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有時候我會感到很疑惑,為什麼林建成他可以那麼隨隨便便就愛上一個人,而且還可以毫不保留地不顧形象、沒有矜持?還是說只要他覺得跟對方在一起是以「愛」為出發點就ok,對方是誰都沒有關係?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未免也太矯情、太隨便了。

 

也因為如此,我一直不斷地想著昨天晚上聯誼回來時,跟阿妙的對話。為什麼男生可以把性跟愛分開,但女生卻做不到呢?難道他們平常牽在手邊、掛在嘴邊的女孩,可以跟黏在床邊的女孩分開?光想到這點我就渾身不對勁。

 

到了晚上吃飯時間,小喵學長真的把我叫出來教英文。我坐在他的研究室裡,一邊吃著便當,一邊聽他唸《美女與野獸》的歌詞。

 

「學長你可不可以等我吃完飯再唸啊,這樣我會消化不良耶!」我對小喵學長抱怨著。

 

「那妳給我吃快一點!」小喵學長說完這句話,便自顧自地唱起譜子上面的歌。或許他覺得我很不配合吧,畢竟他那麼地喜歡英文,而我卻那麼討厭英文。

 

有時候我倒覺得小喵學長跟江幸慧很像,對於自己的專業,總是那麼執著又熱忱,哪像我就算數理好,也不見得喜歡數理,只不過也不討厭就是了。

 

「喂阿淳妳也吃太慢了吧?平常妳不是都很快就吃完了嗎?」小喵學長似乎發覺了這是我拖延時間的技倆。「妳是不是覺得太久沒唸英文了,今天突然有點想念啊?」

 

哼想念?我巴不得我一出生就是美國人或是英國人,這樣就不用學第二種語言。如果英文對我來說是母語的話,應該可以講得跟中文一樣好吧?

 

「喂阿淳我覺得妳有一點混喔。」小喵學長大約唱了兩三首歌之後,看到我依然用龜速吃飯,便用一種強勢的眼神看我。

 

我想他大概是看不下去了,畢竟我真的有點任性。

 

「Jeff你好兇喔!」研究室的門被推開,走進來的人,是一位很可愛的女孩。她跟小喵學長用以中文為主、並且夾雜著大量英文的語言溝通著。我聽得出來,女孩是小喵學長的學妹。

 

其實我覺得聽他們外文系的人聊天真是有趣欸,因為他們的語言好像不是全部使用英文,而是「英文國語」。就跟騎機車不戴安全帽的台客一樣,一定要用「台灣國語」來交談,這才適合他們。

 

他們用英文國語聊了一下,這時我又發現他們外文系裡面的人,一定都有一個英文名。像眼前這位女生就叫Peach,她人如其名,皮膚就跟水蜜桃一樣粉嫩。

 

「好啦Jeff學長我先走了,你要好好對她,不可以兇喔。」接著水蜜桃女孩就離開了研究室。我想她應該很善良,不然怎麼會還不認識我就幫我求情。只不過我寧願讓小喵學長對我兇一點,我才不會有罪惡感。

 

「太好笑了,你的英文名字竟然叫傑夫。」我嘲笑小喵學長。「我覺得學長你還是叫小喵會比較適合耶,不然叫『little cat』,你覺得如何?」

 

不過我講完這句話之後便後悔了。因為小喵學長的臉色變了,我想他應該覺得我在污辱他的專業吧。

 

「劉于淳妳皮在癢啊?」他低頭看著我的便當。「便當到底吃完了沒?」

 

我又不是真的皮在癢,剛剛小喵學長跟水蜜桃女孩在話家常的時候,我就已經偷偷地把飯吃完了。

 

「吃完了啦。」我的手一攤。「你可以開始教我了。」

 

要是在古代求學的話,我想我應該會被趕出學堂大門吧?因為我剛剛的語氣好像太大牌了點。

 

只不過小喵學長好像已經習慣了我的任性,也沒有再跟我計較,倒是很專心很敬業地一句一句唸給我聽,我也整整配合了一整首歌。

 

不過英文爛,已經不是現在隨堂惡補就可以補起來的。當小喵學長發現我連發音的口型都錯誤的時候,他已經學會如何不大聲,也可以讓我覺得丟臉。

 

「阿淳妳不要說我愛嘲笑妳,不過老實說啊……我隨隨便便去美語幼稚園裡面,找幾個小朋友來會話,說不定他們的程度還比妳好。」他這樣說。

 

哼這有什麼好得意的,英文好就英文好,沒有必要這樣炫耀。

 

「不要再拿英文來跟我比了,因為你唸外文系,這樣一點也不公平。要比就拿別的來比。」我對小喵學長丟出戰帖。

 

只不過要拿什麼來比呢?我突然想到今天中午江幸慧嘲笑我的話:「劉于淳,我看妳處處是罩門……」

 

沒錯啦,江幸慧的英文或許沒有很差,但一定不會比我爛,況且她的琴藝棒到沒話說,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我稱臣了。

 

「好啊,妳想要比什麼?」小喵學長倒是一派大方的神情。「比唱歌嗎?我可是唱男高音的唷!」

 

只不過是可以唱男高音嘛!有什麼了不起,雖然我只能唱女中音。

 

「還是要比運動?」上次在跑操場的時候,小喵學長就已經知道我運動也不怎麼在行。才跑操場一圈便可以跑到喘噓噓的,這表示我平常很少運動。

 

小喵學長看著我,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

 

現在我才知道講狠話的時候不要太逞強。因為現在我壓根兒也想不出來,我有哪一種專長可以拿出檯面來,跟小喵學長作比較的。

 

「怎麼樣?」小喵學長問我,而我還在想要怎麼回應。

 

「不如比做實驗你覺得怎麼樣?」我對小喵學長說。

 

我說要比做實驗,小喵學長竟然笑得更開了,他說:「阿淳妳確定嗎?我從國小開始,每次參加科展都得名耶!」

 

真是氣死我了,我每次參加科展也都得名啊,只不過都是佳作罷了。

 

「不如妳乖乖地當我女朋友就好了。」小喵學長竟然這樣說,他真的是太沙豬了吧?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耶,早就不流行男尊女卑了。

 

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竟然自己陶醉了起來,我看著他都覺得有一點尷尬。他拉著我的手,嘴巴想要靠近我的,我心裡面一陣害怕,便躲掉了。

 

我突然嗅到了一股不該屬於我倆的曖昧氣味。

 

一陣沉默後,我這樣對他說:「學長,我們的關係,應該只是柏拉圖式的戀愛吧?」

 

「對不起。」小喵學長自己也轉移話題。「阿淳妳是不是想要知道為什麼我的綽號叫做『小喵』啊?」

 

我點頭,他便娓娓道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