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時,已經很晚了,我只好快點洗澡上床睡覺。等到隔天醒來,已經是中午時分了。這時我的手機不安分地響起,我還有點想賴床,於是心不甘、情不願地看了來電顯示,發現竟然是小喵學長打來的。

 

奇怪了,這個小喵學長怎麼那麼喜歡來疲勞轟炸這招?早知道我就不要開機了,真受不了。

 

結果我還沒聽到小喵學長的聲音,他那頭便掛斷了。我搞不懂他想幹嘛,只好繼續窩在床上不肯起床。不過過了不久,我就明白了,原來小喵學長他已經到了我家樓下。

 

「于淳啊,妳的學長來找妳了!」我媽在樓下大叫著。我打開我房間的窗戶,便看到小喵學長的汽車停在我家樓下。這個人真是標準的行動派。

 

「喔。媽,妳叫學長等一下!」我只好這樣大聲回答。

 

小喵學長不會是來我家提親的吧?我的心裡面突然浮現這個念頭。我先衝到浴室洗臉刷牙,把睡衣換掉。然後小喵學長一派輕鬆地走進我家客廳,我整裝完畢後,請他到我家的頂樓坐。這時小喵學長表明了來意,原來他是來跟我說清楚講明白的。

 

「阿淳,我恐怕不能喜歡妳了。」小喵學長一開始,就開門見山地說。

 

其實我並沒有希望小喵學長可以喜歡我,我倒是比較希望他可以對至婷學姊負責。但是我看到小喵學長鼻頭上面貼著的OK繃,卻突然覺得有點心疼。他抱著肚子,大概是前兩天跟龍貓學長打架時所產生的傷,還沒好吧?想也知道,龍貓學長那麼壯,力氣一定比小喵學長大,被龍貓學長揍應該很痛吧?

 

小喵學長跟龍貓學長打架,或許不是完全為了我。有一部份原因,是包括了他們兩個都喜歡的至婷學姊。但我卻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這個我可以瞭解。」我只好笑笑地回答。

 

這時候我才明白為什麼小喵學長之前都不作任何表示,也不主動跟我講明白,因為他一直在考慮。他在想怎麼樣處理,才能夠不傷害我,也不傷害到至婷學姊。

 

我想起昨天早上要從醫院離開的時候,小喵學長有跟我提到「剩下的改天再說」;大概指的,就是今天要來跟我講清楚吧。但是也不用大費周章地特地來我家啊。

 

我想小喵學長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殿之後,已經知道要如何處理他跟至婷學姊的感情問題了。於是我聽他繼續說下去。

 

「我已經跟至婷的父母承諾,這個學期結束後的寒假,要跟她訂婚。」小喵學長跟我說,他總算放下心中的大石。「到時候妳一定要來參加喔。」

 

「嗯。」我回答小喵學長。「其實……我這個人很粗線條的,學長根本可以不用在意我的。」

 

「我可以瞭解。」小喵學長又抱著肚子。「我只是希望妳不要受傷害,畢竟阿淳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大家都很喜歡妳。」

 

「學長……你肚子很痛啊?跟龍貓學長打架的傷還沒好嗎?」我看小喵學長一直抱著肚子,所以有點擔心地問他。不過聽到小喵學長這樣說,我覺得好欣慰。這表示,我做人不算太失敗。

 

「沒事啦……過幾天就好了,對了,那個阿寶學弟好像跟妳還不錯,妳要好好把握哪……」學長對我揮揮手,表示他的傷不用我多操心。還順便提到了康寶庭,不過我暫時想清靜一下,給自己多一點空間。

 

「那以後我們還是好朋友嗎?」我突然想到阿妙說「分手之後還要當好朋友的說法,全部都是屁話!」的話,所以這樣問小喵學長。

 

「當然。」小喵學長想都不想就回答。「以後我還是可以教妳英文。」

 

教我英文……這個就免了吧,我的英文老早就已經被廢了武功。不要再提起這個讓我傷心的事實了嘛。

 

但我還是對小喵學長點頭,畢竟英文是他的專長,不要潑他冷水比較好。

 

「我希望阿淳可以幸福,喜歡妳的男生一定很有福氣。」小喵學長很誠懇地說。

 

接著,小喵學長沒有再多說什麼,起身對我示意後,就打算要走了。要走之前,他還很有禮貌地去跟我媽說再見。我媽對於小喵學長這種有禮貌又斯文的態度,可是稱讚得不得了。

 

後來我媽還問我小喵學長是不是我的男朋友,我沒回答,笑笑地帶過。我只是跟她說,人家小喵學長已經有未婚妻了,她還直呼好可惜。

 

是啊,我的白馬王子,我的好男孩,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出現呢?

 

當我還在自怨自憐的時候,康寶庭騎著腳踏車,出現在我家外面。他拉開嗓門,在我家樓下大喊著我的名字。我起身打開窗戶,便看到他一副陽光男孩的瀟灑模樣。

 

跟小喵學長開車比較起來,或許康寶庭騎腳踏車,比較寒酸一點。但他腳踏車的後座,卻莫名地吸引著我,想要再度坐上去。

 

「又要去以前的高中喔?」我對在樓下的康寶庭大喊。

 

結果康寶庭點點頭,我也沒意見地跟他一起去。只是要出門之前,我聽到在房間裡為了考大學而辛苦唸書的劉于新,抱怨了一下:「老姊妳也太厲害了吧,前腳學長男友才走,後腳高中男友便馬上出現,妳是不是給他們吃了什麼迷魂藥?」

 

「你先考上大學,再來羨慕我好了。」我本來要跟我弟嚼舌根,叫他少亂說話,可是後來我放棄了這個念頭,只是隨口跟他哈拉了兩句。

 

「我才不羨慕妳呢。」我弟心裡面大概很不是滋味,才這樣回答。這沒辦法,考大學的人不是我,是我那可憐的老弟劉于新。說到受考試的苦,我可也是過來人哪。而為了「體貼」我弟的痛苦,我就沒再跟他多說什麼,逕自跟康寶庭出去了。

 

「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了嗎?」我坐在康寶庭腳踏車的後座,看到他頭上戴著棒球帽。他後面的頭髮有點亂亂的,大概是想用棒球帽來遮掩剛睡醒、沒好好梳過的髮型吧?

 

「妳想去哪裡?」康寶庭回頭看我。我答不出來。

 

結果我們只好還是到了以前唸的高中。經過十分鐘的車程,映入眼簾的是那兩排佇立在操場旁邊的菩提樹。康寶庭問都沒有問,就直接把腳踏車停在樹下。

 

「妳猜等一下我們回去時,會不會遇到小喵學長?」康寶庭把腳踏車停好之後,很豪爽地一屁股就坐到了樹下。

 

「為什麼會遇到小喵學長?」我坐在康寶庭的旁邊問他。

 

「上次不是也這樣?」康寶庭回答我。「而且我剛才去妳家找妳的路上,好像有看他的汽車。」

 

「放心啦。他今天已經來我家找過我了。」我回答康寶庭。

 

「他去妳家找妳幹什麼,提親嗎?」康寶庭下意識這樣問我。

 

真是奇怪,為什麼大家只要聽到小喵學長去我家找我,千篇一律的反應都是問他是不是要去提親的?而不只康寶庭這樣,連阿妙也是這樣。

 

「人家小喵學長已經有未婚妻了啦。」我對康寶庭這樣說。「小喵學長今年寒假就要跟至婷學姊訂婚了。」

 

康寶庭的表情倒是沒有很驚訝,反而淡淡的,沒什麼反應。

 

「那妳怎麼辦?」康寶庭問我。

 

「所以我昨天不是有跟你說要忘掉小喵學長喜歡我的這件事?」我看著康寶庭。「總而言之,我跟小喵學長終究只是一場鬧劇啦。」

 

「那為什麼……小喵學長之前還跟我說他很喜歡妳啊?」康寶庭不死心,繼續追問。

 

「你就當作沒聽到不就好了。」我說。「倒是你,你幹嘛那麼激動啊?小喵學長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結果康寶庭聽到我這樣說之後,接下來沉默了好一陣子。

 

過了五分鐘,康寶庭總算打破沉默,嘆了口氣,說:「其實,他去找妳之前,有先來找過我……」

 

我就知道小喵學長一定有跟康寶庭講了奇怪的話,不然他幹嘛突然變得那麼奇怪?

 

「他跟你講什麼啊?」我還挺好奇地。

 

康寶庭想了一下,又沒有回答。

 

冬天下午的風,吹過來相當涼爽,就算太陽有那麼一點大,也覺得跟夏天很不一樣。枯黃的菩提樹葉飄落了一兩片,我並沒有伸手去抓它。

 

「對了。」康寶庭看著飄落在地上的菩提樹葉問我。「妳輔系選了什麼系啊?」

 

「輔系?」我倒是覺得康寶庭怪怪的,因為這個問題,不該在這時候出現吧?剛剛的問題都還沒有回答我耶,想這樣敷衍我嗎?

 

「企管嗎?還是資管?」康寶庭說。這時候我才想到康寶庭現在才大一。大一的時候,課太少的人或是不想浪費學費跟時間的人,都會去修輔系,但不修輔系、跑去打工或遊山玩水的人也是一大堆。

 

我搖搖頭。因為我對最熱門的企管以及資管都沒有興趣,當然熱門的還包括外文與日文系。但我對語文,真的沒有什麼天份,因此對這些熱門的科系,也只能說聲抱歉了。

 

「不是。」我回答他。「我輔系修森林系。」

 

康寶庭用一副「劉于淳是怪人」的臉看我,說:「妳唸應化系,輔系修森林系也太奇怪了吧?」

 

「一點都不奇怪。」我搖搖頭。「反正只要兩系的系主任同意就好,又沒關係,而且我有興趣嘛。」

 

反正只要課程裡沒有太多英文就好,我是這樣想的。

 

「嗯。那妳下學期記得多修一點森林系的課。」康寶庭說。

 

「為什麼?」我問康寶庭。

 

「因為我要跟妳一起去上課。」康寶庭想都沒有想,很快地就回答我。

 

「你別勉強啊!」我有點擔心地看康寶庭。

 

「沒關係,反正有妳罩我嘛。」

 

「誰說的?」我覺得康寶庭有點好笑,我又不是神仙、也不是大姐頭,怎麼可能罩他?「要修本地樹木學,要認識樹種耶,你會嗎?」

 

「唉呦,反正妳考試罩我,在感情生活上,我也可以盡量滿足妳的!」

 

「你呀,到底在講什麼東西啊?」我用有點輕視的眼神,看著康寶庭。這傢伙,一直顧左右而言它,我真的快被他搞瘋了。

 

「唉,誰叫剛剛小喵學長特地來交待我,說妳是個好女孩,要我好好照顧妳呢。」康寶庭拍拍自己的胸膛說。

 

「原來小喵學長去找你,就是跟你講這個啊?」我有點訝異。

 

「他說他之前跟妳的關係都是假的,是因為某些原因逼不得已,才叫妳假裝成他女朋友的。」

 

「然後呢?」我看著康寶庭慢慢變得嚴肅的臉,繼續追問他。

 

「然後?我聽到這裡就覺得很火大,什麼叫逼不得已啊?然後跟小喵學長説,沒事幹嘛玩弄妳的感情,妳是個好女孩,跟普通的女生不一樣……」

 

「你太抬舉我了吧?」我說。其實小喵學長會那樣做,完全是因為至婷學姊的關係。雖然我也很生氣,不懂為什麼他們之間的事情,非要把我扯進去不可……但是,我不想再跟任何人解釋了。

 

「不是抬不抬舉的問題,只是我聽了很不爽,上次他來我家住,還跟我誇口保證他很喜歡妳,一定會讓妳幸福的,要我不要跟他搶。」我看得出康寶庭強忍住怒氣。「這次來找我,又說要把妳還給我,妳又不是東西,怎麼可以用『還』這個字來形容?而且妳也不是我的……」

 

「哈……」我倒是笑了。

 

「虧妳還笑得出來,劉于淳妳也太開朗了吧?害我擔心了老半天,他來找我後,我就在想,要怎麼樣告訴妳,妳才不會受傷,結果妳竟然是這樣反應,妳到底有沒有神經啊?」康寶庭這次真的生氣了。

 

「唉呀,反正都已經事過境遷了,他也已經跟我攤牌說要跟至婷學姊訂婚了啊,這樣就好了嘛!幹嘛生氣啊?」我說。

 

「生氣?哼,我何止生氣而已,還揍了他一拳咧!」康寶庭說。

 

「你沒事幹嘛揍小喵學長一拳啊?他前兩天跟龍貓學長打架,已經很可憐了耶……」我說。突然回想到,剛剛小喵學長來找我的時候,鼻頭上的傷還沒有好,還抱著肚子,原來……是被康寶庭揍了一拳。

 

聽到這裡,我反而有點擔心起小喵學長來。因為他會被康寶庭揍,都是因為我的關係……我一邊想,一邊拿起了手機,想要找出小喵學長的電話,打給他問他現在狀況如何?但我電話都還沒撥出去,一下子就被康寶庭阻止了。

 

「幹嘛打電話給他啊?揍一拳算便宜他了,他怎麼可以欺負妳啊?阿淳妳實在太善良了啦。」

 

我說康寶庭啊,你幹嘛跟阿妙同一個鼻孔出氣啊?我才是當事人耶,我都沒有生氣了,你們到底在緊張個什麼勁啊?

 

結果,康寶庭把我的手機搶過去後,便呆在旁邊,不發一語。

 

「唉呦,好啦好啦,我不打就是了……」我只好這樣說。「反正都已經過去了,幹嘛那麼在意啊?」

 

「好啊!既然妳說不在意的話,那這次妳假裝成我的女朋友,怎麼樣?」康寶庭有點賭氣地說。

 

怎麼又是假裝的女朋友啊,我不要再假裝成別人的女朋友了啦。這又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只要想到前陣子跟小喵學長在一起時的疲勞轟炸,我就有一點反感。還何況康寶庭長得一副陽光好男孩的樣子,我又不是嫌自己活得太好命,打死我都不再幹這種蠢事。

 

「你想得太美了。」我對康寶庭這樣回答。接著我騎上康寶庭的腳踏車,在高中的校園裡面逛了起來,只留下康寶庭一個人獨自窩在樹下,若有所思地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