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我想問妳耶,為什麼這麼多你們班的人來幫忙啊?」

 

「畢業考All pass,這個吸引力大不大?」若青在我耳邊偷偷地說。

 

「原來如此。」這時候,我才瞭解,原來蔡組長是誘之以利啊。「但是組長能夠管那麼多嗎?」

 

「跟妳說喔,蔡組長老早就跟系主任喬好了,心照不宣啦。」若青又低聲地說。「當畢業生是自找麻煩,倒不如來幫忙,這也算是圖書館的實務經驗,雖然是作粗活啦。」

 

「唸圖資系,還不錯嘛!」我笑了。

 

「我剛剛跟妳說的話,妳聽聽就好,別跟別人講喔。」若青在我耳邊叮嚀著。她講完之後,我點頭附和。

 

接著若青走到新館的大廳,然後大聲嚷嚷,說:「各位同學辛苦了,我們來拍照留念吧。」

 

若青班上的某個同學,還不知道從哪邊生出一個蛋糕,說:「今天是林楷文生日喔,大家快點過來切蛋糕吧。」

 

五月二十號,竟然是林楷文的生日。他屬牛就算了,竟然還是金牛座的,果然是小氣加牛脾氣到不行的人。

 

不過我雖然這樣嫌他,他在班上還是挺有人緣的。十幾個人為他慶生,有蛋糕又有花,只差沒有美女坐陪,不過這樣還算是讓他賺到了。

 

他的慶生會跟一般的差不多,大家唱完生日快樂歌,林楷文許願之後,吹蠟燭,然後大家分蛋糕來吃。

 

這時候,我才發現,救肺散……不!是鄭齊泰,他把佑臻給追走了。這就叫近水樓台先得月嗎?因為蛋糕不夠吃十幾個人吃,佑臻與鄭齊泰兩人,就一人一半吃了起來。

 

原來。對佑臻來說,鄭齊泰就是她的100%男孩。許豐彬跟姚士淵這下子,一定會很恨鄭齊泰。誰叫他們兩個要去看什麼電影呢。

 

「對了,我奉蔡組長之命,要來拍幾張宣傳照。」若青把林楷文拉到我前面來。

 

「拍宣傳照?那是什麼鳥東西?」我則是不懂地看著若青。

 

「反正聽我的,就對了。」若青把我與林楷文抓到書架與書架中間,背靠靠,叫我們兩個一人拿一本書,假裝像小倆口一樣,悠閒地看著書。

 

「不會是要放在圖書館網頁的照片吧?」我恍然大悟。「那幹嘛叫我,應該叫比較漂亮的佳佳或是佑臻才對吧?」

 

「佳佳跟佑臻比較漂亮,我會照正面,你們兩個,照側面就好。」若青笑了。

 

我在若青的數位相機裡面,看到了我與林楷文的第一張合照。那是一張畫面還挺協調的照片,背景是放滿書的書架,畫面中的我們輕輕地背靠背,沒有看鏡頭而專心看著自己手中的書,好像嚮往著什麼似的。

 

而佑臻則坐在新的流通櫃台,鄭齊泰假裝是讀者,手裡拿著幾本要借的書籍,這時佑臻面對鏡頭,輕輕地微微笑,鄭齊泰則是微微的彎著腰。畫面中,鄭齊泰是側著身子的,卻也是一張很協調的照片。

 

我有點後悔答應蔡組長,自己願意留在舊館了。因為新館好大好漂亮,我們努力好幾個禮拜,才將新館整理完成。看著新館在自己的努力之下……逐漸成形,我也覺得很有成就感的同時,卻因為一時的固執以及蔡組長的任性,非得留在舊館不可。

 

 

 

 

 

時間拉到兩三個星期之後。後來學校臨時決定,新館的落成典禮要提早三個月,大概是想節省經費,所以與畢業典禮在六月九號,同一個時間舉行。

 

很不巧地,沈愉藍在六月八號,出了車禍,摔斷了腿。

 

說來好笑,沈愉藍也是應屆的二專畢業生,他的畢業典禮也是六月九號,卻因為前天晚上,跟同學們出去鬼混、夜唱,到後來玩得太high,自己騎車不小心撞到電線桿。連自己的畢業典禮都來不及參加,就送進了醫院。(大概是因為自己能順利畢業,而感到很興奮,這就叫樂極生悲嗎?)

 

還好有個熱心的阿伯,看到我弟飛出去之後,馬上送他到醫院。後來沈愉藍左腿開刀、復健,還有醫生的努力之下,休養兩個月之後,雖然不到能跑能跳的地步,但已經相當生龍活虎了。

 

因為沈愉藍不太愛唸書,二技考得不太好,所以決定先去當兵,因為腳有開過刀的關係,不能久蹲,雖然沒達到當補充役的標準,也順利地抽到了替代役。九月他到成功嶺新訓,十月他上北部,到某個公家機關當好用的役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