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大約中午時分我醒了過來。其實我不太確定自己最後失眠到幾點才睡著,但可以確定的是,直到太陽已經出來了,我才終於讓數不完的羊兒離開我的腦袋,然後沉沉地睡去。

 

大概是因為熬夜的關係,昨天吹風已經有點受涼的我,感冒感覺變得更嚴重了。我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沒有發燒,但喉嚨卻痛痛的……我試著發出聲音,這才發現我似乎啞了,不能說話,鼻塞也有點嚴重。

 

這天我爸剛好出差回來,我媽請他帶我去附近的診所看病。看完診回家之後,我媽煮了一桌好吃的清粥小菜,叫我吃飽之後,再請我爸開車載我回宿舍去。

 

回到宿舍的時候,我在遠遠的地方,就看到了小喵學長與康寶庭在女生宿舍門口等著。

 

「阿淳妳的手機怎麼又關機了啊?」小喵學長看到我劈頭就是這樣問。

 

我很想告訴他,我的手機沒電了、也沒帶備用電池,問題是……我的喉嚨啞了,說話不太方便,想要解釋,也得解釋個老半天。我看了他一眼,有點無力地搖了搖頭,再指指自己的喉嚨,希望他看得懂我的意思。

 

康寶庭接過我手上的行李,然後一派輕鬆地站在旁邊看好戲。我看了有點抓狂,因為他要笑不笑的,看起來很像在看笑話。

 

「我……手……機……沒……電……了……」小喵學長歪著頭,似乎不太懂我的意思。我只得用盡力氣,擠出了粗糙的聲音。「對……不……起……我……喉……嚨……不……舒……服……」

 

「阿淳妳生病了,有沒有去看醫生?」小喵學長皺著眉頭問我。

 

我對他點點頭。他便開始用很擔心的語氣對我說話。我聽了都有點頭皮發麻。他拉住我的手,好像有很多話想要跟我說,但是我有點不好意思,注意力無法集中在他身上。雖然對站在旁邊看好戲的康寶庭有點生氣,但我還是用求救的眼神看著他,傳達出「快點救我」的訊息。

 

「學長,我看阿淳也累了,就讓她回宿舍好好休息吧,有事等她喉嚨好了再問她也不遲……」康寶庭果然知道我在對他求救,所以開口幫我解圍。

 

這時候小喵學長才鬆開拉住我的手,但是似乎不放心我自己一個人提行李走進女生宿舍裡。他從康寶庭的手裡接過我的行李,好像想要跟我一起混進去女生宿舍一樣。

 

但「男賓止步」的標牌就明顯地佇立在女生宿舍的門口—不過小喵學長竟然當作沒有看到似地,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跟著我一起走進去。

 

「唉呀,學長放心啦,阿淳又不是玻璃,不會一摔就破那麼脆弱啦!」康寶庭看到小喵學長這樣的舉動,又補上了一句。「雖然說,我常唸她是麻雀,但她一定飛不遠的啦……」

 

本來康寶庭這樣虧我,我應該生氣的。但這時候的我,卻點頭如搗蒜。好像只要能快點回寢室,要我做什麼事情都願意一樣。

 

就在這個情勢快要僵住的時候,江幸慧出現了。我想小喵學長應該要感謝江幸慧這時候的出現,讓他不會再繼續踏進女生宿舍,而有被當作是色狼或是採花賊的疑慮。

 

「劉于淳妳感冒了啊……」江幸慧看看我,然後將我的行李從小喵學長的手上接過來。「放心啦,我會照顧劉于淳的。這裡是女生宿舍,你們兩位就請回吧!」

 

其實江幸慧就某個方面來說,算是個好人。上次林建成的緊迫盯人,也是她及時伸出援手,不然我大概會被林建成那頭野獸給吃掉吧。

 

「喂劉于淳妳是不是傻人有傻福啊?」等到小喵學長以及康寶庭離開女生宿舍之後,江幸慧趁著等電梯的空閒時間,這樣問我。

 

每次江幸慧都會趁沒有人的時候刺激我。大概就是問我一些奇怪的事,尤其是學長不在的時候,就是她最愛問我問題的時候。

 

也許是看我好欺負吧?不然就是她想要在學長面前保持才女的形象。大家一定都不知道,江幸慧表面上看起來像是純潔的公主,但是私底下,卻有如賣毒蘋果給白雪公主的壞皇后。

 

「嗯……」我隨便應了一聲。

 

「本來我聽到了一個奇怪的風聲,以為是真的,想要問問妳的意見,不過我看應該是不用了啦……」江幸慧又說。

 

其實最厲害的是江幸慧,因為每次跟她講話,她都可以自問自答。我什麼話都還沒說耶,她光是看我的表情,就可以幫我接話了?

 

「喔……」我又隨便應了一聲。

 

「就是妳的廖品苗啊。」江幸慧看看我。「聽說他的女朋友,不只妳一個耶,怎麼他這麼花心啊?」

 

怎麼又是聽說啊?哪來那麼多謠言可以說呢?

 

「我怎麼看妳好像都沒什麼反應呢?」江幸慧看看我。「難道妳不生氣嗎?廖品苗劈腿耶!」

 

其實我能有什麼反應呢?我現在只想好好地躺在床上,什麼都不要去想。問題是為什麼電梯一直不來咧?這時我才發現江幸慧完全沈醉在講我的八卦之中,而忘記按電梯了,難怪電梯一直不開門。

 

其實電梯一直停在一樓,只是我們都沒有去按它。電梯門開了之後,我走進去,江幸慧也跟著我走進電梯裡。只是她的嘴巴沒有停過,還一直在罵小喵學長。這個江幸慧也真是奇怪,剛剛也有看到小喵學長,為什麼不要就直接罵他呢?一直對我抱怨有什麼用,劈腿的不是我哪。

 

「唉……」我勉強應了她。

 

「難道妳只能嘆氣嗎?不會跟廖品苗攤牌,還是說妳不敢啊?」江幸慧講得更犀利了。

 

我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電梯還不到呢?我好想要快點逃離江幸慧喔,她怎麼那麼煩啊?一直像連珠炮似地講個不停。後來我又發現,我們根本就沒有按樓層,難怪電梯都不動。

 

等到電梯再次開啟,我才終於鬆了一口氣。我從江幸慧的手中接過我的行李,準備回寢室去。這時江幸慧終於發現,我今天晚上為什麼特別安靜了。

 

「今天幹嘛都不說話,劉于淳妳喉嚨痛啊?」江幸慧突然「良心發現」地問我。

 

「對……」我點頭。

 

「那怎麼辦啊?再過三個星期就要表演了耶,妳都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了,要怎麼唱?」江幸慧說。

 

對耶,我完完全全忘記有這回事了耶!或許是因為有讓我頭痛的英文吧?所以我根本就不願意再想起,想起來只是讓我更煩罷了。不過我現在已經沒聲音了耶,那應該不用再背英文歌詞了吧?雖然在小喵學長的督促之下,我已經背了七八成了。

 

「反正妳也沒有solo的部份,不如來幫我翻譜吧,讓至婷學姊跟妳換,反正我曲子全部都練完了,就算全場我自己一個人彈完也可以。」江幸慧說。

 

本來我們社團是有兩個伴奏的,但是至婷學姊的節奏感比較不好,所以三分之二的曲子,都是江幸慧在彈的。當其中一位伴奏彈鋼琴的時候,另外一位就要坐在她旁邊,負責翻譜。

 

江幸慧的能力我當然相信,畢竟她真的是音樂才女。但是她在打什麼如意算盤我都知道,因為如果由我幫她翻譜的話,她不但可以順便欺負我,甚至還可以讓至婷學姊離龍貓學長遠一點。

 

女生的第六感向來都是很準的。就算是那麼有防備的江幸慧,我還是在隱約之間,嗅出她愛慕龍貓學長的氣味。

 

而就在江幸慧還在想,該安排我該做什麼的同時,又不經意地延續了剛剛的話題。她悄悄地問了我:「廖品苗劈腿的對象到底是誰啊?」

 

我當作沒聽到,逕自走進寢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