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中午的練習結束之後,我慣例地坐在窗邊發呆。難得的微風吹來,讓我的思緒神遊,彷彿進入了愛麗絲夢遊的仙境裡面。

 

「喂……」江幸慧叫了我一聲。「喂!」

 

江幸慧彈完她的鋼琴,便跳下椅子搖晃著我,希望我趕快回神過來。可惜我實在不太想講話,所以也就當作沒聽到,話也沒回她地繼續發呆。

 

「劉于淳!」她敲了我一下頭。「妳還在發呆,不擔心等一下廖品苗來看到妳在發呆罵人啊?」

 

「啊?」我想任何人可能都認為我是個愛發呆的人吧,連江幸慧這種事不關己的人都這樣講了。只是我發呆關小喵學長什麼事啊,我真是搞不懂,總覺得小喵學長啊、江幸慧啊真奇怪,為什麼老是愛罵我。

 

「喂!劉于淳,我聽說林建成喜歡妳耶。」江幸慧不知道是打哪來的八卦消息。林建成喜歡我?他喜歡我又關我什麼事了。

 

聽見了這樣的話,我什麼也沒表示,只是聳聳肩。

 

「妳也發表一點意見好不好,不要老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嘛!這樣很令人討厭耶。」

 

江幸慧,妳不要學長都不在就開始欺負我了哪。什麼我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我哪有啊,這樣的形容詞應該是在說妳自己吧。

 

只是我這個人很膽小,這種抱怨罵人的話,只會在心裡面說給自己聽。

 

「我要表示什麼啊?我跟林建成又不熟。」我訥訥地說。

 

「其實林建成還不錯,身高啊長相啊也都不賴,只是個性比較怪異啦,聽說是因為……」江幸慧聲音突然低了下來。

 

「因為什麼啊?」我忽然有了點興趣,催著她快點講。

 

「聽說他以前有個女朋友,長相跟妳很像,蠻漂亮的,後來變心了吧,我想應該是這樣,所以就造成他現在這樣的個性。我記得大一的時候,他還很正常,不過平常很少出現在班上,雖然跟他一起來合唱團,但是我跟他也沒有什麼交集,他的事情,多半是聽我們班男生講的……」江幸慧說著。

 

講到這個時候,我才突然想到原來江幸慧跟林建成同是景觀系的學生。

 

「那林建成喜歡我的事情,也是你們班男生說的囉……」我反問江幸慧。

 

「嗯。」江幸慧點頭道。

 

「那,他以前的女朋友妳認識嗎?」我又問。

 

「我有看過但不認識,老實說她是長得跟妳有幾分神似啦,只不過看就知道個性跟妳完全不一樣,是屬於那種嗲聲嗲氣的女生,她穿衣服都穿得很好看,而且一眼就看得出來她很有錢,身材好皮膚白又趕時髦的樣子……」

 

「啊!」我驚呼一聲。

 

「怎樣啊,妳嚇到嗎?老實說我當時聽到也是很驚訝,因為畢竟妳跟她實在是差太多了……她真的是很亮眼很漂亮又很會打扮的那一種女生,相較之下妳就平庸許多,妳只不過是跟她有點神似罷了,但是終究不一樣哪。」

 

江幸慧傷人的話,狠狠地刺進我的心裡面。我是平庸沒錯,但是也沒有那麼差吧?我搖搖頭,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只見江幸慧滔滔不絕的嘴巴一直在說林建成跟他以前女朋友的事,我多半是附和著。

 

只是我怎麼能夠不在意這樣刺激的話?

 

火熱的夏天仍然得寸進尺地升高溫度,不管我擦了防曬係數多高的防曬乳都沒有用。紫外線毫不留情地在我皮膚上留下的證據,不光是黑得發亮的手臂,還有因為戴眼鏡而兩眼旁比較淺的痕跡──這都是太陽對我「愛」的表現。而且整個夏天都得繼續留著,並不會因為我穿了外套、撐了陽傘而減少。

 

一向不太care儀容的我,頭髮總是隨便地紮在腦後,衣服褲子也總是那一百零一件,更不用說穿裙子了。這輩子,除了國、高中三年的藍色百褶裙,其它的,我根本就沒見過什麼叫做洋裝、短裙之類的東西。

 

甚至連香水、化妝品也都跟我絕緣,因為我的鼻子自小就對香料過敏。話雖然是這樣說,但中午江幸慧對我說的話,讓我一直檢討著自己是否該有所改變。

 

「或許不是要變成漂亮的女孩,但是至少也要稍微有女孩的感覺哪。」這句話是某天至婷學姊對我所講過的。

 

「啊?」我那時呆若木雞地看著至婷學姊,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

 

「我說啊,妳應該多多少少作點打扮,就算不喜歡上妝,也稍微擦一點防曬乳,不然也撐把小陽傘,像妳這樣,一天到晚曬太陽,連帽子都不戴,頭髮也亂七八糟隨便綁,就算長得多可愛,也引不起男生的興趣。」至婷學姊對我懶惰又不重視外表的個性,似乎頗有微詞的樣子。

 

我知道至婷學姊並不是責備我,只是用一副很溫柔的口吻希望我能夠改變這樣不愛漂亮的個性。她摸著我的頭髮,又摸摸我的手臂,接著搖搖頭感慨地說:「妳的頭髮又黑又直,皮膚又細,只要能夠稍微打扮一下,就足以迷死那群臭男生了。」

 

「學姊妳想太多了……憑我這副糟糕的模樣,是能夠吸引到哪個男生?」我覺得至婷學姊實在很愛開玩笑。如果憑我這副德性能夠吸引到男生,那個男生要嘛不是瘋了,就是眼睛脫窗,不然啊!可能就是笨蛋吧?我想。

 

「誰說沒有,像小喵啊,他長得斯斯文文的,又是個高材生,妳不覺得他還不錯嗎?」至婷學姊以輕鬆的口吻說著。

 

小喵學長喔,不錯是不錯啦,但是那種高材生,怎麼看得上我這種庸材。

 

更何況他根本就是擺明了不喜歡我,不然幹嘛每天整我、罵我叫我唸英文,好像老媽子一樣囉唆。

 

「小喵學長喔……不用了啦,我跟他不可能啦……」我急急忙忙地推辭著至婷學姊想要撮合我們的意思。

 

「怎麼不可能,不然他幹嘛對妳那麼好,沒事還教妳英文,妳知道嗎?小喵現在在當英文家教,一個小時三百元的時薪。」至婷學姊說。「如果不是對妳有意思,幹嘛浪費時間教妳英文……」

 

「我……並不是很願意啊,我的英文,從小時候就沒救了。」我說的可是實話,誰叫我小時候不聽話,英文不好好唸,到了大學,想說可以輕鬆一點逃過英文這個夢魘,但卻遇到小喵學長這個英文殺手。

 

至婷學姊聽到我這樣抱怨的話,更是有意見了,她滔滔不絕地反駁著,像洪水陡然間爆發,我想要逃開但招架不住。

 

「阿淳,妳知道嗎?小喵在他們系上可是很有名,有多少的學妹排隊想要小喵教她們英文都還排不到。」至婷學姊激動地抓著我的手。「小喵現在大四,他系上的老師要他畢業後邊唸研究所邊當助教。」

 

「我……」我幾乎是無言以對。

 

「而妳,卻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至婷學姊說。「小喵對妳那麼好,妳卻一點感激都沒有。」

 

感激?難不成要我表演感動到破涕為笑給小喵學長看?我搞不清楚,只是覺得至婷學姊也真奇怪,自己的感情都處理不好了,還要管別人。

 

「可是……學長對學妹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啊。」我反駁著。「像龍貓學長也對我不錯啊。」

 

「這不一樣,龍貓是把妳當成妹妹一樣看待,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小喵對妳真的很不一樣。」至婷學姊就是硬要把我跟小喵學長湊在一起。

 

「可是,龍貓學長對妳也很不一樣,難道妳……」我欲言又止。

 

「阿淳,我知道妳要說什麼,但是我們兩個不可能……」講到了龍貓學長跟至婷學姊的事,至婷學姊倒是悶悶的,並沒有表示任何意見。

 

我只是覺得,愛情並不是別人的三言兩語,就能夠勉強成全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