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真衰,我印好投影片,騎機車衝到校門口,才發現我的腳踏車被幹了。重點是校園裡面不準騎機車,而且有校警看著校門口,要我是硬闖進去,應該會被抓起來。

 

腳踏車為什麼會被偷?我也不知道,可是那台腳踏車已經非常老舊了耶?誰會偷啊?算了算了,先到農學院再說,想不到我都已經唸研究所了,還要跟學校的鐘賽跑。

 

「嘿,張思尹,要不要我載妳啊?」我在嘉禾路上,大步邁前,有個聲音竄了出來,害我嚇了一跳。

 

咦?是男生的聲音耶?不會吧?

 

以前班上的男生都沒唸研究所啦?怎麼還會有人認識我?真奇怪喔。

 

「你……你?」我轉頭,想了好久。

 

「我……我?」這個死白目,幹嘛學我說話。

 

「是誰啊?」我推推眼鏡,因為度數不夠嘛!想要好好的認清楚眼前這個人,可是卻還是失敗。「你是誰啊?」

 

「先上來再說吧。」他霸道的把我拉上他的腳踏車,我沒有拒絕。

 

因為大小姐我走累了。

 

「喂,你到底是誰啊?」我上了車,還是不忘問他的身份。

 

「學弟。」他乖乖的騎車。

 

「喔。」我學弟喔?咦?哪個學弟?「你是哪位學弟?」

 

「就……大二的嘛!」大二?誰啦?

 

「大二?那我應該不認識你才對吧?你森林大二?」

 

「對啊,就是在7-11打工,森林大二的學弟。」

 

「喔。」我想了一下,還是不懂。「我們有講過話嗎?」

 

「廢話,你剛剛那疊投影片就是我印的啊!」

 

「喔。」

 

「還有昨天去問補考的事也是我啊!」

 

「喔。」我知道了。原來是那個猴子店員。

 

「學姊妳的電話幾號?」

 

「8825252」我隨口說了一個號碼。

 

「那我的是3939889,記得打給我!」

 

「喔。」跟我講這個幹嘛?「我到了,我要下車。」

 

到了農學院,我馬上衝進去。

 

等等!3939889?必勝客外送電話?

 

 

 

 

 

到了農學院裡面,有許多系的老師都在場,我輕輕鬆鬆地把我的簡報講完,老闆好像很爽,回了研究室,他偷偷跟我說。

 

「張思尹,要提早畢業嗎?」老闆又在發瘋啊?

 

提早畢業?難不成是想要把我當了嗎?我覺得自己報告的還不錯啊。

 

「啊?」我啞口無言。

 

「今天別系的老師都在稱讚妳呢!」老闆很高興的說,眼睛笑的瞇成一條線。「還說我教出來的學生真優秀。」

 

不會吧?老闆一定在開玩笑:「我說當然囉,我們思尹這麼優秀,而且還幫了我很多忙,連考卷都可以幫我改,對了!要不要到學校裡面教書啊?教書不錯喔,錢挺多的,不過學生皮了一點就對了。」

 

啊!我是被奸所害啊,情勢所逼呢。不然誰會那麼無聊,幫你這個偉大的老闆改考卷,而且還要監考?

 

「嗯,謝謝老師。」我深深的一鞠躬,然後退出研究室。

 

 

 

 

 

想不到,大二這班要補考的人還真多,身為學姊的我,當然是站在門外看著他們。反正他們翻課本也沒用,原文的,沒有唸是看不懂的,就算按哈電族也沒用,因為很多專有名詞,翻出來的意思不一定對。

 

「學姊!」就是那個猴子學弟。

 

「幹嘛?」他丟了一張考卷給我。「幹嘛丟考卷給我……你不會想要我幫你寫吧?」

 

這學弟也太混了吧?

 

「沒有啦……」他摸摸頭。「我不用補考啦。」

 

「那你進去考幹嘛?」我指著他的鼻子。

 

「我當槍手啊。」去!這學弟真過份喔。

 

「那你昨天幹嘛來問我補考時間?」

 

「當槍手要準備一下啊!」

 

「哇哩咧!」

 

「學姊,考卷你要不要看一下?」

 

「幹嘛看?你不是不用補考?」我說。

 

「對啊,所以我寫了一些東西嘛!」他把他的考卷推到我面前,好像在推銷東西一樣。「妳看一下啦。」

 

 

 

 

 

姓名:幸福宅配送貨員

 

我已經找到「幸福」了喔,妳知道那是什麼嗎?那就是把我自己送給妳……免錢的喔,我可以幫妳做很多事,像是影印啊、買國民便當啊、幫妳拿網路購書啊,等等……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喂!你到底是誰?」我指著他的鼻子,歇斯底里拉高聲音說。

 

「我,我就是幸福宅配送貨員嘛!」

 

「你怎麼知道我?」

 

「你研究室的白板上面囉。」都是老闆害的。

 

「這封信算是告白嗎?」我問他。

 

「看妳誠意囉。」媽的,什麼叫做看我誠意,是老子你要寫的耶。

 

「對不起,我不喜歡小弟弟。」

 

「我當過兵耶。」他說。「年紀應該差不多。」

 

「好吧,那我不喜歡猴子。」

 

「猴子?」他懷疑的看看我。

 

「哈哈哈。」我爆笑出聲。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的MSN?」

 

「老闆囉。」

 

「老闆?」我差一點被口水噎到。「騙、騙人……」

 

「那,你喜歡我哪一點啊?」我小小聲的問。

 

「潑辣咩。」他說。

 

「啪!」我打了他一巴掌。

 

「你幹嘛打我?」他摸摸雙頰。

 

「你不是說,你喜歡我的潑辣嗎?」我看著他。「還有嗎?」

 

「沒……沒有了。」

 

 

 

 

 

「我可以住進你的心嗎?」

 

「先給錢吧!」我伸出雙手。「我先講好,當我男朋友,要每天騎腳踏奢載我去系館喔。」

 

「誰說要當你男朋友了……」他冷冷地說。

 

去……去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