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偷懶啊!」龍貓學長走進音樂教室,用著老大哥的語氣指責還在慢吞吞地吃著晚餐的人。

 

說指責其實也不算,因為他說完便笑了,接著從包包裡面拿出一罐「羅漢果」,說是要給我們補聲音的。

 

他叮嚀著我們,喉嚨不舒服的人可以吃,但是不可以吃過量,以免藥性過強導致身體太冷而拉肚子。

 

龍貓學長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臉上總是帶著笑容,也沒有什麼脾氣,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樣。所以每次他指責別人的時候只是聲音稍微大聲了一點,並沒有什麼作用。

 

突然間,音樂教室的門把轉了開來,原來是黃老師進來了。她的功效跟學長相較之下,就大了許多;不過乾咳了一聲,大家就把便當盒蓋起來,紛紛站起身來練習發聲。她略高的身材有點駝背,戴一副很厚重的眼鏡,聽說她主修鋼琴,連大提琴都拉得相當好,而且現在正在唸博士班,相當厲害。

 

她總是隨便按幾個琴鍵,然後說:「同學們我們來發聲吧!」

 

那種冷冷地、不帶絲毫感情的語氣,就算是她最疼的江幸慧,也不敢有所違背。

 

大家都停止了手邊的工作,而龍貓學長要我們唱「Do Mi So Mi Do」發綠的音。

 

一陣起起落落的聲音在音樂教室裡面迴盪著,或許是因為剛剛開學不久的緣故,大家的聲音有點可怕,不是太久沒唱音沒抓準,就是尚未開嗓,那種可怕的程度就如同資源收集車一陣陣敲打著破銅爛鐵般的不悅。

 

龍貓學長的眉頭皺成一團,他打拍子的手越來越慢。

 

「怎麼放個暑假,心懶散了,聲音也懶散了?」

 

大家面面相覷,開始鼓譟起來,紛紛地說自己因為暑假都沒練習,或是暑訓沒有辦法參加,所以現在的聲音很糟糕諸如此類的話。

 

黃老師搖搖頭,她看著江幸慧,再看看龍貓學長,便說:「全部都給我去跑操場兩圈。」

 

什麼……不會吧?這難道是傳說中的收心大法?大家開始議論紛紛,而龍貓學長很苦命的搖搖頭,好像在唸著沒辦法這是你們自找的,就帶著大家去跑操場。

 

我的體力一向不怎樣,爬個山都能夠爬到喘呼呼,我想等一下我跑個兩圈操場大概又要開始頭暈喘呼呼的了吧。

 

其實我覺得比較可憐的是龍貓學長,他可是挺著大肚子陪我們跑步。

 

龍貓學長的本名叫做張建華,因為有著圓圓的肚子、圓圓的聲音,不免讓人家聯想到宮崎駿的卡通作品《龍貓》。那可愛的龍貓總是給人帶來很多喜感,而龍貓學長就是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人物。每次他都會想要耍狠放狠話,可是卻沒有人理他。

 

「阿淳啊,加油,還有一圈。」雖然說龍貓學長的肚子比我圓,可是跑步起來卻是健步如飛,運動這回事跟身材其實沒有很大的關係。

 

他看到喘呼呼的我,好像在偷笑,也好像在鼓勵著我。反正我每次上體育課跑步都是如此,不管是跑一圈兩圈還是三圈,我都是最後一個跑完的人。

 

眼看剩下半圈,我就開始投降,現在我只覺得,黃老師有點變態。

 

「可不可以偷懶一下啊,剩下半圈而已耶。」我對著跑在我前面的龍貓學長說。只看見他搖搖頭。

 

算了……半圈就半圈,就快跑完了。我只是有點抱怨,我剛剛沒有走音也沒有破音啊,為什麼我就要受這跑兩圈操場的懲罰呢?

 

「阿淳,妳的體力跟聲音一樣,有氣無力。」龍貓學長在我終於跑完之後這樣對我說,這分明就是在笑我嘛。

 

「喂,你說這是什麼話啊。」我汗流浹背地看著龍貓學長,他不免一貫的笑臉,好像剛剛什麼諷刺我的話都沒有講過一樣。

 

這個世界上怎麼能夠有這種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講了什麼話都能夠一笑置之……這種人,未免也太沒脾氣,太沒個性了。

 

「龍貓學長在嫌妳體力不好啦。」江幸慧走向我這邊,她一臉笑笑的,好像中了樂透一樣地開心跟我說話。

 

「江幸慧妳怎麼可以幫腔,我可是受害者咧。」我想著想著就覺得心裡面很不舒服,體育老師都沒這樣操我。

 

「妳上體育課是不是都在混?」龍貓學長又開口。

 

「我上體育課哪有在混啊,我是都直接……」我是直接翹掉體育課,這樣比較快,不想上就回宿舍睡覺了,幹嘛還無聊去曬太陽啊。

 

小喵學長也走向我們,害我話只講了一半,還好沒有曝露了我都翹體育課的事情。

 

「龍貓啊,等一下要練什麼歌?」小喵學長搭著龍貓學長的肩膀問他。

 

「這是秘密!」龍貓學長作了一個噓的手勢。

 

「拜託,還賣關子喔,我都快被操死了。」我跟江幸慧齊肩走在他們兩個的後面,然後我不悅地叫得很大聲。

 

「拜託喔,劉于淳,妳真的很沒用耶。」小喵學長頭也沒回,只是冷冷地這樣說。

 

「好啦好啦,別吵了……」龍貓學長大概覺得我實在是太任性了,連跑個操場都可以講得天好像要掉下來那麼嚴重。「我一直有個想法,我們演個舞台劇如何?」

 

龍貓學長的表情從微笑轉為嚴肅。

 

我第一次看他那麼認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