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這個不是動畫片嗎?怎麼會出現死神呢?」

 

「對厚!企鵝跟獅子咧?」

 

「大概都跑到動物園裡面去了吧。」

 

這大概是我,這陣子以來,做過最好笑的事情。後來我發現二輪片的票,不管是要看哪一部,上面都沒有寫片名。就是因為這樣,我們兩個才會跑錯場吧?

 

電影的內容,就在我恍神之中,悄悄地演完了。印象中接下來的第二部電影,螢幕上出現了用電鑽把腦袋打開的畫面,我光看到這一幕,就頻頻作噁,開始顧左右而言他。

 

林楷文則是嘖嘖稱奇著。我終於可以瞭解,為什麼佑臻說要看動畫片了。

 

直到我快要打哈欠,三個小時過了,戲院裡面的燈亮,人潮開始散去,林楷文才搖搖我的手,說走吧,我們去門口等他們三個。

 

才一走出來,就被已經站在戲院門口有好一陣子的他們三個叫住,許豐彬看到我們兩個,便說:「楷文學長跟小綠學姊晃點我們!」

 

「我們是好心讓你們三個好好相處,用心良苦,竟然被說成這樣。」林楷文半開玩笑地說。

 

我看到佑臻笑盈盈的,便走上前去,牽住她左手臂,說:「怎麼樣?電影好不好看?」

 

「還不錯啦!挺開心的。」她笑了。

 

「那人呢?」

 

「如果用統計學的角度來看,他們兩個都是0。」佑臻說。這句話好難懂喔,而且也沒那慘吧,她的意思是,姚士淵跟許豐彬都是零分囉?

 

「為什麼?」

 

「一個看電影看到打呼,另一個不看電影但是口中一直碎碎唸,當然兩個都是0啊。」

 

這時我才發現,佑臻是數學系的。難怪她會用數學來打比方。

 

「那在妳的心目中,有誰是滿分的?」

 

「哪有什麼滿分不滿分的,就只有0跟1。」

 

我搖頭。太難懂了!大概是我數學太爛,所以聽不懂。當下我並沒有再追問佑臻有關於0跟1的事情。後來,我們五個人就在戲院外面,分道揚鑣,各自回家。

 

 

 

 

 

星期一到了圖書館,大概下午三點,我提著下午茶,到採編組,去找若青聊天。順便把星期六我們一行人去看電影的事情告訴她。

 

「佑臻說只有0跟1,不會是在說零號跟一號吧?」

 

「小綠,妳沒修過統計,對不對?」若青聽到我的話,笑到不行。她起身走到書庫裡面,隨便翻出一本統計學的書,翻到機率那一章,解釋給我聽。

 

「這樣講好了,一件事情發生的機率,通常介於0到1之間。不會發生就是0,會發生就是1,這樣懂不懂?不是什麼零號跟一號。」

 

「原來喔。」我後知後覺。「所以佑臻說他們兩個都是0,就表示是0%的機率囉。」

 

「沒錯,如果是1的話,就是100%的意思。」

 

「不是0就是1,只有這麼一翻兩瞪眼的選項可以選嗎?」

 

「如果妳講出了第三種答案,那這樣就沒意義了。」

 

「為什麼?」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所以沒有第三種答案。」

 

「難怪妳會說,江孟軒是妳的100%男孩。」

 

「沒錯,所以我之前就跟妳說過,妳以後就會懂了。」

 

「唉呀,那我的100%男孩呢?」

 

若青見到我思春的樣子,看不下去,吸了一口奶茶之後,敲了我的頭一記,說:「林楷文啊。」

 

林楷文?我突然想到那張note紙,說:「不對,不是他。」

 

「為什麼不是他?他不錯啊。」

 

「在我的心目中,他頂多只有99.9%,不到100%。」

 

「不是跟妳說過了嗎?不是0就是1,哪來的0.999?」

 

「總之他不到1就對了。」

 

「那還不簡單,妳可以四捨五入啊。」若青開玩笑似地對我說。或許四捨五入對於小學生來說,是一個相當簡單而且容易懂的名詞,但對於我這個大學生來說,要怎麼捨、怎麼入?似乎還在摸索。

 

這跟數學的好壞,沒有關係。我也沒有傻到像《My Boss My Hero》裡面的長瀨智也,連20+5+5+5跟27哪個大?都算不出來。

 

「上個星期在學生餐廳的事,我聽說了。」若青看到我一臉呆呆的樣子,又跟我聊比來。她似乎在說江哲人以及曉蘋學妹的鬧劇。

 

「然後呢?」

 

「然後我今天早上接到他爸爸打來的電話。」

 

「江爸爸?」我有點疑問,為什麼江哲人的爸爸,會有若青的電話。「他打手機給你?」

 

「他打來圖書館,說要過來跟我談一談?」

 

談一談?若青跟江哲人的爸爸,有什麼好談的?

 

我陷入五里霧中,完全不懂為什麼江爸爸要跟若青好好談談?

 

「特地從彰化過來?」我問。

 

若青還來不及回答我,佳佳就從外面進來,說:「若青,有人來找妳喔,要請他進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