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江爸爸要來的事情,我第一個直覺就是,現在來找若青的人,就是他了。

 

江爸爸我有見過,印象中他是軍人退職的,晚輩們對他打招呼,他雖然會笑笑地點頭示好,但大部份的時間,都是板著臉、嚴肅的。(連看報紙、看電視都是這樣,我還曾經以為,他爸爸的臉上是不是塗了三秒膠,不然怎麼都是僵住的,根本沒有表情。)

 

在江爸爸進來之前,我就先跟若青說我要離開了。算一算時間也快五點,我總是得回去書庫上架。

 

不曉得他要跟若青談些什麼?我在心裡面一直這樣想著。若青跟他們江家又沒關係,而且對於江爸爸來說,應該不會想見到若青才對。

 

雖然這樣很不應該,但是好奇心作祟的我,竟然情不自禁地把書車推到若青的辦公室外面,假裝站在門外整理書籍,其實是在偷聽。

 

「施……施小姐……妳好。」江爸爸結結巴巴的。

 

「沒關係,江爸爸您叫我若青就好。」

 

「呃,若青,妳最近過得好嗎?」江爸爸竟然客套起來。

 

「很好啊。」若青說。「江爸爸特地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呢?」

 

「那表面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次我是來替我兒子提親的。」

 

提親?

 

替哪個兒子提親?是江孟軒還是江哲人?江孟軒老早就成了天使,而江哲人這個撒旦,若青根本就不喜歡他啊,來這邊……提什麼屁親?

 

「江爸爸您在開玩笑嗎?」

 

這時江爸爸沒有馬上回答,大概是在想著,要怎麼接下去,若青才會接受吧。

 

不曉得是正義感作祟,還是真的看不過去,害我邊整理書籍、邊生悶氣。

 

沒什麼人到櫃台借、還書,大概是因為剛考完期中考的關係,圖書館空蕩蕩的。佳佳也很閒,她看到我的舉動,只好大老遠地拉一把椅子過來,讓我坐在門邊,跟著我一起,好好地偷聽個痛快。

 

「聽說是前英研社社長的爸爸。」佳佳低聲地說,連她都知道英研社長長換人的事情。

 

「為什麼英研社社長要換人啊?」我沒頭沒腦地問她。

 

「他都大四了,再過一個月就要畢業,不換人的話,難道要讓他當到天荒地老嗎?」

 

也對啦。但是江哲人不唸研究所嗎?不可能吧,我記得,他有考上我們學校外文系的研究所。

 

我的心裡面才這樣想,辦公室裡面的江爸爸就對若青說:「拜託妳,以前孟軒的事情,是我的錯,但是哲人我不能再失去啊。」

 

「什麼意思?」

 

「哲人說他不唸研究所了,因為學校裡面,沒有他可以留戀的地方了,他前天回家,甚至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我很怕他會像孟軒一樣。」

 

「江爸爸,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事情,或者搞錯對象了?江哲人他自己有女朋友,就算他想要結婚,對象也不應該是我呀。」

 

「就算是我求妳了……」

 

我沿著辦公室的門縫,偷偷望進去,瞄到一臉錯愕的若青,以及……想要向若青下跪的江爸爸。

 

讓我想到了,那天考完《台灣民俗史》,在學校路上碰到許豐彬,他想請我吃飯,我半開玩笑地對他說,如果想對我說對不起的話,先跪下來我再好好考慮的事情。

 

我知道許豐彬那個人,本來就很不要臉。但江爸爸呢?是在代替他的兒子下跪,還是真心想跟若青說對不起呢?

 

「江爸爸,不可能的。」若青見到江爸爸的舉動,急忙往前攙扶他。對我來說,他這個舉動很讓我驚訝,因為軍人出身的他,總是不茍言笑,嚴肅過了頭,我看他連道歉認錯的話都很少講吧,怎麼可能還下跪呢。

 

或許,江爸爸真的很疼愛他兩個兒子。

 

問題是,愛情不能勉強啊。

 

「妳就當作是同情我這個老人,同情孟軒的弟弟,行不行?」

 

「不行,出於這種同情去愛一個人,意味著不是真正的愛。」這句話是米蘭昆德拉寫的。但說出這句話的人,是我。

 

我聽得太痛苦、太火大,所以才會破門而入。只留下站在門邊的佳佳,一臉茫茫然,她大概被我嚇壞了,急忙跑回去流通櫃台值班。

 

「小綠……」若青看到我,好像看到救世主一樣。我想他大概搞不定江爸爸,看到我好像鬆了一口氣。

 

「咦?妳不是哲人的女朋友嗎?」江爸爸看到我,便認出我來。我大約兩年前,去過他家幾次,可見他記憶很好,沒有老人癡呆。

 

「錯!我是他的『前』女友。」

 

江爸爸的表情,一臉糊塗。我想也是,他大概不知道,江哲人在學校的所作所為吧。

 

「江爸爸,關於江哲人的事情,我們就不要再談了!」我深呼吸一口氣。「若青她不好容易從傷痛裡面走出來,你根本不應該來打擾她的。」

 

「就不能可憐可憐我這個老人嗎?」江爸爸似乎還是不懂。「我活到這大把年紀,兩個兒子都要離我而去,這樣公平嗎?」

 

「你只有想到你自己,完全沒有想到別人……」我生氣了。「你有沒有想去,當初你硬生生地把江孟軒和她分開,是多麼慘忍的一件事……害死江孟軒的,不是若青,是你自己啊。」

 

不知道打哪來的勇氣,反正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對江爸爸這樣說。只見若青聲淚俱下,然後抓住我的手,叫我別說了。

 

「是我自己啊?」江爸爸不知道怎麼了,聽到我的話,好像失了魂,口中唸唸有詞。不曉得是恍然大悟,還是終於放棄。

 

到最後,江爸爸只好什麼話都沒有辦法說,默不作聲地走了。留下來的,是漂浮在空氣中的遺憾。除了遺憾之外,還有聽到風聲,姍姍來遲的曉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