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後,我簡單地告訴家人,至婷學姊還好,不用多操心。然後時間還早早地,我就上床睡覺了,大概是因為不想讓自己想太多吧。

 

結果想要睡著,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只是去看至婷學姊的那一天,連續好幾天都是這樣。我總是翻來覆去地,然後打開電燈,找出至婷學姊塗鴉的筆記本,接著仔細端詳一番。

 

至婷學姊為什麼要那麼傻呢?我看著筆記本,一直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她可以為了愛情,傷害自己,同時也傷害別人呢?

 

這個農曆年,我過得並不快樂。我重複作了高中時曾經作過的惡夢。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站在懸崖邊,而且膽子還大到試圖往山谷底下看;最慘的是竟然因為重心不穩,差點要跌進山谷裡。這時候有個人,及時伸出了援手,將我緊緊地拉住。

 

大概是因為我的神經比較大條吧。我真的很少作夢,除了偶爾會作那種人家所說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夢。不然就是光怪陸離、天馬行空的白日夢。內容多半是……自己變成小鳥在天上飛,或者是跑到地獄跟撒旦一起旅行,諸如此類的怪夢,老實說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所以我才會對這個站在懸崖邊,而且還差點跌入山谷裡面的夢,印象特別深刻。只是這次夢境有點改變,因為夢中的男孩對我說話了。夢中的男孩一手把我拉住,等我站穩了之後,他便接著說了:「妳……不要化作碎片,我會心疼的。」

 

我不要化作碎片?意思是叫我不要跳下去嗎?問題是,我根本不想要跳下去啊,我這個人最膽小又苟且偷安了,怎麼可能會有想要跳下去的念頭?

 

這一次,當我想要跟男孩解釋我沒有想要跳下去的念頭時,朦朧中,手機響了起來。我也從夢中醒來。早上七點,誰會打電話來呢?我伸手找手機,在心裡面暗暗地罵著自己是笨蛋、昨天晚上又忘記關機的同時,不小心按到了通話鍵。手機的那頭傳出了龍貓學長圓潤爽朗的聲音:「阿淳,今天要寒訓耶,妳還在睡喔?快點給我起床,二十分鐘之後,我在妳家樓下等妳。」

 

唉呦,現在才七點耶,平常要上課的時候,我都是剛好時間到教室的耶,連老師都得佩服我的準時。

 

只是現在我不能裝死,因為寒訓要是不去參加,龍貓學長大概會臭罵我好幾天。因此雖然想賴在床上,但我還是乖乖地起床了。

 

突然間,我想到了康寶庭。我打開窗簾,便看到了他的房間,這時候我才注意到他的窗簾是藍色的,帶點憂鬱藍的那種藍。他房間的窗簾拉得緊緊地,好像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的樣子。我想他應該還在睡覺吧,哪像我現在得面對現實,要快點刷牙、洗臉、換好衣服、穿上厚外套,然後準時地出現在家門外,以便參加寒訓。

 

龍貓學長的車準時地到達。我又選擇坐在車子的後座。雖然之前我覺得坐在龍貓學長汽車的後座,常常令我難過,但今天不會,而且心情特別地放鬆。

 

或許是因為龍貓學長主動打電話給我,說要載我去學校,一起參加合唱團的寒訓,所以我的心情輕鬆了許多。我想,或許他對至婷學姊的事情,已經釋懷了吧?

 

「阿淳,我想過了,我覺得妳說得很對……」龍貓學長今天不走高速公路,改走省道,大概是因為想要節省回數票,所以才會一大早就叫我起床。他趁停紅綠燈的同時,對我這樣說。

 

「什麼東西很對?」我愣了一下。

 

「我應該要好好把握住自己的幸福!」龍貓學長說。「這個問題……我會好好反覆再去思考的。」

 

我這時才瞭解到,原來龍貓學長已經想通了。或許是因為我的話有效,也有可能是因為至婷學姊的事情,讓他的心變得透徹了;沉靜下來之後,他已經找到了他想要的目標,與方向。

 

「呵呵……」想不到,這次終於有機會輪到我當媒人了。

 

「對了,至婷已經轉學了!」龍貓學長忽然想到了什麼,又繼續對我說。

 

「怎麼那麼突然呢?」其實我知道原因是什麼,只是不想講破罷了。我希望,至婷學姊離開我們之後,真的可以得到屬於她的幸福……

 

「或許,她這個選擇是對的,也希望她到新環境後,能夠過得很好!」

 

「一定會過得很好的啊,放心吧學長,人家不是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嗎?至婷學姊一定會過得很好、很幸福的,你就不用替她擔心了……」我有點語重心長地對龍貓學長說。「你偶爾也要回頭看看,老是站在你身後,默默支持你的人吧……」

 

想也知道。我說的就是江幸慧啦。不過,我對龍貓學長,並沒有把話說得太明白,相信他應該聽得懂才對。

 

龍貓學長也笑了,然後認真地對我說:「阿淳妳真的有進步,不只在口才上,心裡面好像也成長了不少。」

 

這是當然的囉。經過了那麼多的事情,我還能不成長嗎?但是我想要的東西,究竟還在哪裡呢?已經漸漸清楚了嗎?在不遠的地方嗎?當我自己問自己的同時,學校已經到了。

 

學校在放寒假的時候,顯得相當冷清。沒有手語社在練習手語歌,也沒有勁輪社在溜冰刀,一切都變得好安靜。我看見學校的楓香已經紅得不像話,鐘樓也還是日復一日地,孤獨地站在嘉禾路邊。

 

到了音樂教室,江幸慧依然在練琴,四部的部長也已經集合,開始為下學期要表演的項目討論著。或許寒訓本來的目的只是要幫大家收收心,告訴大家寒假已經過得差不多、要開始回到崗位上待命了,但不曉得為什麼大家都突然正經了起來。或許是因為至婷學姊轉學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因此並沒有多討論至婷學姊的事,反倒是焦點很明顯地,都放在下學期的表演上。

 

龍貓學長開始主持這一場寒訓後,這時小喵學長才從後門進來。他與某個女生一同進來,我並不想特別去注意他跟誰一起進來;從去醫院探望至婷學姊之後,我就已經打定主意,要離他遠一點。

 

我只是替至婷學姊抱不平。尤其是看到小喵學長又跟其他女生在一起,又更讓我怒火中燒。

 

龍貓學長似乎看出了我的不悅。他說,他又何嘗不是,但身為局外人的我們,只能袖手旁觀,這應該也算得上是成長之一。

 

我坐在窗邊,但是離小喵學長有點距離。同時我不安的情緒,一直盡力壓抑著。突然間,我聽到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小喵學長的旁邊,那個女孩對小喵學長叫了聲「Jeff」。

 

太明顯了,是水蜜桃女孩。雖然我不是很喜歡水蜜桃女孩,但是我覺得她很可憐。會不會有一天,她也會跟至婷學姊一樣,受到傷害呢?我不知道,她不知道,沒有任何人會知道的。只有小喵學長能夠掌握這個關鍵,但他卻是一個那麼低級的人……

 

整個寒訓幾個小時的時間裡,我就在不悅與不安的情緒中渡過。

 

突然覺得,愛情這東西,一點都不公平。站在蹺蹺板兩端的情人,永遠有一個要稍微地往前站一點,蹺蹺板才不會搖擺不定,不是嗎?

 

我胡思亂想著,終於在經過了漫長的五個小時後,寒訓結束了。龍貓學長告訴我他要與江幸慧留下來討論下學期要表演的東西,可能要稍微等他一下。但不曉得為什麼我突然按捺不住自己的性子,大概是不想要碰到小喵學長與水蜜桃女孩在一起的尷尬場面吧?

 

因此龍貓學長才剛喊可以放人了,我馬上就往火車站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路上,我抬著頭看著路邊的電線桿。電線桿上的麻雀沒有很多,或許是因為冬天太冷了,所以都躲到溫暖的地方去了。而我,只覺得我現在真的很像一隻逃跑的麻雀。

 

我坐上了電車,因為現在不是通勤的時間,所以電車上沒有很多旅客。等到車門關起來了,我的心才稍微地放了下來。隨即一如往常地拿出了iPod,開始聽起歌來。

 

iPod傳出了孫燕姿輕快唱著的《超快感》,但我的心情似乎沒有辦法變得輕鬆。過了兩站,一個穿著我們班級外套的男生搭上了電車。我仔細一看,發現是康寶庭。下意識的,我想要衝上去問他,為什麼他那麼喜歡穿我的班級外套?

 

他也發現我了,馬上往我坐的方向走來。他一坐下,我就翻開他領子後面的標牌,上面寫的是我的學號。沒錯,這件班級外套的確是我的,上次借給他之後,他就沒有還我。我不算是一個小氣的人,這件外套就算送給他,其實也沒有關係。我只是想要問他,怎麼那麼喜歡穿著它?

 

「你又去另一個校區喔。」我對著他說。「現在在放寒假呢,你去那裡幹嘛?」

 

「阿妙要轉系了。」他淡淡地說。

 

原來康寶庭是去幫她送東西的。

 

為什麼要轉系,是因為跟我吵架的關係嗎?還是有其它原因呢?我問康寶庭,他只是告訴我,阿妙要轉去藝術學院的舞蹈系,轉系考已經通過了,東西也都已經搬得差不多。

 

而關於康寶庭為什麼喜歡穿著我的班級外套的事,在聽到阿妙的事情後,我已經沒有心情再問了。

 

突然間,我的心裡面沉重了起來。就算現在貓王復生對我唱high歌,我大概怎樣也high不起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