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又問。

 

不會是因為蔡組長跟王姐的事情吧?

 

雖然我與林楷文是同時看到的,但我們並沒有再對這一件事情多做討論。我自己是打算當作忘記了,但是林楷文在想什麼啊?幹嘛去跟蔡組長鬥,他是老師耶,而且還是他的指導老師,一定鬥不過他的啦。

 

難道林楷文,不想畢業了嗎?我記得他研究所也是要跟蔡組長,要撕破臉也要等畢業之後啊。

 

是沒聽說過,機車的老師,要小心畢業典禮那天被蓋布袋嗎?

 

現在已經四月下旬了,離畢業考也才一個月而已,有氣憤到讓他按捺不住的地步嗎?

 

快氣死我了!林楷文這個大豬頭。

 

「就是不知道,所以才來問妳呀。」許豐彬越是一派輕鬆的神情,就惹得我越不高興。

 

看吧,許豐彬露出馬腳了。請我吃飯只是想問林楷文的事情。問題是,我跟林楷文的交集只有在圖書館,其它事情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我連他揍蔡組長的事情都不知道了,怎麼可能會知道是為了什麼?」我說。「而且,你幹嘛關心林楷文?很奇怪喔……」

 

我偏著頭看他,惹來他一陣訕笑。

 

「沒有啦。哈哈哈,學姊吃飯吃飯!」

 

算了,不講就算了。我又不稀罕。我把剩下的半個便當用橡皮筋束起來,然後起身想要離開餐廳,才一抬頭,就看到典藏組的僱員曉儒,以及她身後的曉蘋學妹。

 

曉儒氣沖沖地走上前來,問我說:「沈愉綠,妳知不知道英研社社長的電話?」

 

「知道啊。」我說。「要幹嘛?」

 

「我妹她懷孕了!」她的表情,看起來挺生氣的。

 

曉儒的妹妹懷孕了?她妹妹是誰呀?不會是在她身後的曉蘋學妹吧?不過幸好她沒有大吼大叫,只是低聲地說(雖然挺憤怒的)。應該只有我聽到,頂多加上旁邊的許豐彬。

 

「……」我有點嚇到。「曉蘋學妹,不會吧?妳在開玩笑嗎?」

 

她還來不及回答,就被她姊姊搶話了。曉儒說:「這種事情能夠開玩笑嗎?」

 

我當然瞭解。問題是,罪魁禍首不是我,幹嘛對我生氣呢。

 

「他的電話,學妹妳應該有吧?」我看著曉儒身後的曉蘋學妹說。

 

「呃,但是他不接呀,他好像最近只接想接的電話。」

 

那不就跟我一樣嗎?只接想接的電話。

 

「乾脆去英研社社辦找他,他是社長,沒理由不在社辦裡面。」我說。

 

「這倒是一個好方法。」坐在旁邊的許豐彬突然插嘴。「我也要去!」

 

許豐彬這個天兵真的有夠多事。我聽到他的插話,用「關你什麼屁事」的眼神瞪他,他只好退回去繼續吃便當。

 

不過,說實在話,她們來找我,我也未必幫得上忙。我跟江哲人已經沒有交情了,我也不想再跟他扯上什麼關係。

 

這樣講或許很毒,但我不可能讓曉蘋學妹懷孕吧?那是她自己的問題呀。

 

慘了!我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沒有同情心?是因為江哲人的關係嗎?還是大家太善於保護自己,不惜去傷害別人。害我也不得不建立起,自己心中的安全堡壘了。

 

「……妳不知道Satan學長,已經不是英研社社長了嗎?」曉蘋學妹說。

 

「啊?」我的資訊太落後了嗎?英研社社長已經換人啦?不過說真的,哪個社團的社長是誰,我應該不需要瞭解才對吧。「那……怎麼辦?」

 

「可不可以請學姊妳打電話給他,請他過來學生餐廳這邊?」曉蘋學妹用眼神哀求我。

 

根本不想淌這趟渾水的我,見到曉蘋學妹可憐的模樣,還是拿起了自己的手機,按下江哲人的電話。

 

幸好他很快就接通電話。電話那頭的江哲人,聽起來精神很好,大概是因為之前我都不接他電話吧,今天卻主動打電話給他。他的聲音聽起來有幾分的不可思議。

 

我並沒有對電話那頭的江哲人多說什麼,只是問他現在有沒有空,如果有空的話,能不能夠來學生餐廳這邊一趟。

 

他一點戒心也沒有,竟然隨口就答應了。大約五分鐘的時間,就出現在學生餐廳裡面。

 

看到江哲人出現在學生餐廳裡面,我有點害怕。因為,我怕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丟臉的事情。我想趁他還沒發現我的時候,先尿遁潛逃。總之,我的任務就是騙他來學生餐廳,現在我也已經達到目的了,便跟她們姊妹兩人說我下午還要考試先走了。抱著自己背包,壓低身子、溜到旁邊的女廁,才發現許豐彬竟然跟在我的屁股後面。

 

許豐彬怎麼老愛跟在我屁股後面?難不成他是跟屁蟲嗎?

 

「你應該留在那邊看八卦的!」我轉頭對身後的許豐彬說。「你跟在我後面,一定會錯過一些精彩畫面。」

 

我才剛講完,學生餐廳就鼓譟了起來,原本已經怒不可遏的曉儒,看到江哲人的出現,二話不說便馬上衝上前去,抓住他興師問罪,問他為什麼要欺負曉蘋學妹。

 

江哲人是帥哥社長,這個大家應該知道,所以也算得上是校園裡面的風雲人物。所以大家看到帥哥社長在學生餐廳裡面,被圖書館僱員一把抓起胸前的衣領,質問為什麼要欺負女生的時候,便吸引了許多人圍觀。

 

其實呢,我也很好奇,因為我本來就不太懂,為什麼江哲人會去招惹跟若青不相干的女生。

 

我叫許豐彬回到我們剛剛吃飯的那位置附近,請他去當探子,觀察一下狀況,但是他不太願意,還要我跟他交換條件,才願意去。

 

「好啦好啦,你要交換什麼條件?」我不耐煩地看著他。

 

「小綠學姊妳很聰明,這個的話,應該不用我多說了吧?」

 

我突然想到,上星期五從圖書館下班時,許豐彬說他喜歡佑臻的事情。

 

「我知道了,你喜歡佑臻對吧,我幫你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啦!」我催促著他。「快去快去,好戲都已經上演好幾分鐘了……」

 

「順便幫我約她看電影?」許豐彬聽到我要幫他,開心到不行,又對我這樣要求著。

 

「好啦好啦,拜託你快點去!」我隨口答應,將他推回剛剛吃飯的那位置方向去。

 

林楷文那天在保健室裡面,不是罵我是笨天使嗎?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否有比之前變得更聰明一些。可以肯定的是,我一定比之前,還要不善良了。

 

因為看到江哲人被曉儒狠狠數落的樣子,我的心裡面可是痛快到不行。江哲人會被罵,完全是自己活該。許豐彬站在旁邊看好戲的樣子,動作依然是拙劣到不行。

 

但是為什麼,我覺得更孤單了呢?雖然感覺很痛快,心情卻還是籠罩在低氣壓之下。或許「痛快」這兩個字,是痛苦加上快樂的意思,就算有一部份的快樂存在,痛苦的成份,還是佔大多數。

 

果然不能把人家的痛苦,建築在自己的快樂之上。這樣是很不道德的,我今年已經二十一歲了,這種領悟卻是這輩子的第一次。

 

就像是自己心裡面的天使與魔鬼,站在肩膀兩端。哪一個才是真實的我?

 

我搖搖頭。只曉得,這一次小綠天使似乎打倒小綠魔鬼了,我準備走向江哲人被曉儒痛罵的那邊,幫可憐的撒旦講幾句話,卻被突然出現的林楷文阻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