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後,May悄悄地走了,她的媽媽來學校幫她辦休學,我才懂了,原來,May得了血癌,我哭得很傷心。

 

她的媽媽交給我一個牛皮紙袋,一打開來,裡面有將近一百張的便條紙,這是她住院的時候,每天寫的,字勉勉強強看得清楚,我看著這一些扭扭曲曲的字,心裡面很難過,難怪她那個時候交待我要好好幫她照顧宇軒,難怪她老是生病看醫生了,我這個好朋友真是失敗,連她生病了都不知道。自此之後,我深信不疑要幫May好好照顧宇軒這件事。

 

可是,佩一點也不傷心,我覺得她變得好可怕。

 

「哈哈哈,她死了耶,太好了,誰叫她之前要跟我搶你,後來又跟我搶宇軒……」她狂笑著,跟我當初認識的那個佩完全不一樣。

 

「給我……」她把那個牛皮紙袋搶了過去,裡面的便條紙被她撒了一地,接著走出去教室。我一張一張的撿,一遍一遍的找便條紙,每撿一張,我就掉一滴眼淚,深怕宇軒漏看掉什麼訊息。

 

我回到寢室,看到佩在打電話,打了N通,打了又掛掉,我看她的臉色很難看,不禁問:「怎麼了?」

 

「沒什麼!」她便轉身又出去了。

 

 

 

 

 

我去找宇軒,並把牛皮紙袋交給他,他連打開都還沒打開,眼淚就衝了出來,雙腿跪了下去。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那麼傻,什麼痛苦都不說,就這樣自己承受,畢竟她都還沒滿二十歲,還那麼的年輕,就這樣的走了,留了一大堆便條紙。」宇軒嗚嗚咽咽的說了一大堆。「May,妳好傻……」

 

我也跪了下來,用外套的袖子擦拭掉他的淚,我並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舉動。或許,是May的話:「要幫我好好照顧宇軒,知道嗎?」

 

「不要哭了,你這樣哭,May她會很傷心的!」我抓住他的手,我想要安慰他。「我答應過May,要好好照顧你,所以,給我一點面子好嗎?」

 

「好。」他吸吸鼻涕,站了起來。「走,我帶妳去一個地方。」

 

「嗯。」

 

 

 

 

 

是一個很美的海邊,讓人陶醉到不想回家。

 

「這是May最喜歡的海邊了,妳看,漂不漂亮!」

 

「May很幸福。」我點點頭。

 

「嗯,我們以前都會來這個海邊,看星星,上次流星雨就是在這裡看,這一邊沒有光害,不比墾丁的五星級民宿差。」

 

「可惜,這邊的風好大。」我雖然穿了外套,可是還是覺得有點冷,風把我的頭髮吹亂了,我撥撥頭髮,頭髮很快的又亂掉。

 

「妳的頭髮很直,很漂亮。」他的稱讚,讓我嚇一跳,我的頭髮很直很漂亮?那宇軒大概沒看注意看過佩離子燙的頭髮,那才叫直。

 

「佩的頭髮才叫直!」可惜我沒有錢,不然我可也是很羨慕的。

 

「佩?」他瞇起眼。「她今天打過電話給我!」

 

「嗯?」打電話,今天下午佩就是打給他啊。「然後呢?」

 

「自從May消失之後,她就一直打電話來煩我,我實在受不了,今天她又打電話給我,說May死了,所以現在要我跟她在一起……」果然,佩很喜歡宇軒,她沒死心過。

 

「她,變得好可怕。」我說,我想到今天上午她狂笑的聲音,全身竟然起雞皮疙瘩。

 

宇軒轉身回車上,把牛皮紙袋拿了出來,又拿打火機點。

 

「你,你在幹什麼?」我搶著牛皮紙袋。

 

「不好的記憶,會讓妳不幸福的。」

 

「不……我求求你,不要燒。」我急的眼淚又衝出來,深怕像佩一樣把便條紙撒出來,這裡大海茫茫,撿不回來的。

 

「不哭了。」他摸摸我的臉頰。「我不燒了……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