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晚上,May高高興興地出去了,佩卻回來宿舍,抱著我痛哭。

 

「妳,怎麼了?」我有一點手足無措。

 

「May搶走了我的宇軒!」她哭得更大聲了。

 

「別這樣嘛!」我摸摸她的頭試著安撫她。「妳又不是沒有人追,天下何處無芳草,還有別的好男生啊。」

 

可惜,佩聽不進去,抱著我哭,昏睡了過去。佩以後再也不跟May講話,女生的心機真可怕。

 

 

 

 

 

「蘋,妳有看到一件粉紅色的短裙嗎?」May問我。

 

「沒有耶!」粉紅色的短裙,我沒看過。「新買的裙子嗎?」

 

「那是宇軒送我的,不見了!」她翻開衣櫃。「還有一件粉紅色的細肩帶也不見了!」

 

「不會是寢室遭小偷吧?」

 

「算了,不管了,我出去了……」她關起衣櫃。「宇軒還在等我……」

 

「嗯,約會小心一點喔。」

 

 

 

 

 

May帶著愁容出去約會,佩卻是高高興興的回來寢室。

 

「妳看。」佩指著自己身上的一套新衣服,像我炫耀著。「好看吧!這樣穿身材好不好?」

 

「嗯。」還不錯看。「很好啊,佩的皮膚很白,適合粉紅色……」

 

粉紅色,粉、紅色?粉紅色的細肩帶加短裙?

 

「呵。」她自信的笑著。「不輸給May,對吧!」

 

「妳去哪買的啊?」我試著問她。

 

「嗯?」她想了一下。「這是宇軒學長送我的呢!」

 

不會吧,我搞胡塗了,這套衣服不是應該是May的嗎?

 

 

 

 

 

宇軒像個大男孩一樣,永遠有一顆赤子之心,他是一個很照顧May的人,連生病都專程開車帶她去看醫生。他對May的好,我很羨慕,可是在佩的眼底看來卻不是這樣。

 

雖然佩不跟May講話,可是出去玩時還是會跟去,我覺得很奇怪,可是還是不敢多說什麼。我們從三人行變成了四人行,而我跟佩理所當然就變成電燈泡,我一個人沒關係,畢竟上了大學,就是要學會獨立。

 

「蘋,妳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會跟去嗎?」佩突然問了我這個問題。

 

「不知道。」我搖搖頭。

 

「因為,這樣我還是能夠看到宇軒,他才不會被那個狐狸精整個霸佔!」霸佔?人家是男女朋友耶!怎能說霸佔?

 

「嗯。」我沒有多說什麼。

 

 

 

 

 

可是,雖然佩想跟去,但是,我一點也不想去。

 

「May,我不想去……」我說。

 

「為什麼?沒關係啊!我們又沒有嫌妳……」

 

「我不想當電燈泡。」

 

接著,May哭了,她狠狠地抱住我,嗚嗚咽咽的講著:「妳,要幫我好好照顧宇軒,知道嗎?」

 

「妳說什麼?」我沒聽懂。「什麼意思?」

 

「反正,妳要幫我好好照顧他,知道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