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妙的話並沒有讓我緩下腳步。很快地夏天就這樣結束了。

 

正確來講呢,應該是說今年的秋天來晚了。時序已經步入十一月,才感覺有點涼意,苦楝樹的葉子,也被無情的秋風吹禿了。我緊緊地抓著薄外套的領子,壓低身子走進音樂教室。一向有習慣性鼻炎的我,快被這陰晴不定的天氣給搞瘋了,才一走進音樂教室,鼻子就不聽使喚地哈啾起來。

 

我早有準備,馬上用手捏著鼻子,以免讓別人覺得我好像感冒了。但是雞婆的龍貓學長,似乎相當注意我的言行舉止,馬上拿了一包面紙給我。不過他好心拿面紙給我的舉動,卻反而讓我成為眾人的焦點。

 

「面紙,不用了,我有準備啦。」接著我從背包裡面拿出面紙來擤鼻涕,龍貓學長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我。

 

從小我就與鼻炎相當有緣份,不知道已經看過幾次醫生,都沒有用。醫生們檢查過我的鼻腔後,都會說:「這個沒辦法,我想妳以後少吹風,多戴口罩,或許就可以慢慢改善。」

 

有一次有個醫生,還當場叫身後的護士小姐,拿一個醫療用、綠色的口罩給我。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就像是有些人長痔瘡、青春痘一樣,都有自己的難言之隱,當然我也是相當困擾,有時候鼻炎弄得嚴重,還恨不得想把鼻子割下來,寧願當怪物,也不要一直哈啾哈啾的。

 

「喂,妳該去看醫生囉!」龍貓學長一臉老氣橫秋的樣子,對我說道。

 

「唉呦,別大驚小怪的啦,我只是鼻炎,不是感冒。」我對龍貓學長揮揮手,希望他別太在意。

 

龍貓學長大概是覺得跟我有理也說不清吧,自己摸摸頭就轉身開始在白板上面寫上今天要練的段落,倒是林建成一副很緊張的樣子,說:「誰……誰感冒了?」

 

林建成關心的語氣,似乎得不到什麼好報應,我還來不及回應,就有人替我應了聲:「感冒,我看你還發燒咧……」

 

這個突然殺出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聲音的主人,大剌剌地走進音樂教室,接著對大家說:「哈囉大家好,我是舞蹈社的副社長,我是來找她的……」接著她指向我。

 

這個舞蹈社的副社長,就是阿妙,我實在搞不清楚為什麼阿妙來找我還要報上名號,是怕別人不認識她嗎?一向無厘頭又作風大膽的她,著實讓我摸不著頭緒,不過我連吭聲都還沒,她就又開始說話。

 

「還有不知道貴社社長是哪位?我是代表我們舞蹈社來邀請貴社參加聯誼的,我常聽阿淳說貴社帥哥、美女、精英以及有才華的人很多,這樣突然造訪,好像有點突兀,不過經過我這麼一看,阿淳的話一點都沒錯。」

 

阿妙的話實在有夠假惺惺,假到讓我快笑場,不過我還來不及笑,林建成就接下阿妙的話。

 

「妳剛剛的話說得太對太正確了,我們合唱團帥哥美女真的是多到沒話說,像妳眼前就有一個大帥哥呢!」林建成說完這句話後,並沒有換來噓聲,不過大家似乎不太捧場,沒有人回應或者反駁林建成。

 

我在想大概是因為林建成的話太好笑了,所以大家都忍住了笑。

 

因為林建成剛剛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擺出一副很理所當然又好像很了不起的樣子,再加上他常常沒事就擺個酷臉,一副自己是大帥哥,每個女孩都要拜倒在他牛仔褲下的樣子,實在讓人不敢恭維。雖然他是長得還算不錯,五官、身高也都算中上程度,但是光有外表卻沒有內在的人,有用嗎?

 

長這麼大,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人。想到林建成老是跟在我身後當跟屁蟲的模樣,就覺得好笑。加上阿妙剛剛的假惺惺說話,讓我實在忍不住了,肚皮不禁抽動了起來。

 

「哇哈哈!實在太好笑了!」我絲毫不掩飾地張開嘴巴哈哈大笑,想不到竟然招來小喵學長與至婷學姊的白眼一記。平常至婷學姊都會幫我的,怎麼今天竟然跟小喵學長同一個鼻孔出氣,想不到他們兩個在這方面還挺有默契的。

 

不管小喵學長銳利的眼神,也不管至婷學姊心急的樣子,我依舊捧腹哈哈大笑,指著林建成說:「阿妙,我跟妳介紹,這位是林建成同學,不如妳看在他長那麼帥的份上,聯誼的時候,介紹妳們社團最漂亮的美女給林同學認識認識?」

 

「沒問題,一切都包在我身上!」阿妙一臉豪氣地答應了我。

 

阿妙果然是我的好姊妹,我要她幫林建成介紹美女這件事她連想都不想就一口氣答應了。我在心裡面假設一個情況—如果林建成到時候交了新的女朋友,說不定就會忘了舊傷痛,到時候我求林建成來糾纏我,他說不定還不肯呢。

 

一想到會有這樣的happy ending,我就開心地想要再度大笑。

 

「可是小淳……妳真的願意讓我去追求別的女孩嗎?」林建成一臉無奈的樣子,表現得好像我是他的誰一樣。

 

廢話!我恨不得現在林建成馬上找到女朋友,也不要再來黏我。可是林建成也真奇怪,他又不是橡皮糖或是口香糖,幹嘛一定要黏在我身上?雖然我不是很想理他,但我只好假裝地說:「當然,你有權力選擇自己的幸福!」

 

林建成露出一副很感激的模樣,我還是頭一次看到他這個表情。解決了林建成的問題之後,我將我們社團的公關介紹給阿妙認識。聯誼的詳細事宜,我並沒有管太多,那畢竟不是我的專長。

 

阿妙與我們社團的公關很快便進入狀況,我賊兮兮地在旁邊看著阿妙她們談話。

 

「喂……劉于淳妳很壞喔!」之前一直在我耳邊說林建成怎樣又怎樣的江幸慧,竟然停下練琴的動作,走過來對我說話。「這麼想要把林建成這傢伙跟別人送作堆,可見妳是真的很討厭他喔。」

 

我不想跟江幸慧多說什麼,免得自己有什麼把柄落入她的口舌。

 

但她還是不放過我,繼續說:「難道,妳不覺得可惜嗎?」

 

江幸慧滔滔不絕地,又說:「還虧林建成如此的喜歡妳耶。」

 

喜歡我?難道「喜歡」就可以廢寢忘食、為非作歹嗎?我依舊不說話。

 

「劉于淳妳幹嘛不說話?是不是讓我猜中了啊?還是……啊我知道了,妳還有一個廖品苗嘛。」江幸慧真的很惡毒,連小喵學長都被她拉下來淌這趟渾水。

 

「喂!我……」我想要反駁江幸慧,卻被至婷學姊拉住。

 

「別跟她說了,跟我出去一下……」至婷學姊見江幸慧勢如破竹,馬上強拉我到音樂教室門外。

 

我在想,至婷學姊可能是想帶我逃離混亂的現場吧?所以把我強拉到音樂教室外,避避風頭罷了。

 

但是我還來不及反應,就出現了另一個讓我更頭痛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