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林楷文太用力,還是江哲人沒站穩。江哲人被他揍了之後,身體就順勢往後面倒。倒在地上就算了……重點是他先撞到書架,再彈到牆壁,密集書庫的書架本來就不穩,一個重量壓下去,整排在架上的書全部掉落一半下來。

 

我想江哲人一定很痛,因為書架是鐵的,而且掉那麼多書下來,表示力量一定很大。

 

慘了。這下慘了!姚士淵跟鄭齊泰辛苦整理的成果,就這樣被林楷文的怒氣給毀於一旦。原來斯文的他,也有火爆的一面,現在我才曉得,他也是一個狠角色。

 

在牆邊的江哲人一副很痛苦的樣子,他摸著自己的臉頰,然後用蹣跚的步伐走到書架前,手撐住書架,才勉強維持住自己身體的平衡。

 

「那……你找我就算了,這件事,跟曉蘋學妹,又有什麼關係?」我看他走回書架前,又問他。沒辦法,我實在有太多疑慮想要釐清。

 

「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江哲人摸摸自己右邊臉頰。「是她自己找上我的,我只是覺得好玩,這樣而已。」

 

「那你怎麼會說,我是你復仇的第一個步驟呢?我不懂,真的不懂,如果曉蘋學妹不是你的第二步驟,那你找她幹嘛?」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真的變了,以前的你,是一個很體貼女孩子的男生,現在的你,卻是一個傷害女孩子的……」

 

我緊緊抓著胸前的衣服,感覺到強烈的痛苦。那一刻我什麼都不能想,只能勉強脫口而出最後想對江哲人說的話:「一個傷害女孩子的撒旦,叫你魔鬼可能會更貼切一些……」

 

「或許吧。」我不知道江哲人是真的不在乎,還是故作冷漠。「反正妳已經有Kevin了不是嗎?這樣我就不覺得有虧欠妳什麼了……」

 

Kevin?林楷文?他根本不是我的。我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啊。我要對江哲人解釋嗎?但是,對他解釋有什麼用處呢?

 

應該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吧。他已經發給我一張好人卡了,那就表示他根本不喜歡我的呀。

 

對一個不在乎自己的人解釋,倒不如省點口水。不過我跟林楷文真的有那麼要好嗎?要好到讓別人誤會的那種?

 

「……」到後來,我只能對他無言。

 

「如果沒事了,那我先走了!」江哲人說完就想要走,但卻被林楷文阻止了。

 

林楷文可能對江哲人的態度非常不滿意。剛剛揍了江哲人一拳還不過癮,當他再度伸出手的時候,我顧不得在我懷裡痛苦的若青,一手將他拉住。

 

或許江哲人真的很該死,但畢竟我曾經喜歡過他,看到他被林楷文打,我的心頭上,還是會有些疼痛。(另一方面,是覺得密集書庫已經被他們兩個弄得夠亂了。)

 

我承認自己有時真的太死心眼,但是已經顧不得這樣的景象,所以才上前拉住他。

 

「綠妳幹嘛啦?」林楷文似乎不懂為什麼我要拉住他。「妳不要阻止我教訓這個傢伙,他太欠揍了!」

 

「好了啦,這樣就夠了吧,這又不關你的事……」我的眼淚還掛在臉上,顧不得自己傷心,還要勸架。

 

林楷文聽到我的話,反而更生氣了,他擺脫我抓住他的手,使出另一記右勾拳,重重地往江哲人帥氣的臉龐揍上去。「王姐有交待,左邊臉被打之後,右邊臉也要補上,這樣對方才會覺得羞愧!」

 

我完全聽不懂林楷文剛剛對江哲人說的話,或許他已經氣到講話連邏輯都沒有了。這時的江哲人完全瘋掉,也沒有對林楷文還手,被揍了兩拳的他,只是趕緊逃出密集書庫,就像那天被我嚇到的許豐彬一樣。

 

 

 

 

 

經過了江哲人那件事情之後,林楷文又接連好幾天,沒有出現在圖書館裡面。這次我並沒有像上次一樣去找他,大概是不想讓別人誤會吧?

 

不只是佳佳,連江哲人都說我跟他很要好了。難道在別人的眼裡看來,我們兩個的感情,真的很好嗎?(那只是因為林楷文很喜歡躲在圖書館裡面,我又湊巧是圖書館的工讀生吧?)

 

但我自己覺得……我對於林楷文的感覺,就跟好朋友差不多,就像是我跟若青是好朋友一樣。

 

江哲人來密集書庫的隔天之後,連續下了好久的雨就停了。我並沒有仔細去數,這場雨是不是已經下了十八天了……也從來不知道,江哲人有祈晴娃娃般地神奇力量。

 

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最悲慘倒楣的應該是我。因為蔡組長某天突然想到,跑到密集書庫去巡視,老實說我來圖書館打工那麼久,從來沒看過他去巡視密集書庫,怎麼會那麼巧,前幾天江哲人跟林楷文才在裡面打架,把書弄亂了,過幾天就被蔡組長發現。

 

我想大概是有人去告密吧?反正不管怎樣,蔡組長當下就是把我找去辦公室,問我是不是前幾天帶人進去密集書庫裡面,然後說密集書庫被那些人弄亂了,要我去把那邊整理起來。我雖然很不願意,但還是去了。

 

應該是姚士淵跟蔡組長講的吧?因為那天我跟林楷文去小木屋,看到江哲人跟別的女生在一起,回來之後一整個心情超差,也順便遷怒到姚士淵身上,誰叫他那麼白目,偏要在我心情最不好的時候惹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