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是多麼可怕的事,可以聽說是真的,也可以聽說是假的。

 

 

我實在受不了,我那三個可怕室友的拷問跟疲勞轟炸。我覺得她們不只可以去做情報小組裡面的調查員,還可以去做拷問犯人的警察,說不定連徵信社都行。我想……現在社會景氣那麼差,她們以後應該不怕失業這個問題了。

 

「說嘛說嘛!妳跟阿碩怎麼在一起的?」小綠問我。

 

「我沒有跟他在一起啦……」我一直狡辯著。

 

唉呦都是那個臭阿碩、死阿碩、爛阿碩啦!氣死我了。

 

「不然他怎麼說他女朋友叫欣亭啊?」雪兒也加入戰場。「欣亭不就是妳嗎?不然還會有誰呢?」

 

「沒有啦,那是他亂說的啦,不是我啦!」我這下子真的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冤屈了。

 

臭貝克漢、死貝克漢、爛貝克漢……害得我現在流了滿身汗,不知道怎麼跟眼前一直拷問我的好室友回答。

 

要是下次讓我遇到你,一定要你好看。

 

「別害羞了啦,說嘛說嘛!」小熊看不下去,也跑來插一腳。「難怪當初叫妳介紹貝克漢給我們認識,妳都不肯呢,原來是自己偷偷地,把帥哥藏起來了,對、不、對?」

 

「冤枉啊!」我求著她們,只差沒有跪下來而已。「謠言止於智者啊!」

 

「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沒有當事者,會自己亂放謠言的吧?又不是找死!」小熊說。

 

可是當事者,也就是臭阿碩,他並不知道妳們三個是謠言八卦三人組啊。

 

「對啊,我看欣亭妳就承認吧,不要不好意思,我們不會笑妳的啦,又不是沒交過男朋友!」雪兒說。

 

喔!夠了!真是謝謝妳們喔。

 

 

 

 

 

我實在拗不過她們,在房間裡面她們一直拷問我,在客廳也是,反正只要看見她們三個人的地方,就是得受疲勞轟炸就對了。

 

我累了,所以我滾了出去。

 

真是冤家路窄啊!

 

才剛打開門,我就看到阿碩站在門前,我冷冷地看著他問:「你在這裡作什麼?」

 

「這是我家門口啊!我站在我家門口不可以嗎?」他回答。

 

對喔,突然想到他是我們的新鄰居,所以他站在我家門前,也就是等於站在他家門前。

 

我覺得無趣,便按了電梯要進去地下室。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進來這個地下室就會覺得心情非常的好,雖然說剛在公寓裡面被我的好室友,疲勞轟炸心情很不爽。

 

我出了電梯又開始哼著歌,這次我哼著《追》:「追,累也無所謂,陪我去追,我喜歡你在我周圍……」

 

「喂!」一個熟悉男聲在我耳後響起。「妳的歌聲真的很棒啊!」

 

他誇獎我,害我還挺高興的。

 

要是阿碩學長他沒在我的室友面前,亂說話的話,我現在會更高興。

 

可是想到她們三個IBM,我的心情就又好不起來。

 

「唉!」我哀聲嘆氣地,好似一個老人樣。

 

「幹嘛啊?心情不好嗎?」他問我。

 

「廢話,還不是因為你!」我推推他的肩膀。「你不知道,我的室友都是IBM國際大嘴巴,傳了出去還得了!」

 

「唉呦,又沒關係,有我讓你靠咩!」他拍拍胸脯。

 

「靠、靠你個大頭鬼啦!」我罵他。

 

「喂!淑女不應該是這樣的。」他抓著我的肩膀,用專注的眼神看著我。「而且當我的馬子也不可以這樣,知道嗎?」

 

他用他有說服力的手按住我的。害得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淑女、當你的馬子……」我在嘴巴裡面碎碎唸著。「誰要當你的馬子啊!」

 

「妳啊!」他說得好像很自然。「妳的室友全都可以作證喔!」

 

 

靠!那群IBM,明天就會讓全班都知道了。

 

「你又沒追我!」我說。

 

說完之後我發現我說錯話了,臉紅的跟Qoo一樣。

 

「喂!怎麼這樣就臉紅啦?昨天靠在我肩膀上的時候,就不會臉紅嗎?」他說。

 

唉呦,怎麼把這種事都講出來了嘛!

 

「臭阿碩、死阿碩、爛阿碩……臭學長、死學長、爛學長……臭貝克漢、死貝克漢、爛貝克漢……你去死啦!」我一連叫帶罵的喧嚷。

 

 

 

 

 

後來,聽說臭學長追笨學妹成功。

 

記住,只是聽說喔。不可以洩露出去喔,不然我就打扁你聽到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