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他們兩位學長的解釋,我的心裡面並沒有比較輕鬆。

 

甚至比前幾個小時在慶功宴上的那種心痛,還要難過。我與至婷學姊同樣都是女生,或許到現在真正的戀愛我還沒談過,但那種會讓人引以為戒的悲傷愛情故事看多了,總是讓我頭皮發麻。

 

或許龍貓學長說得對,知道這些事情對我一點好處也沒有。

 

「現在……你們兩個打算怎麼辦?」大家沉默了許久,龍貓學長突然發問。

 

聽似簡單的一句話,我怎麼覺得好深奧……

 

「沒怎麼辦,我等一下打電話叫阿妙來載我。」我隨便接了一句話。

 

我知道龍貓學長的意思沒有那麼簡單,但是我又突然好想要逃跑。

 

「阿淳妳是笨蛋還是故意的?」龍貓學長抖動他黑青的嘴唇罵我。「我們兩個剛剛犧牲友情為妳打架,現在妳竟然想要落跑……」

 

為我打架耶,沒有那麼嚴重吧?我明明就只是想要把事情弄明白、搞清楚而已……誰知道睡了一下起來,你們就鼻青臉腫,像哆啦Α夢一樣了?

 

我只好對龍貓學長搖搖頭。畢竟這件事情一直都不是我主導的,要問也不是問我吧。

 

「那小喵你說呢?」龍貓學長大概不指望我,改問小喵學長。

 

又是一陣沉默……

 

我試著去猜測龍貓學長的意思。我想大概是龍貓學長剛剛去找小喵學長問清楚,是不是打算跟我講明一切。但是兩人的氣氛很僵,說沒幾句話後便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而在打完架之後,也想通了一些事情,於是就來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把我的猜測告訴龍貓學長,他什麼話也沒有多說,只是點點頭。

 

原來男生的溝通真的是打架?這個我倒是有聽康寶庭講過。

 

「關於上次阿淳妳還沒回答我的那個問題。」小喵學長看我。「妳的回應是什麼?」

 

小喵學長不提我還忘記了呢,他說的是他去天長地久橋系遊時,打電話問我喜不喜歡他的事。只是至婷學姊現在還躺在病床上,小喵學長怎麼還有心情聊這個?

 

「I'm not your Miss Right……」突然間我不好意思起來,只好改說英文。

 

其實我本來想要跟小喵學長說同情不等於愛情的,但礙於我的英文程度有限,只好跟小喵學長這樣說。

 

我想他應該聽得懂。只不過我沒有辦法顧慮他會不會很受傷,畢竟條件那麼好的小喵學長,不應該喜歡我這個醜小鴨。

 

小喵學長或許有條件花心,但是他不應該花心,不然至婷學姊的病,永遠也好不起來。

 

不過我不打算繼續管下去,因為經過那麼多事情之後……我發現這樣好累。

 

這時候很巧地我的手機響起,阿妙打電話過來,我猜她大概酒醒了。昨天她胡亂說話的事,大概也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

 

「阿淳妳在哪裡啊?」我一接起電話,阿妙就用很擔心的口氣問我。

 

「我在醫院啊。」

 

「為什麼妳會在醫院?」阿妙問我。我想她大概昨天喝太多了,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記得了吧。

 

我也沒有跟阿妙多解釋什麼,只是請她來醫院載我回宿舍。這時候我才發現他們兩位學長跟我解釋了一個多小時,現在已經是早上七點半。就在這個時候,我想到了一件相當慘的事……今天我有第一節的必修課中國憲法,離上課只剩四十分鐘,但我現在卻很想要躺在宿舍的床上睡覺;只是顧慮到我的學分,就算再怎麼想睡,還是得硬著頭皮去上課。

 

阿妙大概十分鐘之後出現在我的面前。我要讓阿妙載回宿舍的時候,小喵學長在我要走之前,突然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我終於瞭解,為什麼阿寶學弟說妳會變成麻雀了。」小喵學長笑著說。

 

聽了我就覺得好奇,康寶庭那傢伙,到底跟小喵學長說了什麼我的壞話呢?

 

不會是那一天小喵學長來我家找我,然後晚上跑去康寶庭家睡覺時,兩人聊天聊到很晚,順便講我的壞話吧?

 

「學長你不要聽康寶濃湯亂講,我可不是什麼麻雀。」我向他澄清。

 

「那天我去他家……他講了很多事情給我聽呢。」小喵學長突然三八起來。

 

「學長,你究竟去他家幹嘛?你們兩個……該不會搞gay吧?」我皺眉頭。

 

我記得阿妙之前傳紙條有跟我說過,小喵學長去康寶庭家過夜的事情。但那時候的我還在生病當中,根本沒注意到這件事。現在我突然好奇了起來,他們那天到底聊了些什麼?

 

「總之妳先回去……剩下的改天再說。」小喵學長大概是看到阿妙在等我,便催促著我快點讓阿妙載回去。

 

說真的我累壞了,一坐上阿妙的摩托車,我就累到趴在她的背上。本來是很想要翹課的,但是等一下第一節是老師一定點名的必修課,阿妙拼死拼活都會把我拖到課堂上去的。

 

沒辦法,當學生的,上課是一種義務。尤其這種老師一定點名的課,不去上課,到時候學期末被當掉,最後悔的肯定是自己。

 

因為整夜都待在醫院裡,也沒有睡好,所以根本是硬著頭皮去上課的我,精神顯得不太好。課堂中,好幾次我都差點趴下去找周公了……阿妙沒辦法,只好傳紙條過來,讓我提神一下。

 

「為什麼妳跟貓學長還有龍貓都在醫院啊?」阿妙好奇地問。

 

「妳昨天果然喝醉了啦……至婷學姊她生病了,去掛急診。」我回答她。

 

「是喔,那我昨天有沒有醜態百出啊?我只記得昨天是濃湯學弟把我拖回宿舍的……」阿妙的神經真的有夠大條,小心哪一天被賣了都不知道。還好昨天我有交待康寶庭要照顧阿妙,不然阿妙肯定會繼續睡在社辦裡面,直到天亮。

 

「醜態……還好啦,只是罵了江幸慧幾句罷了。」我回她。其實她也罵了我幾句話,不過我還是當作忘記好了。

 

「是喔……那妳跟貓學長還好嗎?」阿妙問我。

 

「什麼意思?」我故意裝傻。

 

「他真的去跟許至婷在一起喔,那妳怎麼辦?」阿妙比我還緊張。

 

其實也沒怎麼辦,就一切回到原點罷了。反正我本來就沒有男朋友,跟小喵學長在一起只是鬧劇一場,我打算就讓時間過去,自然而然地忽略掉這一段插曲。

 

「其實小喵學長本來就喜歡至婷學姊,而我也不喜歡跟一個每天逼我唸英文的人在一起。」我回答得乾脆。

 

「想不到貓學長還挺花心的,虧我之前還相信他沒有劈腿咧,男生果然沒有一個是好東西。」阿妙倒是替我抱不平,但是她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這樣對男生們好像不太公平。

 

「那就替我祝福小喵學長與至婷學姊吧。」我說。

 

「祝福……阿淳妳也太開朗了吧?妳頭腦有沒有被燒壞啦?那個許至婷可是讓妳筆記抄不完的壞女人耶,妳是不是失戀到被刺激過頭了?沒關係啦……男朋友再找就有了……」阿妙回傳過來的紙條,讓我想要哈哈大笑。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還在上課。還好沒被老師發現我跟阿妙在傳紙條。

 

因為這個老師可是出了名的無聊。

 

上次可是有人上這個老師的課上到太無聊,傳紙條被他發現,被罰大聲唸出紙條內容。我只記得那個同學很哀怨,用顫抖的手拿著紙條唸出:「以後我再也不要吃宿舍餐廳的套餐……難吃死了……還有我上次吃他們早餐的壽司捲,還拉肚子,他們的食物看起來好像豬吃的東西,只有棒球隊的人才會去……那根本就是為了他們而設計的餐廳。」

 

我記得大家聽完之後都哈哈大笑,老師只回了一句話:「原來宿舍的伙食那麼差啊,我下次開會時會記得跟學校反應一下。」

 

還好老師沒有看到我的紙條,不然我怕他會問:「劉于淳妳為什麼跟貓談戀愛啊?」

 

只不過……我想還是不要跟阿妙說至婷學姊的事情好了。因為跟她解釋大概也解釋不清,之前都已經隱瞞她了,現在就當作是一個小插曲,自動省略掉就好。

 

在人生中,總會有一些我們必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沒發生過的小插曲。就像龍貓學長講的一樣,知道太多,一點好處都沒有。

 

我想我當初應該聽龍貓學長的話。因為他應該是想要保護我,就像小喵學長一直守護至婷學姊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