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上龍貓學長的汽車之後,龍貓學長似乎在照後鏡上看到我的臉色不太好看,於是便關心起我來。

 

「阿淳,誰又欺負妳啦?」龍貓學長隨口問我。

 

龍貓學長是很關心我沒錯,但他的語氣聽起來,就是那種我好像常常被欺負的樣子。我都替自己可憐起來了。

 

「沒事啦。」我對坐在駕駛座的龍貓學長揮揮手。

 

說真的,龍貓學長真的對我很好,幾乎是把我當成親生妹妹那般看待。雖然我並沒有親生的哥哥,但我能夠瞭解龍貓學長那份心意。

 

不過龍貓學長大概已經看慣了我的任性,因此並沒有再追問我什麼。

 

離車站並不太遠的路程,很快地我們就到了醫院。我與龍貓學長一同並肩上樓,去探望至婷學姊。其實我並不知道應該要用哪種姿態去面對至婷學姊,今天會來探望她,完全是因為龍貓學長的邀約。不然我想膽小的我,應該不知道要如何與她應對吧?

 

但是沒想到見到至婷學姊後,她的表現卻出乎我意料外地開朗。雖然她還在醫院住院,但臉色與身體看起來已經好很多了,笑聲也爽朗了不少。

 

「學姊精神看起來不錯喔。」我對坐在病床上的至婷學姊說。「身體還會不舒服嗎?」

 

至婷學姊笑笑地搖搖頭,對我說:「我明天就可以出院囉!」

 

出院?這麼快就可以出院了嗎?其實我真的不瞭解至婷學姊的病情,雖然她現在看起來跟正常人沒有兩樣,但我知道小喵學長與龍貓學長都希望她可以持續住院,並好好地接受完整的治療。畢竟我們都知道躁鬱症如果沒有好好控制,又沒有按時吃藥的話,如果不小心又受到外界的刺激,就會跟不定時的炸彈一樣危險。

 

「至婷,妳應該聽醫生的話,好好在醫院接受治療的。」龍貓學長對至婷學姊這樣說。

 

或許龍貓學長對至婷學姊還有那麼一點心疼的情愫在,但我覺得……他似乎在克制自己的情緒、同時逼自己忘掉那個他所謂曾經喜歡過的女孩。

 

「唉呦,你就別擔心了嘛!」至婷學姊看到龍貓學長擔心的臉,便這樣對他說。「我已經答應醫生寒假會來醫院接受治療了,再過幾個星期就要期末考了耶,我有很多作業跟報告,都還沒有交呢!」

 

至婷學姊或許是因為覺得對龍貓學長有所虧欠,所以一直笑著對龍貓學長說,請他不用擔心。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小喵學長。在私人感情方面,我已經不想再提到他了,但是他的未婚妻現在還在醫院住院,他怎麼可以不見人影咧?

 

我想就算要擔心至婷學姊,也應該是由小喵學長擔心才對。我終於瞭解江幸慧為什麼在私底下會討厭至婷學姊,而且不想讓她跟自己一起分擔伴奏這個工作了。或許江幸慧本來就是一個狠角色,但是這也不能全怪至婷學姊,小喵學長也應該要share一些責任才對。

 

畢竟,我現在感覺到的,是至婷學姊在潛意識中透露出的那種缺憾──她與小喵學長的愛情裡面,缺少了一種叫做「疼愛」的元素。

 

而剛好這個元素,龍貓學長的身上有很多。因為我有分享到,所以我可以瞭解。

 

疼愛跟愛情不同。「疼愛」就像是發生了再多事情,做錯了再多事,都可以被原諒一樣。也像是心裡面的靠山,或者是家裡的親人,雖然會罵一下,但是事過境遷之後,仍然會展開雙臂,來保護自己。

 

或許小喵學長的條件太過於優勢,因此他只知道怎麼去談戀愛;而常常被崇拜,卻不知道如何疼愛別人的結果,變得他跟至婷學姊的關係,跟一般正常的情侶差很多很多。

 

這並不是小喵學長的錯,而是因為他被疼愛習慣了,缺少了去疼愛別人的能力。

 

「說到這個我才想到,對了……阿淳,妳還在生氣嗎?」至婷學姊抓住我的手問我。「關於筆記與書本被塗鴉的事情,我要跟妳說聲對不起。」

 

看到至婷學姊的模樣,我沒辦法生氣,只好笑笑地對她說:「那件事情我已經忘記了!」

 

在旁邊的龍貓學長,不懂我們兩個在講什麼。只好搔著頭問我。

 

我跟至婷學姊一起嘻嘻地笑了。並異口同聲地對龍貓學長說:「這個呀,是秘密!」

 

龍貓學長只好作罷,不再問我們。探望完至婷學姊之後,我請龍貓學長順便載我回去宿舍。

 

其實我這個人真的很膽小。每次坐龍貓學長的車都坐在後座,除了上次送至婷學姊掛急診之外。至於為什麼要坐在後座,我也不曉得,或許我覺得每輛車的副駕駛座,都應該有一個屬於它的女主人才對。

 

上次跟舞蹈社聯誼,小喵學長騎機車載我回宿舍,我死命地拉著機車後座桿子的印象,我還相當地清楚。

 

或許男生對我好,只能像龍貓學長這樣,只是疼愛妹妹的那種好,不能再多。畢竟愛情這回事,我暫時還沒有辦法搞懂。

 

但是至婷學姊為什麼會在慶功宴那一天傷害自己呢?後來我知道她的病一直存在著,但總要有個刺激點吧,不可能隨便就想要傷害自己。我想這一定有什麼理由在。

 

是不是因為那天阿妙喝醉亂說話呢?所以刺激到至婷學姊了。還是因為江幸慧說至婷學姊是狐狸精,所以她才受不了刺激?不過我想事情應該沒有那麼簡單才對。如果只是那麼簡單的理由,我早就不知道被江幸慧的話傷害到死了幾百次了吧?

 

或許我一直沒有懂過。但畢竟至婷學姊有心病在身,不能拿沒神經的我跟她來相提並論。

 

「學長,我想一想總覺得不對,為什麼江幸慧只罵了至婷學姊幾句話,她就傷心到要傷害自己?」我從照後鏡中看著龍貓學長的臉,問他。

 

「妳想問什麼?」龍貓學長看看我。

 

「沒有啊,我只是不懂罷了。」我噘著嘴巴。

 

「阿淳不懂的事還多著呢。」龍貓學長轉動方向盤,踩下油門,往宿舍的方向前進。

 

每次只要我有疑慮要問龍貓學長,他都會這樣回答我。

 

或許在他的心裡面,我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

 

「其實阿淳妳說得沒錯,這次至婷會傷害自己,不單單是只有幸慧罵她那麼簡單。」龍貓學長趁停紅綠燈的空檔,對我解釋道。「雖然說有躁鬱症的至婷,本來就不能太刺激她……」

 

「這個我知道。」我依然噘著嘴說話。「學長是不是覺得我比以往進步了呢?」

 

「嗯。」龍貓學長點點頭。「是進步不少沒錯。」

 

「那,讓至婷學姊自殺、傷害自己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我打蛇隨棍上地問龍貓學長。

 

龍貓學長沒有回答,只是一眛地笑,然後說:「阿淳,我不是跟妳說過,我們男生都是很壞的,不只是我,連小喵都是如此……」

 

又來了,又講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我怎麼可能會瞭解呢?

 

「你也知道我問你,不是想要聽你說什麼男生很壞的道理。」我口氣開始有點不耐煩起來。

 

「既然妳那麼想知道的話,那就不要怪我多嘴。」龍貓學長說。「至婷發現了小喵跑去援交,所以才會自殺的。」

 

援交?小喵學長竟然跑去援交!?

 

我以為我聽錯了,頓時愣住。經過這陣子的事,小喵學長原來在我心中的好印象,已經有點動搖,現在……幾乎要崩毀了。

 

「所以我才說,我們男生很壞,不只是我,連小喵也是。」龍貓學長語重心長地說。

 

「為什麼他要跑去援交?」我問龍貓學長,因為我真的不懂。「他的條件那麼出色,女朋友也那麼漂亮,為什麼還要做這種事……」

 

「妳問我,我也不懂!」龍貓學長依然平心靜氣地開著車。「我只知道,至婷會那樣自己要負點責任,但是……不能夠,連無辜的阿淳都受到傷害!」

 

突然間,我覺得龍貓學長車裡的空調好像有點冷。我也有點受寵若驚,不過大概是因為冬天的關係吧?那種驚訝的向度其實是比較偏向寒冷的,總而言之,我有點形容不出那樣的感覺……

 

依稀想起有一次江幸慧在練琴時,跟我講的一些話。她要我保護自己,並跟我說有身價的男人不是我們所想的那麼簡單。我現在好像有一點懂了。

 

或許江幸慧有時候很討人厭,但她講的話似乎沒有錯。

 

只是,剛剛龍貓學長講的話也太「大愛」一點了吧?畢竟他是不需要在意我那麼多的。身為大哥的他,只要適時給我一點關心就夠了。

 

「龍貓學長你放心啦,我喔,已經釋懷了!」我只好假裝開朗地對龍貓學長說。「完全沒有被傷害到,放心啦。」

 

「阿淳妳也真奇怪,為什麼要假裝堅強呢?」這次龍貓學長並沒有看照後鏡裡的我。「小喵他,是不是有對妳做些什麼逾矩的事情?還是說……他強迫妳做了一些妳不願意做的事情?這該死的小喵!真是他媽的……太下流了!」

 

龍貓學長似乎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了。我的訝異更甚,因為從來、我從來就沒有聽他罵髒話過。

 

只是江幸慧的話,似乎還縈繞在我的耳際。陡然我想起了一些片斷……小喵學長有一回教我英文,突然就拉著我的手,嘴巴也一直嘟過來,想要靠近我的唇。我當時心裡面一陣害怕,一個閃身,就這樣躲掉了……

 

我看到在照後鏡裡的龍貓學長,嘴唇上的黑青還沒有好。或許他會跟小喵

學長打架,大部份的原因是為了至婷學姊,而一小部份……或許是為了替我抱不平吧?

 

「學長,你在考驗你跟小喵學長之間的友情嗎?」我只是淡淡地對他這樣說。「或許小喵學長做了非常不對的事情,但你是他的好朋友,你應該是要勸他的,而不是在背地裡說他壞話的,不是嗎?」

 

「好朋友?阿淳妳太天真了。」龍貓學長用不屑一顧的語氣回我。「我超氣的,氣他老是這種調調,明明有女朋友還不收歛一點,拈花惹草就算了,還老是擺一副高材生的嘴臉……」

 

我突然覺得,龍貓學長有點嫉妒小喵學長。但是說真的,小喵學長現在對我而言,他的所作所為,也已經比林建成那個噁心男還要不如了!

 

「學長……你氣也沒有用,只要好好地把握住自己的幸福,這樣就好了。」我想讓龍貓學長消消火氣,所以對他這樣說。

 

「那妳……真的沒事嗎?」龍貓學長變得欲言又止,他的心裡面好像有說不出的千言萬語。或許,他怕我會跟至婷學姊一樣,想不開吧?

 

「學長你放心啦,我真的沒事,連康寶庭那個傢伙都說了,我不是玻璃,並不是那麼脆弱、那麼容易摔破的……」我說完後,就不再跟龍貓學長說話。我想,我們都需要安靜思考的空間,以好好地消化剛剛的這些對話。

 

宿舍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到的。我打開車門,跳下車子,留下龍貓學長獨自在駕駛座上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