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灑進了屋內,充滿活力的一天又來臨。

 

「喔嗨唷~」我伸伸懶腰,對著溫暖的陽光say hello。

 

看著鬧鐘已經指向七點半,我想宇軒大概已經去上班了,大四的我早上只有兩堂課,本來想要蹺課的,可是他說什麼期中考之後的那一堂課,老師一定會點名。想說好吧,反正去看考幾分也好,畢竟我是去重修的,就得乖一點。可是床好溫暖,害我不想下床,接著,電話響了。

 

「喂!小懶豬起床了,再賴床就等著唸大五吧!」宇軒的聲音有一點混淆不清,聽得出他在吃早餐。

 

「人家肚子好餓喔。」我又對他撒嬌。

 

「乖,快起床,客廳有早餐,不吃就要冷掉了……」

 

「好吧,看在早餐的份上,我起床了……」

 

「這樣才乖。」等他掛掉電話,我便爬下床,聞到熱可可跟土司夾蛋的味道,還有下面夾的一張note,幸福地笑了起來。

 

 

 

 

 

「小懶豬老婆,我去上班了,今天要開會,九點鐘的會計課要記得去上,下課後我要打電話查勤喔,不要以為妳很可愛,老師就不會點名,老鄭不吃這一套的,會計課好好上,我公司雖然喜歡請美麗的小姐,可是不喜歡請會計被當的小姐。碎碎念的老公留」

 

 

 

 

 

我不甘願的咬著土司,什麼不請會計被當的小姐,哼!就不要求我去當會計,我才懶得理你……

 

不過,熱可可好好喝,土司夾蛋的蛋沒熟,真是perfect了,看在好吃的早餐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我騎著腳踏車,風有一點大,很難騎。我有一點恨,為什麼他就可以開車去上班,我就要騎著破腳踏車上課,不公平啦,我長得比他漂亮,也比他可愛耶!

 

「為什麼你開車去上班,我就要騎破鐵馬去上課?」

 

「因為妳不會開車啊!不然我載妳去上課?」

 

「不要,太招搖了。」

 

「都是妳的話……」

 

「不然,教我開車好了……」

 

「妳連機車都不會騎,就連腳踏車都騎不好,要是真的開車出門,路人都要小心妳。」

 

「你嫌我!」

 

「我沒有嫌妳,我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而已。」

 

「不然,教我騎機車好了……」

 

「不要,很危險,而且,我怕妳……」

 

「怕什麼?」

 

「妳撞到別人我要賠耶!」

 

「許、宇、軒。」

 

 

 

 

 

腳踏車駛進了校園,四月的天氣很舒服,我高興的唱著歌:「有沒有看到,有沒有看到,我正在想你,有沒有聽到,有沒有聽到,貝殼的秘密……」

 

我快樂過頭,根本沒有發現地上的豹牙,車輪就這樣碾過去了,輪胎也就跟著爆掉,我長那麼大,還沒有騎腳踏車,騎到輪胎爆掉的經驗耶,這下可好了,正得我意,有免費的司機接送。

 

「Shit!」原來是我騎錯車道,自認倒楣,我把腳踏車牽到旁邊,眼看上課時間剩下五分鐘,我像是落荒而逃的瘋婆子,散著頭髮,什麼都不管的衝到教室,我不想要唸大五……

 

我在老師進教室門的前一刻,及時趕到,一坐下,老師果然開始點名順便發考卷,宇軒果然是老奸巨滑,看來都摸清老師底細了,我想他大四大概也每天翹課吧?

 

我跟宇軒差兩屆,當時念大四的他,我念大二,因為他成天翹課陪我出去玩,害得我大二的課被當掉,才會出現在這個教室。

 

「王心蘋!」老鄭叫了第一次我的名字。

 

「王心蘋?」老鄭叫了我兩次。

 

「學姊!老師在叫妳!」我聽到前面的學妹叫我,我才醒了過來。

 

「有!」我舉手,去前面拿考卷。

 

「她考91分,你們大家要跟這個學姊多多學習,知道嗎?」

不會吧,我是走什麼狗屎運,會計考那麼好……聽說我當初49分被當的耶,連補考的機會都沒有,這次總讓我雪恥了。這下子可好了,還說不請會計被當的小姐,我就考個會計師回來給大家看。

 

老師大發慈悲的讓我們早點走,我走到停車場,才突然想起我的破鐵馬壞了,怎麼辦?現在才十點半,我想打個電話給宇軒好了,嗯……不對,他在開會,那我傳通短訊如何?

 

 

 

 

 

「宇軒,我的破鐵馬爆胎了啦,我長這麼大,都還沒有過騎腳踏車騎到爆胎過耶!好神奇喔,中午開完會開車來載我,記得喔!今天很衰的老婆留」

 

「對了,宇軒,我再跟你講一件事情,這一件事是好事喔,就是啊,我會計考91分耶!好棒喔,給老婆拍拍手吧,我看我可以去考會計師了,今天被鐵面鄭誇獎的老婆留」

 

 

 

 

 

大概11點,宇軒打電話過來了,接起電話的時候,他什麼都沒說,只是拼命狂笑,太過份了,看不起我耶。

 

「輪胎爆了?哈哈哈。」電話那頭的他,聽起來已經快笑破肚皮了。

 

「笑個屁。」

 

「那腳踏車還能夠騎嗎?」他笑了許久之後,冷靜地說。「不然,買一台新的好了。」

 

「不用啦,這樣也好,免得又出事,還好當初沒有教妳騎機車,不然就嚴重了。」他吸一口氣。「怎麼會爆胎啊?」

 

他終於問到重點了。

 

「記不記得學校的豹牙很多,不小心碾過就爆胎了。」我回想著當時的情節,好像是因為我在唱歌,根本沒有注意到地上的豹牙。

 

「那個喔,我也碾過……呵呵。」他又開始笑了。

 

「真的嗎?」不會吧,原來,我們都屬脫線型的人,難怪要在一起。

 

「我大三的時候,載我女朋友,也是不小心就給碾過去了……」

 

「張宇軒,請問是哪位女朋友?」不是說好不再提不幸福的事嗎?

 

「沒有、沒有啦。」

 

「記得來載我,我先掛斷了!」不等他掛斷,我就先切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