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那不關妳的事!」林楷文見到我想要衝上前去,便抓住我的手,阻止了我。他對我搖頭,皺起眉頭說:「不要!如果妳去管,到時候受傷害的,一定又是妳自己。」

 

又是我自己?難道我已經受過傷害了嗎?

 

或許吧?但那又怎樣呢?雖然我並不想要用受傷來證明自己有多堅強,只能怪我耳根太軟,聽信曉蘋學妹的話,打電話給江哲人,他才會來這裡的啊。

 

「哪有!你別亂說……」

 

「妳突然把頭髮剪得那麼短,就是最好的證明,不是嗎?」

 

「那是設計師的問題,不小心就剪太多了!」

 

「頭髮是妳的,妳要剪不剪,是自己可以決定的吧?」林楷文已經看穿我的謊言。他的話,聽起來很像──前男友是妳的,妳要打不打,是自己可以決定的吧?

 

「你還敢說我?我還沒問你,沒事幹嘛去找蔡組長談判啊?」我反問他。

 

「沒有啊。」他倒是一派輕鬆的樣子,虧我還替他擔心。「我好心去幫妳代班,他卻跟我說,叫妳以後不用再去圖書館了,以後換我去就好了!」

 

「啊?」我完全聽不懂林楷文的話。

 

「意思就是,妳被火了啦!懂不懂?」

 

「為什麼啊?」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一點也不驚訝。

 

「因為妳無故曠職三次啊,蔡老師說,圖書館有規定,未假三次不到,就不用再來了!」

 

「我……我有請假欸。」我好無辜喔,明明就有打電話跟蔡組長說啊。

 

「拜託,蔡老師那麼機車,妳又不是不知道,白的都被他說成黑的!」

 

「所以你揍了蔡組長一拳?」

 

「對呀。」他點點頭。「妳怎麼知道?」

 

奇怪了,這個林楷文現在是怎樣?竟然變得如此沒神經。

 

「我怎麼知道的?這個不重要吧。」我抓住他的袖子。「倒是你,你不想畢業了嗎?」

 

「放心吧!」他倒是一點也不擔心的樣子。「不會的,蔡老師如果還想要教書,絕對不會讓我畢不了業的。」

 

「什麼意思?」

 

「他如果讓我畢不了業,我就讓他的醜聞曝光啊!」他笑了。「踢爆南部某國立大學副教授與女職員在圖書館的性愛實錄,這標題很聳動吧。」

 

他講完之後,還在那邊沾沾自喜著。我差點以為,他是不是瘋了?

 

林楷文應該去唸大傳系的,唸圖資系實在太埋沒他這個狗仔人才。

 

「難不成唸研究所時,你還要用這個東西威脅他吧?」

 

「不對。」林楷文搖搖頭。「研究所我不唸了!」

 

「那結論是什麼?」我問他。「我倒底還要不要去圖書館上班?」

 

「當然囉,不然我為妳挨的一拳,不就白受了?」他指著自己的左下巴,大言不慚地說:「幫我煮水煮蛋消瘀血就好!」

 

原來林楷文是與蔡組長打架啊?我還以為,林楷文神勇無比,揍了蔡組長而自己毫髮未傷呢。

 

「你活該,上次也揍了江哲人一拳,這樣很公平啦!」我勉強對他展開笑容。「我可不喜歡,會使用暴力的男生喔。」

 

「……算了!」林楷文甩開我抓住他袖子的手,不想再跟我多解釋什麼,逕行走到江哲人與雙曉姊妹花的「活動現場」旁,站在許豐彬旁邊,跟大家一起看熱鬧。

 

江哲人本來就是在學校裡面很活躍的人物,英文歌唱比賽、英文演講比賽等的活動,只要有他,就會有人圍觀,更何況今天的活動,比起之前的,更是精彩萬分呢。

 

而曉儒是比較大隻的女生,力氣也不小。之前我應該有跟大家講過曉儒湯圓事件,她一向不畏強權,如果我算是很沒種的人,她便跟我完全相反,是一個相當有種的女生。

 

我還窩在學生餐廳的旁邊,偷偷摸摸地看別人的好戲,心裡面正在想他們會用什麼結局收場的同時,佑臻就從我後面「嘿」一聲,害我的三魄七魂嚇跑了一半。

 

「聽說曉儒的妹妹根本沒有懷孕,那只是要騙英研社的社長啦!」佑臻見到我沉迷於這場好戲之中,拿我沒輒,只好偷偷在我的耳朵旁邊說悄悄話。

 

「妳怎麼會知道?」我聽到她的話,有點驚訝。原來八卦八卦我牽掛這首歌不是唱假的。

 

「妳這幾天不是請假沒來圖書館嗎?」她說。「前兩天我值班時,去上廁所,聽到曉儒躲在廁所裡講手機,因為她講太大聲了,所以……我全部都聽到了。」

 

我也常常聽到人家在廁所講手機或是講八卦,談判的也不少,但聽到的都是不認識的八卦,怎麼我幾天沒去圖書館,就發生那麼多事啊。

 

佑臻也不管我想不想聽,一肚子的八卦全部往我身上吐。她說曉蘋學妹的好朋友遲到了,緊張到不行,誤以為自己懷孕了,打電話跟姊姊傾訴。這時曉儒知道了江哲人玩弄她妹妹的事情,氣死了,打算要找他問清楚,但是打了幾天電話,在校園裡面也找了他好幾天,都不見蹤影。(其實唸大四的人課都很少,江哲人也不例外,連我跟他同是文學院,也很少在學院裡面遇到。)

 

過幾天,曉蘋學妹的好朋友總算來了,但是曉儒不甘心自己的妹妹被他欺負,想要假戲真作,騙他是真的懷孕了,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試探他願不願意負責。另一方面也因為是──曉蘋學妹她真的很喜歡江哲人,所以不願意放手的緣故。

 

想不到,這年頭會有人比我更死心眼。

 

人是不是要受過無數次傷,才能得到僅僅一次的成長?

 

就像是飛蛾撲火一樣,明明知道有危險,還是要往火裡飛去。就像是曉蘋學妹明明已經知道,她的Satan學長只是跟她玩玩而已,她還是要喜歡他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