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我當然沒有答應康寶庭當時那賭氣式的要求。他倒也沒有什麼意見,就好像一切從沒有跟我提過一樣。

 

傍晚從以前唸的高中回來後,我就開始謄寫我那尚未謄完的筆記本。除了吃晚餐的時候有稍微離開座位一下,其它時間,我都一直坐在書桌前謄寫著。

 

謄寫這些筆記,就好像在坐時光機似的,一下子就回到了小時候因為上課不聽話,被老師罰寫課文一百遍的當時。我花了五、六個小時,寫到手都酸了,才總算把筆記謄完。

 

隔天,我整理好已經謄完的筆記本,準備再坐電車回學校。

 

不過,我要坐車回學校之前,我媽在門邊,跟我說了一句著實讓我嚇一跳的話。她語氣淡淡地抓住我的手,說:「交男朋友沒有關係,但記得……千萬不要讓自己受傷害,要記得保護自己。」

 

從她眉頭深鎖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擔心我的樣子。突如其來的,我感覺有點想要掉淚……或許這樣過於矯情,但當下我真的想對我媽說,我愛她。

 

其實我也沒有回答她,我只是點點頭,然後離開了家。

 

因為假日往返的人很多,因此雖然是週末的下午時分,但電車裡還是擠滿了人潮。我當然也沒有辦法選擇要坐哪裡,畢竟像這種關鍵時刻,只要能夠有位置坐,我就應該要偷笑了。

 

坐上電車之後,我打開iPod,隨便聽了幾首龍貓學長所謂「很沒營養」的流行歌曲。不過我怎麼聽,也搞不懂龍貓學長對這些流行歌曲的想法。如果硬要說,頂多就只是流行歌曲有些許芭樂,某些部份聽起來都差不多罷了。但或許因為龍貓學長都聽古典樂,或是鄉村曲風的關係,所以才會有這種偏執的想法?這不就像是饅頭與麵包的選擇,有人喜歡吃草莓饅頭,有人喜歡吃奶油麵包,而我只喜歡吃白吐司。青菜蘿蔔,隨人所好。

 

我想小喵學長就是草莓饅頭的最佳代表吧。看起來光鮮亮麗又是新口味,光聞味道就讓人垂涎三尺;但誰知道那聞起來香甜的味道,只不過是香料的作用而已?或許草莓饅頭很吸引人,就像是小喵學長無時無刻都散發出來的男性魅力一樣,吸引了許多愛慕者,但吃到之後就會覺得沒有什麼料……雖然吃不到的人也是很多。

 

而我或許已經嚐過草莓饅頭的味道,現在也已經覺得,以後就算吃不到,也不會有什麼損失了。

 

當我正在想著草莓饅頭與奶油麵包論的同時,電車已經過了好幾站。我隔壁的乘客也換了人,剛剛坐我左邊的,本來是一個高中男生,現在換成了一個漂亮的女生,也算是草莓饅頭的那種代表。

 

或許我不知道事實上她是怎樣的一個女生,但光看外表,我就覺得她是一個亮眼又吸引人的女生。

 

因為在電車上面,有不少穿著軍服的阿兵哥。這些阿兵哥全部都拉著車廂裡的吊環,站在走道中間。我這一排座位大概坐了十個人,差不多都是學生或是媽媽級的乘客。除了我左邊坐的那位漂亮女生外,其他的人,包括我,不是相貌平平的學生,就是上了年紀的歐巴桑。

 

那些站在中間的阿兵哥,其中有一個看起來就是一副日本人所謂的電車癡漢模樣。他用眼睛掃了我們這一排一下,然後從他背的包包裡拿出筆跟紙,寫了一些話在紙上。寫完之後,大刺刺地拿給坐我左邊的女生看。

 

這大概是所謂的搭訕吧?人家連搭訕都要找草莓饅頭類型的人,所以我說我左邊那個女生很亮眼,應該是沒有說錯。

 

唉呀,這世界的人難道都是那麼地空虛寂寞嗎?

 

只見那個女生跟癡漢似的阿兵哥相談甚歡,好像還互留手機號碼。由於我一直在聽iPod,因此沒有辦法瞭解他們到底在談些什麼。

 

電車持續行駛著。那些阿兵哥到了鄰近兵營的站,就紛紛地下車了。頓時電車裡面安靜了不少,座位也空出許多。

 

「咦,妳不是Jeff學長的小女朋友嗎?」坐在我左邊的那位女生,在癡漢阿兵哥走了之後,突然發現了我似地,對我這樣說。

 

或許是因為剛剛的那一站,下車的人不少,所以位置變空了之後,才比較容易看清楚旁邊的人。至於為什麼阿兵哥們依然可以輕易地「判斷」出獵物,我想是因為他們正值求偶期,視覺比較靈敏的緣故吧。

 

不過……「Jeff學長的小女朋友」?她所謂的Jeff,我好像在哪裡有聽過?是小喵學長嗎?

 

「上次妳不是有來我們的研究室?我叫作Peach,妳還有印象嗎?」她問我。

 

我對她點頭。原來是水蜜桃女孩啊。

 

「星期五我去研究室的時候,看到Jeff鼻子上面有貼OK繃……」她說。

 

「然後咧……?」我沒有什麼情緒地,反問水蜜桃女孩。

 

「大家都在傳,他是不是為了妳打架了?」她笑笑地說著。

 

大家都在傳啊。只是打個架,應該沒有那麼八卦吧。還好我已經跟小喵學長沒有任何瓜葛了,這些可都不關我的事咧。

 

「沒那麼誇張啦,他那麼斯文,怎麼可能打架,妳說對吧?」我假裝幫小喵學長保留形象地說。

 

「大家都問Jeff怎麼回事,他只回答是為了心愛的人打架,其它的事情要我們不要問了……」

 

為了心愛的人打架,這很正常啊,有什麼好驚訝的。而且小喵學長這樣回答別人也是很賊,因為不知情的人或許會以為他講的人是我。而事實上並非如此。

 

「妳知不知道,其實有很多人很嫉妒妳啊?」水蜜桃女孩又問我。

 

嫉妒?說真的,我對於小喵學長這個人的一切,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而且我也不想再提起了。

 

只是我眼前的這個女孩,好像非要在我這邊問出什麼東西似的,讓我覺得她有點不太可愛。

 

這個時候,我的手機很識相地響起,讓我可以先不去思考水蜜桃女孩的問題。

 

是龍貓學長打來的。他問我等一下有沒有空,因為他要去醫院探望至婷學姊,問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想了一下。背包裡面的筆記本已經謄完了,我想我應該去醫院看至婷學姊。或許她有傷害到我,但我只要想起她的遭遇,就覺得相當心疼。

 

我答應了龍貓學長,他說等一下要來火車站載我。結果我一掛掉手機,水蜜桃女孩又靠上來問:「Jeff打來的對吧?」

 

「不是啦,是社團的另外一個學長。」我回答她。

 

「是喔,不錯喔。」水蜜桃女孩的臉要笑不笑的,看起來是笑我多一點。我覺得自己還挺倒楣的,竟然在電車上遇到了一個跟江幸慧一樣犀利的女孩。「妳還挺有異性緣的喔。」

 

我並沒有再回答她。離我要下車的站,只剩下三站,我起身讓位給一位才剛上車的婆婆。或許是坐那麼久有點累了,也是因為想躲避水蜜桃女孩的問話攻擊,想來個「耳不聽為淨」。

 

結果水蜜桃女孩仍然不死心,一直對我說著一些小喵學長的事情,我只好敷衍了事地應允著她。

 

應該把水蜜桃女孩介紹給江幸慧當好朋友的。想一想她們兩個還真相像,都是那種外表好看,但內心像巫婆的人。

 

另外一點相像的是,她們兩個都是那種愛慕對方在心裡面而不表現出來的人。因為我在水蜜桃女孩的話語當中,聽出她喜歡小喵學長的愛戀情愫。或許她一直把我當成情敵,所以才會對我說那些話吧?

 

這些事情我看就交給小喵學長自己去處理好了。現在的我只能當作什麼都沒有聽到,以免越描越黑。下了電車後,我想都沒有想,就逕自坐上龍貓學長停在車站外的車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