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我大概沒有這麼累過。整個晚上只有在醫院的長椅上短暫闔眼,疲憊不堪的我,把上午的必修課撐完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回宿舍睡覺。

 

而長時間沒有進食的我,肚子強烈的飢餓感,最後也被周公打敗。早餐午餐都沒有吃,所以身體也沒有什麼力氣……我幾乎可以說是靠著意志力回到宿舍的。

 

或許我的肚子很餓,但是我的心,似乎更喜歡宿舍的床。一回到寢室看到床,我二話不說就躺平睡著了。等到再醒來,已經是傍晚六點。

 

我想我大概是被泡麵的香味給吸引住,因此才醒過來的。因為我今天還沒吃到東西,雖然說女生都很喜歡減肥,刻意不吃東西,但這下我可是餓到有點受不了了。

 

「阿淳妳怎麼那麼厲害……鼻子跟狗一樣靈喔。」我起身坐在床上,就看到阿妙的大腳踩進我的寢室。

 

「我的室友都還沒回來喔。」我問阿妙。

 

「妳是累過頭還是餓過頭,今天是星期五耶,大家都回家了啦。」阿妙告訴我狀況,我才發現我真的是神經太大條了。因為我累到連門都沒有鎖,不然阿妙怎麼可能有辦法進來?

 

「慘了!我媽叫我這個星期要回家耶,現在幾點了,很晚了嗎?」我突然想到因為最近都在忙合唱團舞台劇的表演,已經有兩、三個星期沒有回家了。上次回家,已經是才剛感冒的那一天。我媽昨天還打電話來,關心我感冒好了沒?叫我事情忙完之後就回家去,她要好好幫我補一下。

 

「放心啦,現在才七點!」阿妙看看她手上的手錶。「要回家晚一點再回去,現在先來陪我吃點東西吧。」

 

「是喔,還是阿妙人最好,懂得拿食物來找我,妳怎麼知道我~的~肚~子~餓~了?」我故意裝可憐,拉長了尾音。

 

阿妙的手上拿著一碗剛加熱水的泡麵,桌上還有兩大袋東西。我打開裡面一看,有餅乾、飲料、脆麵、蜜餞,還有啤酒。

 

「喂!阿妙,妳變成酒鬼了喔,怎麼又跑去買啤酒?」

 

「妳少冤枉我,這是昨天慶功宴剩下來的,大家都趕著要回家,沒有人要拿,所以我只好整包拿走……」阿妙果然一點都不客氣啊。

 

昨天晚上在慶功宴時,阿妙就是因為喝太多啤酒,才會亂說話的。我現在看到那些在袋子裡面的啤酒,竟然開始害怕起來。

 

不過很快地我就顧不了那麼多了,因為我的肚子咕嚕咕嚕地叫個不停。我索性打開兩包脆麵,把它們倒進我的碗公,然後加入雞汁調味包,再拿去沖熱水。

 

「喂妳怎麼那麼天才啊?」阿妙一邊吸著她的麵條,一邊覺得好奇,打開我蓋上精裝版有機化學當成蓋子的碗公。「這樣好吃嗎?」

 

脆麵也是泡麵的一種,要是現在我有蛋跟青菜,還真想加下去一起煮。等了三分鐘麵泡軟了,我便開始吃了起來。這時阿妙自己的泡麵已經吃完了,就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盯著我的「雞汁泡麵」看。

 

「當然囉,這可是最便宜的雞汁泡麵耶。」我大大地吸了一口湯汁,覺得相當滿足。「下次慶功宴,叫龍貓學長換買海苔口味的……」

 

阿妙用那種「劉于淳,妳是神經病喔」的表情回應我。接著她把加滿冰塊的綠茶喝掉一半,另一半則用啤酒填滿。

 

「喂阿妙妳瘋了喔?這樣好喝嗎?」我皺起眉頭看她。我身體會過敏,所以不能喝酒,但是我看到她一整罐啤酒都倒進去了,只光看,我就覺得好苦。

 

「這是最近最流行的『海尼根綠茶』,難道妳不知道嗎?」阿妙回答我。「配雞汁泡麵剛好,要不要試試看?」

 

今天是怎樣?在玩創意料理大集合嗎?

 

酒應該是很苦的,真不知道為什麼有人老是愛喝。我想大概就像是苦茶也有人拿來喝、以便退火氣一樣的意思吧。但酒好像越喝,火氣會越旺耶。

 

「我會過敏妳又不是不知道……」我看著阿妙。

 

「喔。我差點忘掉妳是『奧肖年』(閩南語,表示年紀輕輕,但身體卻很差的意思)。」阿妙倒是啜飲了一大口。「對了,妳真的跟妳家的貓學長分手了喔?」

 

我家的貓學長?現在應該還在醫院照顧至婷學姊吧。呵,可惜他已經不是我家的了耶,但是我沒有這樣跟阿妙回答。

 

其實小喵學長根本就沒有屬於我過,他一直是至婷學姊的。

 

而且至婷學姊現在病成那樣,更不會有人搶走小喵學長。因為要跟小喵學長在一起,得先去檢查看看有沒有心臟病或是其它重大疾病,不然等一下被病到已經無法判斷是非對錯的至婷學姊傷害了,那就不太可能只是筆記本被亂塗鴉,那麼簡單。

 

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樣是不是算有跟小喵學長分手。只是對阿妙隨便回應了一聲。

 

「但是我今天早上去醫院載妳的時候,妳跟小喵學長的關係看起來還是不錯啊。」阿妙說。「妳不要告訴我什麼『和平分手』之類的理由,我可不相信這種莫名其妙的說詞。」

 

「我跟小喵學長以後還是好朋友嘛。」我對阿妙說。我不懂什麼是「和平分手」,但阿妙看起來,似乎非常懂得愛情。

 

阿妙或許是擔心我,也有可能以為我是在假裝堅強。但是說真的,我的心情並沒有特別悲傷或是沮喪。如果硬要說有什麼情緒的變化,那大概只有心疼至婷學姊生了這樣的病吧。

 

但是至婷學姊的病,我並不想主動跟其他人說,雖然我不知道那算不算秘密……

 

這時阿妙倒是莫名其妙地氣壞了,她呼嚕呼嚕地喝掉另一罐新開的啤酒,然後有點微醺地說:「分手之後還要當好朋友的說法,全部都是屁話!」

 

「阿妙妳喝醉了啦。」我看著臉蛋發紅的阿妙,有點替她擔心。尤其是她這樣連續兩天喝酒,而且還都喝醉,應該很傷身體。

 

「阿淳妳太天真了,現在那個廖品苗雖然把話說得好聽,但妳要怎麼承受那些別人的眼光與輿論,尤其他又是那種全校沒幾個不認識的人……」阿妙醉了之後簡直是一發不可收拾。「以後我看你們在合唱團裡會尷尬到不行,到時候妳一定會受不了,尤其是那個彈鋼琴的江幸慧,最愛欺負妳……」

 

阿妙講完之後,便嘩啦嘩啦地趴在桌子上哭了。我看到桌上已經打開的啤酒,也才三罐,心裡想阿妙的酒量果然不是很好,還那麼愛喝酒,真是受不了她。

 

「好了啦,妳也幫幫忙,要睡回妳的寢室睡啦!」我看到阿妙的鼻水跟眼淚已經糊成了一團。大概是想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所以一併宣洩了吧?「走啦,我帶妳回寢室睡去。」

 

「我告訴妳阿淳,男生都不是好東西。」阿妙看到我要帶她回寢室,好像有點不想回去。喝醉了的阿妙,好像有好多話想要一吐而快。

 

果然就如同她自己所說的醜態百出啊,這個王彤妙真是個大怪胎。明明知道自己酒量超級爛還硬要喝,結果現在換成我要替她收尾。

 

沒辦法,誰叫阿妙是我的好朋友?

 

「好啦……我知道男生都不是好東西啦。」我只好附和著她。「乖乖乖……我先帶你回寢室睡覺啦……」

 

「那妳以後還敢交男朋友嗎?」阿妙真的在說醉話,她用手在我的面前揮舞著「不敢」的手勢。「不敢了對不對?」

 

「對啦我不敢了啦。」我抓住阿妙的手,想先把她拉離開椅子,才好帶她回寢室睡覺。但她喝醉了之後力氣還是好大,簡直就像醉到一塌糊塗的醉漢似地死賴在椅子上不走。

 

我不想讓阿妙睡在我的寢室裡,因為我怕她在這邊瘋一整晚都不睡。

 

「喔那是吧,不然阿淳,我當妳的男朋友,這個提議怎麼樣?」阿妙居然醉到口出怪言了。「反正我很喜歡阿淳,我絕對不會像那個貓學長,隨隨便便就劈腿的。」

 

當我的男朋友?阿妙是醉到發酒瘋了,還是醉到性別錯亂?我可不想搞同性戀啊!

 

「隨便啦,我們先回妳的寢室再說。」我終於把阿妙勸動了,因為她已經離開椅子準備起身。「妳先好好回去睡一覺,睡一覺就沒事了……」

 

阿妙大概是那種典型會發酒瘋的人,以後看到阿妙,酒類的飲料得全部都要藏起來才好。不然老是這樣,我可招架不住。

 

「阿淳我跟妳開玩笑的啦,只不過我真的很生氣,為什麼那個貓學長,會去喜歡那個許至婷啊?」阿妙突然劈哩啪啦起來。「那個許至婷雖然漂亮,可是不是已經有一個龍貓學長了嗎?咦?不對……妳們社團的江幸慧也喜歡龍貓學長,喂阿淳妳參加的不是合唱團嗎?怎麼關係那麼複雜啊?」

 

老實說,我比阿妙更想知道,為什麼他們的關係會搞這樣?喜歡就要勇敢說出來不是嗎?為什麼至婷學姊不能對自己的所愛勇往直前呢?為什麼小喵學長明明喜歡至婷學姊,又要跟我表白呢?為什麼江幸慧不主動跟龍貓學長表示她的心意呢?

 

只不過,我似乎沒有這種立場去批評人家的愛情。因為對於這種事情,我都只會一再地逃避了,憑什麼叫別人要勇敢呢?

 

想到這邊,我就覺得躺在醫院的至婷學姊很傻、很可憐。至婷學姊為了愛情,可以付出她的一切,就算丟了命,也在所不惜……

 

而我呢?我能夠為自己、或為別人犧牲些什麼?

 

想到這邊,我就覺得心情又開始惡劣了起來。我陪著阿妙回到她自己的寢室之後,她二話不說地就往床上躺去。看著呼呼睡去的阿妙,我靜靜地想了一會,最後留了一張紙條在她桌上:「阿妙,對不起,現在已經很晚了……但,我已經答應我媽要回家,所以今天沒辦法繼續陪妳了。那,我坐最末班的電車回家囉!」。

 

接著我幫她把棉被蓋好、然後把門窗鎖好之後,我搭上了最末班的電車,打算回家去,好好地冷靜一下。

 

正當我覺得心情很低落的時候,一個熟識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一抬起頭,看見的是那個熟悉溫暖的臉龐。我的淚水,不爭氣地從兩頰滑落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