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不要以為吊我胃口,我就會愛上你。

 

 

我搭電梯進了地下室騎機車。期末報告我已經打得差不多,只剩下結論的地方,晚上因為報告趕得差不多,而沒吃晚餐的我,肚子已經咕嚕咕嚕地叫,便到離公寓不遠的24h超商,去買東西解解饞、止止渴。

 

其實在這棟公寓住了大概有半年的時間,環境也摸得差不多。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地下室。

 

地下室是專門讓住戶放交通工具的地方。我記得以前住宿舍的時候,機車都要放在外面。大晴天曬太陽、大雨天猛淋雨的。真不曉得我那心愛的機車,哪個時候會因為這樣的折磨,而一命嗚呼。

 

每次下午一沒課,我就會從學校騎機車回來公寓。南部的太陽又大又毒,不過只要一進到地下室,我就會很開心。哇!身體涼快許多。

 

買完東西回來,我駛進地下室,隨著重力加速度,從入口往下坡降,心情真是不錯。我哼起孫燕姿的《180度》:「你的180度,是你轉變的速度,我的腳步加速,能否追回那場當初……」

 

地下室根本沒有人,所以回音很大。我快樂地唱著歌,以為沒有人的我嚇了一跳。

 

「妳唱歌很好聽!可是我覺得《追》更好聽欸。」有個突如其來的聲音,不知道從哪一邊傳了出來,害我著實地嚇了一跳,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誰呀?」我大喊。

 

沒事幹嘛在半夜亂嚇唬人呢?很可怕的欸。

 

「是我啦……王欣亭學妹!」一個人影,從我的背後冒出來。

 

天啊?這個人是練了什麼神功,怎麼可以出沒都沒有聲音呢?

 

我回頭看了一看,驚訝的說不出話,指著對方:「你……」

 

「你什麼你……」他帶著笑意看著我。

 

「我……」我還是結巴。

 

「我什麼我……」他摸摸我的頭。「看到我也不需要那麼驚訝吧?」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好不容易吐出了一句完整的話。

 

「我?我住這裡啊!」他指著自己,接著反過來問我。「怎麼,不可以嗎?」

 

住這裡?可是我在這裡住了半年,都沒看過你啊。我在心裡面這樣想著。

 

「你幹嘛住這裡?」我問他。

 

「我們班的三缺一,所以我就來了。」他說。

 

靠!哇哩三缺一,你以為你在打麻將啊?不過這只是我心裡面的os,雖然平常我嘴巴很毒,但還是沒有把「靠北邊走」這句不雅的話說出來。

 

「那妳呢?」他問我。

 

「我怎樣?」我睨著他。

 

「妳住這啊?以前怎麼沒有聽妳說!」他又問我。

 

「我搬出宿舍之後就都住這裡了,已經半年多了!」我說。

 

他看著我手上提的塑膠袋,然後便笑了起來:「那麼晚了,已經晚上十點多了,妳還沒吃飯啊?」

 

「怎麼,我吃消夜不行嗎?」我反問他。

 

「可以啊!可是那麼晚又吃東西的話,會胖哦!」他又笑了。

 

臭學長、死學長、爛學長!我沒事那麼衰,為什麼要認識你啊?那麼晚還沒吃晚餐,還要被你虧,說我那麼晚吃東西會胖。

 

哼!那麼毒,小心嘴巴爛掉。

 

「妳在生氣啊!」他小心翼翼地看著我。

 

「沒有哇。」我假裝不在意地回他。

 

「沒有啊!那我先走囉。」接著他就消失在我眼前,直到我回過神後,才發現他已經消失在我眼前。

 

這個人怎麼那麼可怕啊?來無影去無蹤的。

 

下次在社團碰見他,一定要問個清楚。討厭的阿碩學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