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沒有把江哲人管好,應該是我自己的錯吧?

 

我不知道江哲人是花心男,不然我當初絕對不會跟他在一起。不過現在這樣說已經太遲了,一切都是馬後炮。之前我們系上的曉蘋學妹,跑來跟我說他現在跟別的女生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曾經打電話向他求證過,問他是不是變心了,如果真的喜歡上別的女生,可以跟我說,我可以放手。但那時候他又說我想太多。

 

我應該早就要瞭解到事情的嚴重性,才不會被騙得團團轉。

 

「是妳自己太笨,我哪有辦法,我本來不想傷害妳,結果妳自己還不是一樣,現在也是跟別的男生在一起……」江哲人被我抓包,大概是腦羞成怒,所以口氣很差。

 

「我……我太笨?是你自己劈腿,還把錯怪在我的頭上,想為自己找台階下啊?」

 

「當然是妳太笨啊,我都已經把訊息留在書裡面了,妳還不懂嗎?」江哲人真的很過份,明明是他的問題,為什麼還可以如此義正嚴詞。

 

「書?你別以為隨便用一本村上春樹的書,就可以打發我,還要我相信什麼『妳是我的100%女孩』的話。」我看著江哲人,說:「我真是蠢到極點,才會相信你的鬼話……」

 

「哈!是啊,妳是我的100%女孩,但不是建築在愛情上的那一種!」他笑了。「妳們歷史系的女生,怎麼都那麼死腦筋啊?那個Apple也是,真是有夠白癡的,玩玩而已,何必當真呢?」

 

江哲人變了,我覺得。還是他的本性本來就是如此,我太晚看穿他罷了。

 

「Apple?誰是Apple?」

 

「我哪記得那麼清楚啊?應該叫作什麼蘋的吧?蘋果的蘋……」

 

現在對他來說,我不會也只是叫作什麼綠的吧?有沒有搞錯啊?我真想大罵髒話。

 

江哲人的「現任女友」還坐在那個角落的位置上,因為距離有點遠,而且我也怕丟臉,所以講話盡量放低聲。雖然,我現在真的很想破口大罵。

 

「要是你的現任女友聽到這些話,不知道作何感想?」我看著坐在角落的女孩,她留著一頭跟若青一樣俐落的短髮,但因為她有染成咖啡色,跟若青的帥氣不同。她顯得比較可愛一些。

 

我摸著自己即將留長到腰際的頭髮,覺得之前「長髮為君留」的想法,非常地不值得,也相當愚蠢。光難整理這點不說,之前江哲人對我説他喜歡長頭髮的女生,我就索性不剪。兩三年來,越留越長,現在……卻被我發現他愛上了一個短髮的女孩,叫我情可以堪呢。

 

「妳去講啊,我又不在乎。」

 

江哲人這句話,讓我更怒火中燒。我握緊拳頭,忍住怒氣,又繼續問他。

 

「那為什麼我打電話問你,是不是變心喜歡上其它女孩子了,你為什麼不說清楚呢?」

 

「有嗎?哈哈哈,妳有打電話給我嗎?」他笑得更誇張了,而且用很討厭的那種。「反正妳現在已經都看到了,可以死心了吧?」

 

我聽到這裡,再也忍不住怒氣,想要打可惡的江哲人一巴掌,卻被在旁邊的林楷文搶先一步。

 

我想,林楷文大概是看不下去吧?因為這個江哲人,真的很過份。

 

「Kevin你幹嘛啊?想幫她出頭是不是……」江哲人被林楷文打了一巴掌之後,他的現任女友就跑過來,護住江哲人。

 

其實他的現任女友是最無辜的第三者,當下的我沒有再說什麼,只見他的女友心疼著他被打的那個臉頰,然後就這樣戲劇性結束,他們離開了小木屋。

 

我不懂為什麼江哲人要這樣欺負我,以為這樣很好玩嗎?我又不是他的玩具,可以任由他擺佈。

 

在旁邊的林楷文,也是一副氣憤的樣子。他問我為什麼會跟那麼花心的江哲人在一起,我搖搖頭,不作任何表示。

 

我靜了下來,覺得自己真的很像白癡。小木屋裡面的音樂,顯得更悲傷。

 

上一首歌唱完了,音樂電台改播孫燕姿的另外一首歌《壞天氣》:「冰冷的空氣,雨水落進我和你,強忍著淚水的眼睛……」

 

此時此刻我卻忍不住眼淚,像外面依然嘩啦嘩啦的雨水一樣,一發便不可收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