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學校怎麼可能讓僱員當主管啊?太奇怪了吧?

 

一定又是蔡組長在搞鬼。反正再不合邏輯,也不關我這個小工讀生的事。

 

蔡組長看到我懷疑的臉,又說:「放心啦,那都只是暫時的,過一陣子,或許學校會申請國家考試,補一個缺……進來當圖書中心的主任吧。」

 

拜託,哪個考上高普考的公務員,會願意進來這邊當主任啊。歹路不可行啊!套一句鄉民所說的話,如果是「爽缺」的話,還會公開招考嗎?早就被內定走了吧。

 

「嗯,那組長我先出去了!」雖然是驚鴻一瞥,但我看蔡組長的眼角旁,似乎有著瘀血的傷痕。

 

「等等……」蔡組長叫住我。「林楷文是妳的男朋友對不對?這個學生不錯,雖然脾氣火爆了點,但是妳要好好珍惜他喔。」

 

什麼東西?難道我與林楷文給別人的感覺,有到如此曖昧的程度了嗎?不然怎麼會連不相干的蔡組長,都誤會了呢。

 

本來很想反駁蔡組長的話,但我又瞥見他眼角旁的傷痕,只好摸摸鼻子,離開了辦公室。

 

總之,不管是好是壞,我都已經進來這個圖書館的入口,出口就是繼續留在這邊,為學校賣命。

 

我才剛走出辦公室,就被許豐彬叫住。他看到我,開心極了,像是中了樂透一樣,滿臉春風地對我說:「小綠學姊,啊哪時要去看電影?」

 

「你沒事幹嘛約我去看電影?」我想都沒想地,便馬上回他。「吃飽太閒沒事幹?你公差罰完了沒?」

 

「學姊妳很無情耶,昨天中午不是說要幫我嗎?」許豐彬見到我翻臉不認帳的樣子,死纏著我,要我幫他約佑臻出來看電影。

 

我當然知道他在講什麼,問題是,我昨天中午是要他去當探子,觀察一下鬧劇的狀況,看看能不能得到什麼情報給我。但是他什麼情報也沒有給,還竟然敢跟我邀功,臉皮太厚了吧?

 

「你有得到什麼情報可以給我嗎?」我有點嫌麻煩地對他說。

 

「沒有。」他想了一下之後搖搖頭。

 

「那這樣還去看什麼電影?」

 

「不然小綠學姊妳也一起去嘛!」他還真順便啊,我可不想當別人的超大電燈泡。

 

「No way!」我把昨天林楷文拒絕我的話,拿來現學現賣。然後就頭也不回地,走到書庫那邊,排書上架。

 

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是下午五點半,這時姍姍來遲的姚士淵,才提著背包走進書庫。我看到他一臉悶悶地,隨口問他:「怎麼了?考試考差了?」

 

「唉。」他嘆了一口氣。「別說了。」

 

我難得看他悶悶不樂的樣子,只好安慰他,説:「被當明年再修嘛!」

 

「明年再修?」他聽到有點火大。「難不成妳詛咒我唸大五?」

 

心直口快,一時不小心說錯話的我,完全沒有考慮到,原來姚士淵也是今年要畢業的人,按照輩份來看,我還得叫他一聲學長(雖然我從來都沒這樣叫過他)呢。

 

「別氣了嘛!」我想要對他說抱歉,但又說不出口,只好東扯西扯,最後看到站在他身後約五公尺、剛還在跟我盧看電影的許豐彬,便脫口而出:「明天星期六,去看電影,好不好?」

 

姚士淵見到我對他示好,臉色變得有點奇怪。我只好說:「別誤會啦,你上次不是說要去看電影,剛剛好考完期中考了,大家一起去呀!」

 

「那也包括我嗎?」許豐彬高興個什麼勁啊,我一個人都已經快搞不定姚士淵了,他幹嘛來湊熱鬧?「學長,小綠學姊也有約佑臻喔。」

 

「咦?真的嗎?那我也要去。」姚士淵聽到佑臻也要去看電影的事情,態度一百八十度超級大轉彎,精神全部一湧而上。

 

我……我根本沒約佑臻啊,那只是許豐彬一廂情願的想法吧。到時要真的只有他們兩個男生大眼瞪小眼,手牽手去看電影,那可不關我的事喔。

 

「那一切就拜託妳囉!」姚士淵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在圖書館裡面,竟然開始邊排書邊吹口哨,可見他聽到佑臻也要去看電影這件事,心情好得不得了。

 

這一切都是誤會,誤會啊。我看著湊熱鬧完之後,便跑到書庫裡面翻畫冊的許豐彬,心裡面有太多不滿。

 

在某些方面來說,許豐彬比蔡組長難搞。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他陷於不義。這傢伙有時很天兵,有時則心機好重。

 

男人心果然像迴紋針一樣,彎來彎去、顛顛倒倒。剛剛姚士淵才在煩惱考試考不好的事情,現在竟然再次展示上架無影手的功夫,還眉開眼笑的。

 

我好幾度想要對他說,我根本沒有約佑臻,但是話到嘴巴,見到他樂不可支的樣子,又硬生給吞了回去。

 

如果這樣對他說,會不會太殘忍了一點。就某些方面來說,好像比詛咒他唸大五還更殘酷些。

 

但到時如果讓他失望,他應該會更火大吧?

 

好為難喔。害我邊上架邊想,要怎麼跟姚士淵解釋,他才不會生氣。

 

「綠妳跟蔡老師談得怎麼樣?」林楷文見到我站在取書凳上面發呆,像個冒失鬼一樣,溜到我身旁,隨手拿了一本屠格涅夫的《初戀》。他不是才對我放狠話,叫我自己去上架,怎麼還沒離開圖書館呢?

 

「別說了。」

 

「別說什麼?」林楷文也會看俄國文豪的書嗎?我還以為他的心裡面只有村上春樹呢。

 

「算了!你不會瞭解啦。」我撇撇嘴,離開取書凳,從書車拿起十本書,依序歸回到架上。

 

林楷文見到我無精打采,以為我剛剛進去辦公室被蔡組長欺負了,只好作勢挽起袖子,然後說:「他當真要火掉妳?那好,我去找他問清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