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剛登入BBS站之後,便跑到旻書的寢室去,將報告交給她,順便在她寢室吃完泡麵,洗完碗之後才又回到自己的寢室。

 

我回寢室的時候,小綠看到我就說:「妳的帳號大概快被訊息塞爆了,實在很吵,所以我把妳的喇叭關掉了,妳快點去看訊息吧。」

 

「拍謝啦!」我對小綠說。

 

此時搞完頭髮,接著正在敷面膜的欣亭,轉身過來對我說:「熊怡君妳真的是宅女欸!」

 

「什麼意思?」我不太懂欣亭的意思。

 

「就是叫妳面對現實啦,找男人不要在網路上面找,聽到沒?」她趾高氣昂地對我說著。「上次被騙還不怕嗎?」

 

我……我又怎麼了?上BBS站只是我的習慣,而且sai他要一直狂丟我訊息,我也拿他沒辦法哪。

 

而且王欣亭妳別太超過哦,我知道妳身材好、face也不錯,有很多人追求,但是也不用這樣指責我吧?

 

畢竟我跟妳不一樣,妳有一卡車的男生要搶當妳的護花使者,而我呢?只能在網路上尋求慰藉呀。

 

「哎呀!欣亭也是為妳好嘛!」此時剛洗完澡出來的雪兒,幫我們兩個打著圓場。

 

「我知道啦,我沒有那麼想不開,那都是因為有隻青蛙……」我對她們說著。

 

此時小綠在旁邊整理東西,她好像想到什麼東西,劈頭就說:「啊!我知道那個sai是誰的帳號了!」

 

「sai?那是什麼怪帳號呀?唸起來不就是台語的『屎』嗎?」雪兒正在用毛巾擦著頭髮,聽到小綠在說sai的事情,便感興趣地停了下來。

 

「他好像是哲學系大二的學長。」小綠說著說著就笑了。「哈!因為我們圖書館最近有缺人,他跑來應徵。」

 

「小綠妳不是才剛進去圖書館打工兩個月而已,怎麼又缺人了呀?」欣亭不太懂為什麼圖書館又缺人,所以問她。

 

「好像有人要離職吧?」小綠說。「那個sai好像姓姚,我有看到他拿履歷表來圖書館,他身高還挺高的喔!」

 

「可是履歷表上面不會寫自己的帳號吧?」我說。

 

「那是因為呀,哈哈哈!我們蔡老大沒錄取他,所以他懷恨在心,上學校BBS站的Library板幹礁他……說我們家蔡老大只錄取美女,妳們最近去圖書館不是有看到一個坐櫃台的,那個女生叫蔣佳佳,很正對吧?我們蔡老大就是因為錄取她,所以才被那個姚學長幹礁。」小綠超high的,又繼續地說:「總算幫我們吐了一口鳥氣啊!」

 

「這樣還是不能代表那個幹礁的人就是姚學長吧?」雪兒倒是很冷靜地分析著。

 

「那是因為他很屌呀!通常要批評別人不是都不敢表明身份嗎?他竟然敢耶?真是不想活了!」小綠又說。「小熊妳不是掛在站上,去Library板找找看呀,應該還沒被刪才對!」

 

聽到這邊,我馬上就進去Library板,找到了sai的文章。

 

原來,他叫姚士淵。而且,他很有種。因為他真的就像小綠說的一樣,幹礁師長還屬名自己的身份。原來sai他不是偽君子,而是一個真男人呀。

 

我回頭看看他丟給我的訊息,最後一則已經是半小時之前了。不知道現在回訊給他,他還在不在?

 

「我想說你後座不是有載一個正妹嗎?」我想到他較早之前問我,為什麼在停車場遇到他不理他的問題。「如果我跟你打招呼,你女朋友應該會誤會吧?」

 

過了莫約一分鐘,他竟然回訊了,說:「沒啦!那個是我系上的學妹,要我戴她回家。」

 

「然後呢?」現在只是學妹,以後說不定會變成女朋友呢,他幹嘛跟我解釋呀?

 

「順便……上她的床!」他開玩笑吧?

 

「我想不是她瞎了,就是你想太多了!那個學妹應該只是把你當司機,請你載她回家罷了。」我替他搓湯圓的同時,還不忘酸他一下。

 

「沒啦,開玩笑!」想也知道你一定在開玩笑。

 

倒是我,很不屑地丟過去一句:「就憑你……也想當種豬?」

 

「好啦,我承認我是青蛙啦,哈哈哈!」難不成承認自己是青蛙,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好吧,那換我問你一個問題。」他既然那麼喜歡當猜謎先生,那也換我來充當一下猜謎小姐好了。

 

不料,已經十一點半了,熄燈時間已到。只見我的室友們,都紛紛地爬上床,只剩下我還留在書桌前,跟那隻青蛙博感情。

 

「宅女小熊,睡眠可是女人的天敵喔!」欣亭已經窩在床上了,她告誡著我:「明天八點妳不是有課嗎?跟妳的網路情人不要聊太晚囉……」

 

我知道欣亭是刀子嘴豆腐心,雖然這些話聽起來就是在「尻洗」(請用台語發音,就是譏笑加諷刺的意思),但是我不會跟她計較。

 

倒是那隻青蛙,他還精力旺盛、活跳跳地傳了一句:「什麼問題,是限制級的嗎?」過來。

 

不是說青蛙不會離開水池嗎?等等……啊!現在已經那麼晚啦,我好像還沒洗澡哪。

創作者介紹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