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小喵學長是特地開車來找我的,那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

 

又如果小喵學長只是因為我掛他電話,便擔心地衝來我家找我,那我會更覺得不可置信。

 

「為什麼不回答?」小喵學長並沒有鬆開抱緊我的手,又問了我這句話。

 

我的鼻子好像過敏得更嚴重了。一瞬間,我好像呼吸不到空氣,下意識地想要掙脫小喵學長的懷抱。而努力地推開小喵學長的身體之後,我的鼻水啊、眼淚都飆出來了。

 

這種感覺不能說是氣急敗壞,但也不是喜極而泣。我只能無辜地看著旁邊還騎在腳踏車上的康寶庭,對他說:「快點救我……」

 

接著康寶庭又從他牛仔褲的口袋裡面,拿出了那疊折成四方形的平版衛生紙。這次連數都不數,直接整疊塞給我。

 

我在想或許康寶庭跟我一樣,都被小喵學長突然的舉動嚇到了吧?我數了兩三張衛生紙擤了鼻涕,發現自己可能真的有點感冒了。大概是昨天太晚睡,再加上今天醒過來後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連水都沒有碰到,以致抵抗力變差了吧。

 

現在想起來,我真搞不懂自己今天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情?怎麼會搞到現在都還沒吃飯,而且沒吃飯就算了……怎麼還惹得自己一身腥?

 

「于淳妳怎麼又讓客人在外面站著?」我媽大概有聽到我們三個人在外面的談話,打開大門問我。「飯煮好了,進來吃吧,請妳的朋友一起來吃。」

 

結果他們兩個竟然都沒有拒絕,還異口同聲地回答:「謝謝劉媽媽。」

 

這兩個男生怎麼那麼厚臉皮啊?第一次到別人家裡去,就在人家家裡吃起晚飯來?到了飯桌上,他們先跟我媽寒暄了幾句,便自己各找了一個位置坐,好像在自家餐廳一樣,一點都不害臊。

 

慘了慘了,我媽一定認為我交男朋友了,而且一次還帶兩個回家。還好我爸出差了沒在家,否則我想情況恐怕會更糟糕。倒是我弟在家,他本來在客廳看電視,一看到小喵學長跟康寶庭進門,高跨在桌子上的腳便急忙地放下來。

 

我媽沒多說什麼,一副笑臉地準備碗筷。倒是我弟那個死孩子,一直在旁邊說風涼話,說什麼劉于淳妳真厲害,一次腳踏兩條船,一個男朋友長得又高又帥,另外一個男朋友看起來又斯文又會唸書的樣子等等有的沒的……

 

「你很煩耶……別亂說話啦。」我瞪我弟。

 

「老姊,妳臉紅害羞了喔。」我弟看到我紅著臉的樣子,訕訕地笑著。

 

我臉紅了?不會吧?可能是因為有點小感冒,剛剛又在外面吹了風、鼻子過敏,所以著涼了吧。

 

「劉于新,不可以沒有禮貌,過來吃飯,吃完飯上樓唸書。」我媽大概聽到我弟在那邊亂講話,所以唸了他兩句。我弟這個搗蛋鬼,大概就只有我媽可以治得了他。

 

我弟不情願地「喔」了一聲,便到飯桌旁找個空位坐下來吃飯。吃到快完的時候,我媽突然問他為什麼前幾天的段考英文又不及格?

 

「唉呦很煩耶,以前老姊還不是英文都考不及格,妳都不罵她。」我弟自己段考英文考不及格,沒事幹嘛又扯到我這邊來。

 

「妳姊姊都沒有去補習耶,不然你化學也跟姊姊一樣考98分好了。」我媽這樣回答劉于新。「如果你考不上大學,就去做苦工好了,還是你想放牛?」

 

其實我弟成績沒有不好,頭腦更是聰明的不得了,只是太愛看卡通跟玩電動,讓人家以為他功課很不好罷了。

 

「劉媽媽妳別生氣啦,這個年紀的男孩子都是這樣,我以前高中的時候成績也是普普通通,上了大學唸了外文系之後才對英文開竅的,不然等一下我幫他補習一下好了。」小喵學長熱心地說。

 

「好啊好啊,媽,小喵學長的英文很棒喔,他們外文系上的老師也都很稱讚他喔,還要他畢業後邊唸研究所邊當助教呢。」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也熱心起來。

 

或許是因為怕小喵學長等一下吃完飯,又要拉住我問那個我還沒有回答的問題,所以乾脆請他幫我老弟補一下英文,看他會不會就這樣忘記。只是話一說完,康寶庭看著我,又在旁邊偷笑起來。

 

吃完飯後,我請小喵學長上樓教我弟英文。本來以為小喵學長會一直追問著剛剛我還沒有回答的問題,但是並沒有,大概是因為我說到他英文很棒,他覺得很高興吧?尤其小喵學長又是獅子座的,喜歡人家稱讚他,只是隨便日行一善稱讚個他兩句,他竟然高興到差點飛上天堂。

 

我終於瞭解,為什麼小喵學長會喜歡至婷學姊了。因為至婷學姊很會稱讚別人,難怪小喵學長喜歡她。

 

那為什麼小喵學長現在又說喜歡我呢?不會是如同阿妙講過的話一樣吧?很多人,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想要得到。

 

小喵學長不會也是這樣吧。已經被至婷學姊的溫柔與稱讚給嬌生慣養了,現在他想要改變風格嗎?

 

還是說,小喵學長想要發揮他獅子座的本能,征服所有類型的女生,只是很不巧地這次輪到我了?

 

正當我在幫忙洗碗,以為可以躲過被小喵學長追問的同時,他竟然又像幽魂一樣躡手躡腳地出現了。他窩在冰箱旁邊悄悄地說:「那個問題,我們回學校再繼續。」

 

我當然知道他說的問題是什麼,只不過這個時候我突然好想要裝傻。小喵學長在講完那句話之後,便打開我家的冰箱,拿出一罐果汁來,並且跟我要了兩個杯子,再上樓去了。這些動作他好像很習慣地,像在他自己家裡面一樣。

 

反倒是我,有那種在別人家幫忙洗碗的錯覺。

 

或許是他講課講到口渴了吧?我弟這個死孩子,竟然叫老師自己來冰箱拿飲料,真是一點也不懂得尊師重道。

 

不過最好笑的,我覺得應該是康寶庭了。他在我家吃完晚飯之後,竟然逕自跑到客廳,看起《蠟筆小新》來。看到好笑或者是低級的部份,還自顧自地哈哈大笑,根本就像在自己家一樣。

 

這兩個男生是怎麼搞的?在別人家難道都不會覺得有一點點的不自在,或是覺得時間已經很晚,該回家了嗎?害我這個主人邊洗碗,邊覺得委屈。

 

想到這裡,我又不自主地哈啾起來。我想這次大概不是鼻子過敏而是感冒了,不過在別人發現之前,我想要自己先好起來。我覺得頭有一點痛,偷偷吞了一顆普拿疼,跑去浴室洗了一個熱水澡,然後溜回房間睡覺。

 

大概是因為我的身體有點不舒服,洗完澡後,也不知怎地就忘記了小喵學長跟康寶庭還在我家的事情。一回到房間,看到軟軟的床,我就舒服地窩了上去。

 

當我的睡意還有點朦朧的時候,門外有一些稀稀落落的談話聲傳了進來。我本來就沒睡熟,一個翻身,就被那些細小的聲音給吵醒了。只是我聽不清楚那是什麼聲音,所以盡量把身體挪往門邊一點,沒想到……就聽到小喵學長的聲音。

 

「我看這個阿淳大概睡得跟豬一樣熟,只差沒有打呼而已……」

 

哇咧!小喵學長居然躲在我的房門邊說我的壞話。我有點生氣,翻下了床,正準備開門出去跟他理論,就在這個時候,又聽到了康寶庭的聲音。

 

「哈,她以前高中的時候,睡午睡還會流口水咧,然後臉啊、手啊,都因為趴在桌上睡覺的關係,壓得紅紅的,跟豬頭差不多啦!」

 

原本我的手都已經幾乎要碰到門把了,結果又被康寶庭的一句話給打退了回來。哼!原來這兩個傢伙趁我睡覺的時候在我的房間外面說我壞話,看我等一下怎麼修理你們兩個?

 

於是我也顧不得頭痛的感覺,覺也不想睡了,隨手拿了件外套披上,輕悄悄地躡到了門邊蹲下,好好地聽聽看他們兩個怎麼說我壞話。

 

「阿淳屬豬的啦,所以會這樣也很正常……」

 

「哈哈……阿淳屬豬,聽起來好像蠢豬一樣!」

 

喂你們兩個憑什麼罵我是豬啊?尤其是那個康寶庭更過份,之前說我是麻雀跟膽小鬼就算了,現在竟然還說我是豬頭……

 

當下的我,真的很想要衝出門去揍扁他們兩個。但事實上我根本沒有那個勇氣,雖然我真的有點生氣,但還是忍住了怒氣、繼續聽他們到底還要講些什麼?

 

「不過學弟你怎麼知道阿淳屬豬啊?剛剛又說高中睡午覺的時候,你是她高中同學啊?這樣算一算,你比我早先認識阿淳囉?」

 

「咦?學長你不知道嗎?」

 

「我現在知道了,不過也沒差,你只是比我先認識阿淳,不一定能佔到什麼便宜或是優勢!」

 

小喵學長的話好妙喔,他現在是在跟康寶庭「嗆聲」嗎?問題是康寶庭現在已經不是高中生了,而且之前阿妙也有跟我說過,康寶庭已經有心上人了,所以小喵學長沒有必要把康寶庭當成情敵吧?

 

啊!什麼情敵啊?劉于淳妳少往自己的臉上貼金啦。我在心裡面罵自己不要變成花癡的同時,康寶庭也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更妙的話。

 

「學長,阿淳現在不是你的女朋友嗎?為什麼你還要把我當成情敵,這樣不是表現出你對自己、或是對阿淳沒信心嗎?」

 

「我當然對阿淳有信心,但是……反正……不管啦……反正阿淳是我的女朋友,你只是阿淳的高中同學,這樣明白嗎?」

 

我沿著門縫偷偷望出去,瞄到站在正對著我房間門口的康寶庭。他的表情有點尷尬,像是小丸子的臉上出現三條線的模樣。因為小喵學長這樣的話,對他來說真的很莫名其妙。

 

康寶庭接下來沒有答腔。想也知道,他聽到這種話,要用什麼樣的立場來回應這樣的情勢呢?

 

或許今天小喵學長來我家找我的時候,看到我坐在康寶庭腳踏車的後座,覺得有一點吃味吧。小喵學長大概是在「宣示主權」,以免讓康寶庭侵入他的「領土」吧?

 

我知道小喵學長是獅子座的,佔有慾非常地強烈。我要慶幸在喜歡上這種男生之前,就能夠知道他可怕的一面吧?

 

聽到這邊,我逃避的心理便開始催眠自己:「今天什麼都沒聽到!」又輕悄悄地躡回了床邊,翻回床上睡覺。

 

他們兩個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離開的,我只覺得這個夜好長好長,雖然身體很累了,但還是翻來覆去怎麼樣也睡不著,直到天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