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試著問他,沒想到他真的老實回答。他對於自己的誠實也相當驚訝吧?

 

我終於推開了他,推開之後,我喘了好大一口氣,才回神過來。

 

「你喜歡她為什麼還要招惹我?」我撫著自己的胸口。「這樣對我好不公平哪,對曉蘋學妹也是,還有上次在小木屋的那個女孩。」

 

「Sorry!我原本以為,愛情跟我想的一樣簡單,以為只要設計好,就會全部按照我的想法走,沒想到我錯了。」

 

「愛情本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你以為你只要設計好,若青就會掉進你的陷阱裡嗎?」沒想到江哲人有如此愚蠢的想法,惹得我想放聲大笑。「告訴你吧,我會掉進去,是因為我喜歡你,曉蘋學妹也是,但是,若青她根本就不喜歡你啊,她愛的是你哥哥,江孟軒。」

 

怎樣,夠諷刺吧?根據我這幾天與若青的聊天之中,發現她還愛著江孟軒,她還在守護那段感情,縱使她已經知道,她愛的人,已經不在人世間了。

 

「對於一個死掉的人,有什麼好愛的。」

 

「那是你沒有真正愛過一個人吧?」我嘲笑他。「愛一個人,就算對方死了,也可以愛他的精神,愛他的靈魂,那才是真正的愛。對於你這個只會玩弄女生的人,是永遠不會瞭解的。」

 

「愛他的靈魂?太好笑了!」江哲人嗤之以鼻。

 

「靈魂雖然看不見,但是不代表不存在吧?」我說。「你走吧,我是不會幫你的!」

 

我早就已經感覺出他今天來的用意。當他向我承認他喜歡若青的時候。

 

「我已經放棄復仇了。」他說。「我知道我錯了!」

 

「你死心吧。」我說。「你就算向我下跪認錯,我也不會幫你的!」

 

「Angel妳不要這樣!」他拉著我的袖子,說:「小青現在連我的電話都不接,我……」

 

喔?原來那天若青按掉所謂的詐騙集團電話,就是江哲人打的呀。

 

我終於瞭解,為什麼江哲人總是叫她小青了。因為在他的心裡面,若青是獨一無二、跟別人不是一樣的。

 

而我的Angel、曉蘋學妹的Apple,甚至是林楷文的Kevin,都只是一個普通的英文名字罷了。

 

「你活該。」我甩開他的手。「你要復仇是吧,哼,現在輪到我了!」

 

下次我去找若青聊天的時候,一定會幫她設定來電警衛。

 

讓她免於受江哲人的電話騷擾之外,還要對她洗腦,叫她千萬不可以對江哲人心軟。

 

我要讓該死的撒旦知道,我並非善良天使。

 

讓他嚐嚐等待的痛苦,以及想念的苦澀。這樣才能瞭解「愛情」。

 

這也是天使的工作之一吧。我可是在做善事,畢竟我也曾經從等待、想念撒旦裡面……掙脫出來的。

 

這樣,一點也不過份吧。

 

他又抓住我的袖子,想要再跟我說點什麼東西。這次,我拿著拖把,把他狠狠甩開。

 

看到江哲人錯愕的臉,只能用「好過癮」這個詞,來形容我內心的感受。

 

 

 

 

 

林楷文與江哲人這兩個不速之客,害得我拖地拖好久。還好蔡組長先下班了,不然我一定會被罵到臭頭。

 

等到圖書館響起Charlene唱的《I've never been to me》,我才急忙收拾拖把與水桶。在簽到簿上面簽名之後,告別了值班的佑臻與姚士淵,我就馬上離開圖書館,沒有和罰公差的許豐彬多講些什麼話。

 

我才剛走出圖書館大門,前幾個小時前,害我掉淚的罪魁禍首,躡手躡腳地出面在我後頭。林楷文像個冒失鬼,想要偷偷地在我背後「嘿」一聲,看看能不能捉弄到我。不過我正值趕著下班的恍神狀態,他沒嚇到我,反而嚇到跟在我後面的許豐彬。

 

「厚!學長你怎麼跟小綠學姊一樣啊。」許豐彬真是惡人無膽。「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我轉頭就看到,正在喘氣的許豐彬,以及正在向他道歉的林楷文。

 

不是很想理他們兩個,我繼續往停車場的方向前進。

 

結果他們兩個竟然追上來。許豐彬先跟上我的腳步,隨後林楷文也慢慢地追上來了。

 

許豐彬走到我右手邊,像跟屁蟲一樣,好像有話想跟我講,但卻不知道怎麼開口,我只好問他:「幹嘛?」

 

「沒有啦,小綠學姊,我可以問妳一件事情嗎?」許豐彬搔著頭問。

 

「問啊!」

 

「男朋友……呃……」許豐彬欲言又止的。

 

他不會又想問,我跟江哲人的事情吧。煩不煩啊,我剛剛已經剛江哲人攤牌了啦。我頭轉右邊看看許豐彬,說:「你找死啊!以後別再問我,有關英研社社長的事情。」

 

「我不是要說這個啦,我是想問……」許豐彬被我剛剛的話給兇到,臉上露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你想問啥?」

 

「我想問圖書館那個櫃台的女生,她有沒有男朋友?」許豐彬一副流口水的樣子。

 

喔,原來是我想太多了。不過他說他想問櫃台的女生有沒男朋友,是問蔣佳佳,還是陽佑臻?今天來上班的是佑臻,但我怎麼覺得許豐彬應該是在問比較漂亮的佳佳。

 

「對呀,她不只漂亮,還是我們圖書館的招牌哪,你把不到的啦。」我說完這句話之後,許豐彬又搔頭了。那個拙樣,好像《電車男》裡面的男主角。但是我相信,在現實生活中,愛瑪仕絕對不會愛上那麼笨拙的宅男。更何況,許豐彬比宅男更誇張,根本就是台客一個。

 

「誰說的。」許豐彬好像很在意,認為我把他看扁了。

 

這時林楷文終於追了上來,他走在我的左邊,對許豐彬說:「癩蛤蟆別想吃天鵝肉了好嗎?」

 

「對呀對呀,人家早就已經有護花使者了啦!」我附加著林楷文。「只要她來上班,神秘男友都會開車接送喔。」

 

此時許豐彬便不甘示弱地說:「我有那麼膚淺嗎?我是說,比較醜的那一個啦!」

 

「比較醜的那一個?」我覺得有點莫名其妙。「我們櫃台的女生都超正的啊,誰比較醜?我看是你癡漢的樣子比較醜陋吧?」

 

「就今天那一個啊!」許豐彬摸摸自己的腦袋。「她皮膚好黑,呵呵,不過我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