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興致高昂的走進研究室,嘴裡還哼著歌,真是奇怪啊?怎麼我們老闆的心情跟女孩一樣捉摸不定啊?算了,誰管這個,反正他心情好讓我論文過就好,時機不好學費很貴,還是能夠如期畢業比較重要。

 

「那個張思尹啊!」老闆講話的聲音中氣十足,或許因為他的共鳴腔夠大。「妳有沒有在用E-mail?」

 

「有啊。」要幹嘛啊?不會要我寫信給他吧。

 

「那……MSN呢?」老闆又說。

 

「也有啊。」連MSN都問了,喂老闆你不會想要當我的網路情人吧?這樣不太好吧?你都可以當我爸爸了耶。

 

「記得把妳的帳號寫在白板上!」老闆可能在改大學部的期中考考卷,所以臉色不太好。「還有林雅婷跟蘇怡雯的也要。」

 

他喫口茶,揮揮手中的紅筆,又交待:「還有啊!大二這班,育林學考得很差,要補考,明天下午第二節,妳去監考吧!」

 

我就知道,等等老闆一定會說:「我要去開會,麻煩妳了……」

 

「喔。」我應了應聲,反正也沒有說不的餘地。不過老闆要我的MSN跟E-mail幹嘛啊?我還是不懂。

 

「我要去開會,麻煩妳了……」看吧看吧,我真厲害。

 

老闆走出研究室,奇怪喔,剛剛明明在哼《綠島小夜曲》,怎麼現在馬上換成《橄欖樹》了?他一定是戀愛了,對!一定是這樣,我心裡面正為師母抱不平,幻想著老闆被師母吊起來滴蠟燭的模樣,哇!真是戲劇化。我邊想邊偷笑,接著有個冒失鬼跑到研究室裡面……才讓我回神過來。

 

「對不起,請問一下。」他摸摸頭,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那個……那個……」

 

他吞吞吐吐不知道要說什麼,這個人怪怪的。

 

「要找老師啊?」我轉過身,繼續寫我的白板。「老師剛剛出去了,他去開會了。」

 

「那……」他是結巴嗎?

 

「你要補考是吧?」我想應該是這樣。

 

「嗯嗯嗯。」幹嘛嗯那麼多聲,要大便啊。

 

「老師說明天下午第二節。」

 

「那……」還那什麼?問完可以走了吧?

 

「嗯?考題應該不會差太多啦!」我說,反正考來考去也是那幾題,不然還有啥好考的。

 

「喔,謝謝學姊。」他摸摸頭走了,這個謝謝,聲音很面熟。

 

 

 

 

 

雅婷跟怡雯在做胚培養,老闆真的是很怪異,這個胚培養的實驗,從我大二做到現在,每年都要我們做一次,幹嘛啊?閒閒沒事做啊,每次我只要想到實驗做到後來種子發霉的味道,就起雞皮疙瘩,好噁心。

 

「用心做,不要講話,就不會發霉。」這是老闆說的。

 

我走進實驗室,雅婷跟怡雯在紀錄發芽的狀況,很神喔!這次怎麼沒有發霉味。我想大概是她們兩個不敢說話,所以就沒發霉了,因為老闆常說:「用心做,不要講話,就不會發霉。」

 

「再講話,再發霉就重做。」雅婷跟怡雯在做胚培養做了N次之後,老闆終於發火。

 

啦啦啦……哈哈哈……還好我不是妳們這組的。

 

 

 

 

 

「YA~」怡雯跳起來,大叫:「我們終於成功了。」

 

她很高興,又跳又叫,好不快樂的模樣。

 

「恭喜囉。」我在實驗室門口對她們兩個說話:「不要講話,小心在老闆回來之前又發霉了。」

 

「對哦。」雅婷馬上把試管拿到安全區內,接著回頭問我:「妳電泳跑完啦?」

 

「喔,還沒啦!不過老闆要我們的MSN跟E-mail,他叫我們寫在白板上面。」我說。

 

「要幹嘛?」雅婷跟怡雯異口同聲的問我。

 

「我不知道。」我擺擺手,我也是被奸所害,不要問我。

 

「老闆最近真怪。」雅婷說。

 

「大概是第二春吧!」我直覺性的回答。

 

「厚!」怡雯偷笑著。「我要打小報告。」

 

「對了,明天下午幫我監考好不好?」我問。

 

「哪一班啊?」

 

「大二。」我道。

 

「不要,那一班沒帥哥……」怡雯說。「我要去約會。」

 

「那妳呢?」我拉著雅婷的袖子,轉向雅婷求救。

 

「我也要約會。」

 

不會吧?妳們欺負我這個沒有男朋友的。

 

嗚嗚嗚……真逼哀,我要哭了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