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到發悶。

 

我打開了衣櫃,把整櫃的衣服、褲子、裙子全部翻出,接著再一件一件地折回去,整整齊齊的,有一點像軍人當兵時折的白棉被,那麼有條理。這就是我整理衣櫃的方法。

 

我端倪著一件綠裙,七分裙的款式,白底加上綠色的幸運草,已經有一點退流行的款式,它有著秘密。

 

是啊!秘密,這是一個男孩送我的呢,在已經越別的夏天,有著微微涼意的早秋,男孩在我們約會的小公園把它送給了我。在約會快要結束的時候,他突然說他喜歡女孩穿裙子,所以希望我也穿給他看。

 

說來真是好笑呢。男孩喜歡穿裙子的女孩,就要女朋友穿給他看,喜歡長頭髮的女孩,就強迫女朋友不可以剪短。啊!我在心裡面吶喊著,如果你們那麼喜歡,那就自己穿裙子、留長髮啊,我又不會介意。

 

可是我還是穿給他看了。我想這就是因為喜歡的緣故,沒有道理是吧?

 

我雖然覺得他霸道,我還是穿了,在那涼涼的秋天。

 

 

 

 

 

我穿上了那已經退流行的綠色幸運草七分裙,在我離開送裙子給我的那個男孩,我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穿它。燙得筆直的裙子在我身下飛舞著。那種感覺,好像在訴說我的想念。

 

是啊,同樣都是那樣涼涼的秋天,我在好久之前的秋天跟他告別,又在這個不知名的秋天,穿著他送給我的裙子,然後思念著他。

 

原來我是那麼地想念,離開他許久之後。在之後並不是沒有跟其它男孩交往過……可是,就是沒有這種思念的感覺,一種深深淺淺地,刻印在我的心裡面叫做「想念」的病。

 

或許是愛吧?我點點頭又搖搖頭,伏下身去拾起在地上的酢醬草,它們都不是幸運草,它們一點也不懂得,我在自言自語些什麼。

 

我滴下了幾滴淚,鼻頭顯地酸酸的,思念也是酸酸的,那麼莫名其妙的感覺一湧而上,我回到了我們以前最愛約會的地方,那有著搖搖椅、盪鞦韆的小公園,我躲進了防空洞裡面,暗地裡哭泣著以前的不懂事。

 

「怎麼會哭得跟小花貓一樣呢?」我身後的他說。

 

那麼熟悉的聲音,在我離開他許久之後。我的心裡面激起漣漪跟小小的浪花。

 

「為什麼在這裡獨自思念我?」他又說。

 

我想辯解,可是又說不出口,一朵朵像是雲兒的思念在他懷中融化了。

 

可是我想,我一定會幸福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