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考完《中國共產黨史》,大約下午三點左右,我抱著必死的心情,躡手躡腳地到了圖書館,趁櫃台沒有人的時候,溜到書庫裡面去。

 

我在500號那邊找了一張書桌坐下,因為我們這個校區以文學院、理工學院以及農學院為主,藝術學院以及管理學院在另外一個校區,所以500號這邊的書似乎顯得有點多餘。

 

因為500號剛好是管理學院的書啊,這校區又沒有管理學院的學生,理所當然地,這邊成了最不熱門、隱密的地方。我想,另外一個校區,400號那邊農學院的書,一定也長滿了灰塵吧?

 

總之就是如此,一所圖書館裡面,不管是會不會用到的書,都一定要有。知識本來就是淵博的,雖然我們這些上架工讀生,常常會希望,每個書架都跟500號一樣,沒人會去動,那就可以不用排書了。(根本就是作夢嘛!)

 

撇開這些爛想法不說,我窩在500號這邊,看到了兩對情侶邊唸書邊談情說愛,心裡面有點不是滋味,只好溜到800號那邊,隨便拿了一本村上春樹的《1973年的彈珠玩具》,坐回位置上面看,發現他雖然寫得很淡,但是我花了兩個小時讀完之後,心裡面卻有莫名其妙的失落感。

 

「世界上有什麼不會失去的東西嗎?我相信有,妳最好也相信。」林楷文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趁著我入迷於這本書的時候,悄然地到我旁邊,對我說了什麼失去不去失、相信不相信的話。

 

「啊?」

 

「村上春樹說的啊。」原來林楷文剛剛說的那句話,是《1973年的彈珠玩具》的封面文案。「不過妳別太努力相信,因為那只是一個歐吉桑安慰大家的玩笑話罷了。」

 

「原來你喜歡一個愛開玩笑歐吉桑的小說啊。」我笑了。「難怪你越來越囉唆了……」

 

「沒有吧?」他懷疑地問了問。

 

「先別說這個。」我暼見他穿在身上的服務背心。「你昨天不是說不要來嗎?」

 

「我……我只是來借書的。」林楷文分明是在胡說八道,只是借個書,不需要穿上印有圖書館服務人員那件背心吧?

 

「喔,借個書,需要穿這個嗎?」我拉著他的服務背心,直接拆穿了他。

 

但林楷文也不是好欺負的小角色,他見到我把話說破,就生氣了,馬上把背心脫下來,丟給我,說:「喏!還給妳,好心沒好報,妳自己去上架。」

 

「林楷文你很小氣欸。」我接過背心,不滿意地叫著。

 

「沒錯啊,我很小氣。」

 

「你不只小氣,還很牛脾氣!」我見到他跑到書庫裡面,起身離開座位,跟了過去。

 

「是啊,我屬牛的,不可以嗎?」

 

當我們兩個在書庫裡面,你來我往,鬧得不可開交時,蔡組長出現了。

 

「沈愉綠,妳進來辦公室一下。」蔡組長看著我們兩個打打鬧鬧的,雖然沒有擺臭臉,但是聲音沒什麼高低起伏,害我有點緊張。

 

慘了!我害怕的事情終於來了……這下子,我終於要被踢出圖書館的大門口了。

 

雖然林楷文剛剛還在生我的氣,但是他看到蔡組長來找我,倒還是拍拍我的肩膀,然後看看我,說:「去吧!沒關係,綠我會挺妳的。」

 

現在就算是天王老子來挺我,我還是會害怕,好嗎?

 

算了。再緊張再害怕也沒用。就像是村上春樹所說的,有入口就有出口,既然我已經進了這所圖書館,要出去只是遲早的事情,幹嘛害怕呢?

 

我深呼吸一口氣,然後穿起服務背心,走進辦公室裡面,一進去,蔡組長就開門見山地對我說:「下學期要遷新館的事情,妳應該知道吧?」

 

我對蔡組長點點頭。

 

「那,因為這個舊館暫時還是需要一個工讀生,妳想要留下來嗎?」

 

「組長,這個舊館還要用嗎?」

 

「昨天校務會議決定,這個舊館繼續使用,因為舊書實在太多了,我們學校也很大妳應該知道,每到像現在這個期中考或是期末考季,書桌都太少不敷全校一萬個師生使用……所以學校是決定,先暫時讓舊館變成圖書中心,新館就正名為圖書資訊大樓,反正兩棟建築也離得有點遠,是還不錯的想法啦,我覺得。」

 

我們學校是南部算大的,就算沒有第一名,也有前三名。學校前面不但有河流,後面還有個山坡。新館就是蓋在山坡下。

 

總之,我們學校不是那種,從校門口可以看見校門尾的小學校,而是誇張地大到像一個遊樂園的大學校。(因為都有小學生來這邊遠足了。)

 

學生也很多,什麼奇奇怪怪的系都有,日間部、進修部都有,以前還更誇張到共存著五專部、二專部、四技部、二技部、大學部、碩士班以及博士班等等班級。新生進來,對方叫你一聲學長或是學姊,說不定年紀還比自己大上很多,總之是一間很特別的大學。

 

所以,舊館小到不敷使用,是不用再有疑問的。

 

「呃……還是妳想要考研究所,所以大四要好好唸書?」蔡組長見我遲遲不決定,又開始問我。

 

其實我很愛這間圖書館啊,現在要我離開,我還真有點捨不得,如果不要考慮到事多錢少這個問題的話。

 

我知道蔡組長是在勸退我。他話中的意思已經相當清楚,到時遷到新館,舊館只會留下少少的人。而我,只能選擇留在舊館或是離去。

 

「那我留下來好了。」我說。

 

「那好。」蔡組長倒是乾脆。「到時舊館變成圖書中心,就不分什麼採編組、典藏組或資訊組了,會有一個館員留下來,變成圖書中心的主任,妳要好好聽主任的話喔。」

 

「嗯。」我無精打采地回答。誰管那個主任,反正到後來一定是各做各的事情,而這個學校裡面,也不會再有比這個蔡組長更難搞的老師了。

 

所以我一點也不害怕。只要那個主任不是蔡組長的話。

 

「那去做事吧!」蔡組長說。

 

「那……組長我可以問你,圖書中心的主任是誰嗎?」我要離開辦公室之前,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問了蔡組長最後一個問題。

 

「可能是小茹(曉儒)吧,不過館長還要喬,因為他正在考慮,是不是要讓僱員當主任,反正也只管兩三隻小貓,哈哈哈!」

 

是小茹還是曉儒呢?我已經不想再問蔡組長了。但我能夠瞭解,說好聽一點,是讓她當主任,說難聽一點,是蔡組長不喜歡的人,全部都得留在舊館裡面。包括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