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下午,我們一行人約在戲院的門口,等人都到齊了,才開始討論到底要看什麼電影。姚士淵還是不改要看《奪魂鋸》的堅持,這時許豐彬跳出來,說《死亡筆記本》他有看過漫畫,劇情很不錯,電影也一定很好看。

 

其實我根本沒有特別的意見,雖然看電影是我約的,但對於一個看《世界末日》,都可以被騙到淚水的我,大家決定不採用我的意見。

 

經過一番討論,佑臻說要看《冰原歷險記》加《快樂腳》,姚士淵與許豐彬聽到之後,便不再有意見。

 

我終於瞭解到,為什麼林楷文會說,看什麼片不重要,醉翁之意不在酒。因為對於姚士淵與許豐彬這兩個醉翁來說,看什麼電影根本不是重點,重要的是,跟他們兩個一起看電影的人,是佑臻。

 

每個人交一百元到林楷文手上,他買了票,一人發一張。

 

現在的我,果真成了超級大電燈泡了。林楷文見到我悶悶不樂的樣子,便向他們說:「你們三個先進去吧,我跟綠去買零食跟飲料,等等就進去!」

 

我聽到他的話,心裡面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因為前天晚上,他不是才告誡我,不可以吃宵夜,不然會變成胖天使的事情嗎?吃零食也會變胖吧?

 

林楷文話說完,就拉著我的衣服,走到旁邊的7-ELEVEN,說要買零食。

 

好吧。既然他要買零食,那我就捨命陪君子了。結果……我跟他站在裡面好久,我不知道要買什麼就算了!他竟然什麼都不想買。

 

「我說林楷文啊,你是來亂的嗎?電影都已經開演十分鐘了,你還沒決定好嗎?」我站在糖果區前,不耐煩地雙手抱胸。「果汁、可樂、爆米花還是洋芋片?」

 

我中午才吃過飯,對於這些零食,完全提不起興趣。我想林楷文中午也應該吃過飯,是他沒吃飽,還是他想要在7-ELEVEN裡面逛街?

 

他瞧見我不耐煩的樣子,向我走過來,往糖果區微微蹲下,拿起了一包十元的大波露巧克力。

 

幹得好!他所謂的零食,竟然是一包十元的巧克力。林楷文果然是奧客。

 

他拿著大波露巧克力,到櫃台結帳,只買了十元的東西,竟然拿一千元給店員找。

 

有沒有再更奧一點的了。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店長才剛來結過帳,剛好沒有那麼多一百元可以找欸。」店員對他彎腰行鞠躬禮。「請問您沒有零錢嗎?」

 

林楷文在背包裡面翻來翻去,只差沒有把東西倒出來找。我看不下去,只好從零錢包裡面拿出十元給店員。

 

丟臉死了。我把十元拿給店員之後,馬上跑到外面等,留下林楷文一人在裡面等發票。

 

接著我們又走回戲院,這下子總算可以進場看電影了。走到戲院門口,他又給我出差錯。林楷文找不到他自己的電影票。

 

我想大概是剛剛他在找東西的時候,把背包裡面的東西弄亂了,所以電影票不知道藏到哪邊去了吧?

 

「林楷文,你怎麼那麼脫線啊?」我哭笑不得。「上次還把書丟在圖書館裡面,你什麼時候也變成天兵了?」

 

他沒有搭理我。直接在戲院的門口,把整個背包倒出來找電影票,還好電影已經開演好一陣子了,沒什麼人在門口。我看到地板上,有鉛筆盒、手機、雨傘、錢包以及筆記本之外,還加了一件襯衫跟幾本書。

 

除了《大學圖書館理論與實務》與《東方快車謀殺案》之外,我比較在意的,是那本《遇見100%的女孩》。

 

我拿著書然後翻開,第一頁的字,依然是To Angel這兩個英文字。

 

想問為什麼這本書還在他手裡,就被他搶去,他摸摸自己牛仔褲的後面口袋,然後說:「原來在這裡,我找到我的電影票了,走吧!」

 

說完,他就轉頭往收票口走去。

 

《遇見100%的女孩》雖然被他搶去,但隨即飄落下來的,是一張夾在書裡面的note紙。

 

 

     對他來說,Angel只是妳的英文名字。

     但是,對我來說,妳卻是我的天使……

     我輕輕抱住,黑暗中墮落的天使。

     為妳裝上翅膀,然後跟著妳,一起飛翔。

 

 

一張從活頁簿撕下來的note紙,上頭這樣寫著:「對他來說,Angel只是妳的英文名字。但是,對我來說,妳卻是我的天使……我輕輕抱住,黑暗中墮落的天使。為妳裝上翅膀,然後跟著妳,一起飛翔。」

 

啊?什麼意思?這裡面的Angel是我嗎?

 

「快啊綠,進來吧!」他站在戲院收票口,對我這樣呼喊著。

 

「喔。」我將note紙小心翼翼地收在背包裡,然後跟上去。

 

那張note紙應該是林楷文寫的吧?難道他剛剛沒有看到note紙落在地上了嗎?

 

或許是他太急著找電影票,完全沒注意到吧。

 

林楷文,他是用怎樣的心情,去寫那首詩呢?

 

我坐在戲院裡面,心裡面的思緒變得好複雜。林楷文坐在我旁邊,害我已經完全無法專心看電影了,滿腦子都是那首詩的內容,我甚至……連我們跑錯場電影了,都沒有發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