其實我現在對於他的事,沒有什麼興趣。

 

「因為發現自己不適合,所以大一下就轉到圖資系。」他說。

 

「嗯。」本來我很想回答他,你是一個大笨蛋,外文系很好啊,幹嘛不唸要轉系呢,就算當不成英文老師,也可以當個導遊啊。唸圖資系要幹嘛啊?整天窩在圖書館裡面,學採編組的陳組長發瘋嗎?

 

其實我沒有什麼胃口,外面的雨讓我心情更低落。最近總是這樣,只要一下雨,我的心情就變得鬱卒,再加上江哲人的事情,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即將要發生,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樣子。

 

「綠妳幹嘛不好意思啊,吃那麼少……放心啦,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妳食量大的。」林楷文見我食慾不振的樣子,想要尋我開心。

 

「我哪裡食量大?你還『吃相難看』咧……」我回嘴。

 

「這樣才像綠嘛,對吧?要是妳不跟我鬥嘴,就不好玩了,最近看妳都很悶,心情不太好的樣子,真的是為了那個送書給你的男生嗎?」林楷文似乎很想知道。

 

「你那麼關心我的事情幹嘛?有企圖喔……」我說。

 

「我們是好朋友嘛,說什麼企圖不企圖的,那麼難聽。」在佳佳的眼裡看來,我們兩個似乎是好朋友。但我可不認同喔。

 

「那你爆你自己的八卦給我聽!」

 

「妳要聽哪一種的?」

 

「都可以嗎?」

 

「可以啊……妳敢問我就敢說。」

 

「嗯。」我想了一下。「你是不是喜歡若青啊?」

 

「為什麼這麼問?」

 

「還是說……你喜歡佳佳?」

 

「在妳的眼中看來,我是那麼膚淺的男生嗎?」

 

正當我們兩個一來一往,聊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林楷文轉系之前的同學走了過來,向他道別。

 

「Kevin,我先走了喔!」對方的聲音,似乎有點熟悉。

 

那個叫林楷文為Kevin的人是外文系的,現在林楷文大四,而我認識外文系大四的人,就只有一個。

 

「嗯,拜拜。」林楷文向他揮揮手。

 

我抬起頭,看到的,果然是我心裡面想的那個人。我鼓起勇氣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叫住他。

 

「等等,江哲人,你為什麼在這裡?」只要想到剛剛他們在角落親密的畫面,我的頭就一陣暈眩。江哲人跟那個女孩是怎樣的關係,我想應該很明白。只是……江哲人現在應該還是我男朋友吧?

 

雖然是很少見面的男朋友。但如果今天沒在小木屋看到他,我還不知道他把鬍子留長了哪。

 

但是,此刻我關心的,不是他鬍子留長的問題,而是他背叛我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