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後來呢?

 

大四那年,我發了瘋地唸書,終於讓我考上學校的研究所,雖然還是歷史系,但我媽可是高興地要命,甚至還在家門前放鞭炮。(大概是沈愉藍二技考得太爛,所以我媽才會那麼興奮吧?)

 

我依然在舊館當工讀生,大四、研究所都是,舊館的工作依然是如此,上架、讀架以及幫讀者找書。這樣的日子維持了一年半,直到我研一上學期剛結束,要放寒假之前的某天,曉儒跟我說,她要結婚了,我才發現,時間過得真快,一年半的時間,我都是平靜地在過大學生活,少了那麼多人的參與,我竟然不覺得孤單。

 

或許是大三那陣子,發生的事情太多,江哲人的背叛、天兵學弟的搗亂、蔡組長的欺凌、若青真正失去了她的100%男孩、佑臻找到了她的100%男孩……等等。

 

有時候,我會打開我的皮夾,看著我與他的合照,天真的想,什麼時候我能與林楷文再聚首?

 

「下個學期,會有一個新主任來喔。」曉儒對我說。

 

「為什麼啊?妳只是要結婚而已,不需要辭職吧?」我問她。

 

「妳可能不知道,我已經懷孕五個月了。」曉儒羞怯地對我說。

 

啊?懷孕五個月?我怎麼都看不出來啊?大概是因為曉儒本來就很壯,懷孕之後……只是感覺胖了一點,肚子並沒有很大。

 

「其實我已經三十歲了,再不結婚,就要變成敗犬囉。」曉儒說。

 

「我現在研一,一個男朋友也沒有,那不就要拉警報了嗎?」我自嘲著。

 

「別這樣說,說不定哪天妳也會跟自己的白馬王子,天雷勾動地火!」

 

天雷勾動地火?我頓時想到了林楷文。那隻笨牛,應該很討厭人家在背後推他一把吧?我看他跟我……這輩子是不太有可能,會擦出什麼火花吧。

 

寒假一開始,曉儒就離開了圖書館,結婚生小孩去了。我寒假除了過農曆年的那幾天,剩下的時間,都待在舊館二樓的研究小間裡,忙著論文的事情。

 

研一下學期,開學前一天的下午。我剛從午睡中醒來,坐在書桌前,看著寫不出來的論文,煩得要命!所以打算轉換個心情,到一樓的飲水機,倒開水喝。看看能不能清醒一點。

 

大概是論文寫不出來,讓我心力交瘁。因為我萬萬想不到,上了研究所,還是得承受毛教授的荼毒。我恍恍惚惚的,不知道是近視又加深了,還是焦距沒對準,竟然看到一個熟悉的溫柔面孔,害我以為自己在作夢。

 

「林楷文?」我以為自己眼花。「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找天使啊。」他說。

 

「什麼天使?」

 

「綠妳忘啦,《慾望之翼》的故事。」

 

我想了一下,喔?好像有點印象。我記得當初林楷文大四要畢業了,總是有點奇怪,已經考上研究所了,卻跟蔡組長鬧革命不唸,常常在嘴巴裡面叨叨絮絮地說著,天使的故事。

 

「喔,那天使在哪裡?」我問他。

 

「在這裡啊。」他笑了。他接過我手中的保溫杯,放在飲水機上頭。然後握住我的右手,放在他的左心房上。說:「在這裡。」

 

我搖搖頭。以為自己在作夢。怎麼可能一覺醒來,我的白馬王子就跟我表白呢。

 

「天使一直在這裡,沒有遠離過。」他又補上一句。「因為妳就是我的天使啊。」

 

「為什麼你去當個兵,就換了個腦袋呢?」我對他這樣說。「以前的林楷文,才不會這樣對我說。」

 

「誰說的?我不是有跟妳講過……那首詩,寫滿了我的真心。我的生日,已經表達了我的誠意了嗎?」他說。

 

「我還是不懂。」

 

「我的生日,是五月二十號,就是520,我愛妳的意思啊。」

 

「然後呢?」

 

「對他來說,Angel只是妳的英文名字。但是,對我來說,妳卻是我的天使……我輕輕抱住,黑暗中墮落的天使。為妳裝上翅膀,然後跟著妳,一起飛翔。」他把寫給我的詩,再唸一遍。「這樣還不夠明白嗎?」

 

原來,他的意思是──對江哲人來說,Angel只是我的英文名字。但是,對林楷文來說,我卻是他的天使。

 

「現在已經不流行天使了啦。」我竟然流下兩行淚水。「你到底是來這邊幹嘛的啊?」

 

「上班啊。」林楷文笑了。「不然還能幹嘛?」

 

難不成?他是新來的主任?

 

「你來當僱員?接曉儒的位置?」我說。「不是吧?」

 

「是接她的位置沒錯,但我是高考及格。」林楷文笑了。「我說過了,我要考高普考啊。」

 

「我當然知道你要考高普考,但是不知道你竟然那麼快就考上了!」我倒是有點吃驚。「這麼厲害?有沒有作弊?」

 

「這個先不管,先說妳的回應呢?」林楷文像個孩子,問我。

 

我該回應些什麼呢?

 

「你是說『我正從不能確定是什麼地方的某個場所的正中央在繼續呼喚著綠』嗎?」我指的是《挪威的森林》最後的一句話。

 

那本小說,花了我好幾個月的時間,才把它讀完。後來我發現,原來林楷文的意思,是不管中間的過程如何……渡邊徹最後想要去找的,還是小林綠。

 

我才曉得,為什麼林楷文總愛叫我「綠」了。

 

「原來妳有看。」他對我報以微笑。

 

「當然啊,若青有交待,我怎麼可以不看呢。」

 

「說到若青,她在我當兵之前跟我說,對妳來講,我只是99.9%的男孩,為什麼不到100%呢?」林楷文似乎很苦惱。

 

「因為……」我也對他報以微笑。「因為你已經是男人了啊,還想當男孩啊?都幾歲了……快變成歐吉桑一個了耶。」

 

就這樣,打打鬧鬧的,應該算是好結局吧?雖然後來林楷文成了我的男孩(男人也行啦!),我最苦惱的論文,還是寫不出來。

 

至於……我對林楷文所做的回應,是什麼呢?

 

「喂!我辛苦的把頭髮一點一點地留長,你怎麼沒有稱讚我呢?」我甩甩留了一年多的長髮,上次剪成孫燕姿那樣之後,我就沒再剪了。我對林楷文這樣說著。

 

「像個笨蛋一樣。」他哈哈大笑。「我只是叫你看那本書,又沒叫你學裡面的小林綠,為渡邊徹把頭髮留長。」

 

「好呀!那我再去把頭髮剪短。」我不干示弱地回他。

 

「不要啦!」他抓住我的手,藏在他的口袋裡面。「這樣比較可愛,不要再剪短了。」

 

我們就這樣逛著圖書館,雖然舊館規模縮小,但有著我們的滿滿回憶,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

 

「對了,我的《遇見100%的女孩》呢?」我突然想起那本書,這樣問他。

 

「那本書我早就扔到垃圾桶裡面去了。」

 

「為什麼?」

 

「因為我已經遇見我的100%女孩,所以不需要那本書了。」

 

我們逛到累了,便窩在書庫裡面,擺出像合照裡面那樣的姿勢,背靠背,各自拿著一本書,閱讀著,然後遙想未來。

 

「妳是圖書館的天使喔。」突然地,他對我這樣說。「一直守護著這裡,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未曾離開過……」

 

當圖書館響起,他剛換上的新閉館音樂,Celine Dion與R. Kelly合唱的《I'm Your Angel》,我是你的天使這首歌。

 

我才恍然大悟過來。

 

原來0.1%的缺憾,就好像繞了地球一圈,我們還是會遇見一樣。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1504212003
  • 男主角講話都甜到心坎裡去了。
  • 我自己看也會起雞皮疙瘩呢。:)

    新鮮 於 2009/08/05 21: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