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過了那麼幾年,佩後來休學了,一句話也沒留,只留下那一套粉紅色的衣服。聽說佩她們家全家移民到國外,本來May交代我照顧宇軒,照顧著照顧著,就變成老公、老婆。感情,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我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看May留給我們的便條紙了。

 

 

 

 

 

「如果,希望我幸福,也請你們一定要幸福,因為,幸福是互相的。希望別人做到的事情,自己要先做到。」

 

「不要爭吵,也不要為了我哭泣,畢竟啊……這個人生很短暫,我只不過是提前先去天堂享樂而已,我應該會去天堂吧!你們說對吧?」

 

「你們啊……我真的很愛你們,我親愛的朋友們,只可惜我不能夠再陪你們了,希望我們下輩子再見。」

 

「請原諒我自私的離開,我只不過是想要一個人痛苦就好,不想要拖累你們,我知道你們對我很好,但是痛,一個人承受就好。」

 

「其實我有一點恨啊……為什麼偏偏是我呢?我還那麼年輕,只交過一個男朋友,平常也不太翹課,我還沒有活夠啊……我大學都還沒有畢業呢。」

 

「對了,現在弟弟在唸哈利波特給我聽喔,我現在連看書都沒有力氣了,想看一點書都好痛苦,我不想要做化療,我已經感覺到頭髮開始掉了……這樣會變得很醜的。」

 

「聽說流星雨又要來了,宇軒你還記不記得我上次跟你一起去看獅子座流星雨,我那時候有許願說希望我的病可以好起來啊!可是為什麼沒有用呢?」

 

「寒流要來了,弟弟唸完哈利波特三了,我想我大概熬不到可以聽到哈利波特四跟看哈利波特的電影了。」

 

「對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是佩好像喜歡宇軒,可是宇軒不喜歡佩對不對?」

 

 

 

 

 

我才看不到十張,就看不下去了……我的眼淚又不爭氣的掉下來,May妳現在在天堂過一定很好吧!以妳開朗的個性,每位天使一定都跟妳混的很熟才對。

 

「怎麼又在看這個呢?」宇軒抹掉我的眼淚。「早知道,我就應該把這一些便條紙燒掉,才不會每次都讓妳看的那麼難過……」

 

「不看了、不看了。」我把便條紙收進牛皮紙袋裡,再放到櫃子裡,牛皮紙袋都快要爛了。

 

「妳看,妳都快要把那一些便條紙給看爛了!」宇軒指著那牛皮紙袋說。「我都沒看的那麼傷心……」

 

「你還敢說,是誰每次都要跟我拉拉扯扯,要搶這一些便條紙?」我瞪他。「你們這一些男生,最沒有良心了,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

 

「妳說清楚!新歡是誰?舊愛又是誰啊?」我……人家一時口誤嘛!

 

「哼!」我嘟起嘴巴,他飛快的一吻便掃過去。「哼!你沒刷牙!」

 

「這時才在嫌我口臭已經來不急了……」厚,這男人。

 

 

 

 

 

獅子座流星雨。

 

寒流來了,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獅子座流星雨出現的時候,寒流就會跟著來,已經連續三、四年了,好像每一年都這樣。

 

真的很壯觀,能夠在流星雨的洗禮之下,跟相愛的人在一起,是一種幸福。我閉上雙眼,許了一個願,希望May在天堂能幸福,我們也能夠幸福。就如同她說的一樣,幸福是互相的,如果我能夠幸福,她就能夠幸福,這樣,我想就夠了。

 

「妳在幹什麼呢?」我跟宇軒在沙灘上互相擁抱著,有另外一個人的體溫果然比較不冷,他吻了一下我闔起來的眼皮。

 

「我在許願,希望,May在天堂能幸福,我們也能夠幸福,這樣,就不會辜負她當初所想的那樣!」

 

「會的。」

 

 

 

 

 

我們把May的便條紙,還有那一套粉紅色的衣服燒掉,希望我們都能夠幸福。天空的星星很多又很明亮,流星的數量就真的如同下雨一般。我想,流星雨,她在天堂也能夠看到,一定也知道我們希望她幸福。

 

幸福是互相的,當你希望對方幸福的時候,也請務必要讓自己幸福,因為自己幸福,才能夠給別人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