蟑螂是一種噁心的生物嗎?相信答案已經很肯定。

  有人會說,噢!那種又肥又油又恐怖的昆蟲,咱們就不要討論牠了,因為
那根本就沒什麼好討論的,那只不過是隻小油蟲罷了。

  當然,你的反應也可以不一樣些,例如拿起拖鞋,重重地打死牠;或是拿
起殺蟲劑,狠狠地朝向那噁心的生物噴下去。

  不過這一切都等等……我們先聽聽看蟑螂牠自己怎麼說吧。



  我是蟑螂族的老大,你們可以叫我蟑螂王。又或者你們喜歡比較親暱的稱
呼,那不妨叫我們小小強。我們喜歡夜生活以及溫暖潮溼的環境,又因為我們
的生命力實在太旺盛了,所以人類替我們取的偉大稱號──
打不死的小強,便
是這樣來的。

  其實你們別看我們蟑螂族的身體好像都很小,其實我們的力量是很大的,
只不過我們總是搞不清楚,為什麼你們人類看到我們都要尖叫,都要用拖鞋打
我們,我們並沒有惡意啊!只不過肚子餓了出來尋找食物吃,我們也是為了過
生活啊。

  我們還聽說人類認為蟑螂是很髒又不愛乾淨的昆蟲,其實你們人類都猜錯
了,我們也很想愛乾淨,但是你們人類比我們蟑螂還要髒亂,害我們不得不習
慣你們的生活。

  就讓我蟑螂王來舉個例子好了,我的主人彼得就是一個很不愛乾淨又不喜
歡洗澡的傢伙,平常都躺在一個又髒又舊的沙發上面睡覺,有時候彼得三天不
洗澡,身上的汗臭味、狐臭再加上口臭味,都會把我和我的同伴燻得七葷八素
又頭昏腦脹,害得我們一度想離家出走,但是看在桌上吃剩的便當跟地上的餅
乾屑的份上,還是得跟彼得住在一起。

  哎呀,誰叫我們得自己討生活呢?

  但是,彼得的母親就不一樣了,她是一位相當愛乾淨的人,真不曉得為什
麼她兒子的個性跟她有那麼大的差別?她潔癖到了極點,每次彼得的母親要來
找她兒子的時候,我跟同伴們都要躲到彼得的沙發下面,免得等一下他母親要
打掃的時候,我們會受到池魚之殃。

  說著說著,門鈴便響起,我想是彼得的母親來找他了,因為彼得根本就沒
有任何朋友,大概是因為他不愛乾淨的緣故。

  「喔!我的老天爺,彼得你這孩子,你幾天沒洗澡了?一身的污垢,而且
又好臭,我快受不了了,我拜託你,快點去洗澡……」彼得的母親進屋後便是
一陣的尖叫與錯愕,她要求彼得快點進浴室洗澡。

  「媽,為什麼人要洗澡呢?」彼得不解地問他的母親。

  「孩子,難道你想要跟蟑螂一樣髒嗎?」母親的聲音高亢許多。

  「跟蟑螂一樣有什麼不好嗎?」彼得指向我的同伴,並用指尖將我同伴的
觸角抓起。「媽你看,牠活得很開心啊!」

  我看到彼得手上的那隻蟑螂正嚇得發抖,這下糟糕了,我們蟑螂族的剋星
就是人類,只要一落到人類手中,不死也半條命。

  「嘿!老大,被彼得抓去的那個同伴是溫妮!」我的手下告訴我那個被抓
去的小可憐,她的名字叫溫妮。

  「不如,我們為她禱告吧!」

  其實我們蟑螂可以說是什麼都不怕,就只怕人類,因為人類實在是太厲害
了,他們很會發明東西來害我們,像是殺蟲劑、蟑螂藥,還有那個拖鞋也挺可
怕的,不被打到還好,只要一被拖鞋打到,頭就暈了,接著就很難逃走。

  不過如果遇到比較笨的人類,我們還有一個絕招,就是裝死,只要假裝呈
屍體狀態躺在地板上面,有些人類就以為我們真的死了,便二話不說將我們丟
到馬桶裡面或是垃圾桶裡面去,接著只要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從下水道溜走
或是從垃圾桶逃走就好了。但如果有蟑螂運氣不好或是膽識不夠,那就得隨著
垃圾車浪跡天涯了。

  我看得出來彼得的母親怒火中燒,因為彼得將自己不喜歡洗澡、不愛乾淨
的錯全部推到我們蟑螂族身上,他好像還認為自己跟蟑螂一樣會是一件很美好
的事情,實在讓人不敢恭維。甚至我還聽到溫妮的慘叫聲,因為彼得把溫妮當
成玩具,抓住她的觸角在空中甩來甩去,溫妮好像快暈倒了。

  「我看你是瘋了,快點給我進去洗澡!」彼得的母親生氣地大吼。「你要
是不快點給我進去洗澡,就會跟這隻蟑螂的下場一樣──死路一條!」

  接著彼得的母親拿出殺蟲劑,朝溫妮的臉上噴了過去,同伴中有人開始禱
告,有人放聲大哭,我看溫妮的小命已經不保,只能希望她上天堂之後不要再
遇到像彼得這般糟糕的人類。

  而我們只能躲在彼得的沙發裡面,呼喊著口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
須努力。」在彼得學會愛乾淨之前,我們還是得忍一忍。



  最近手下們告訴我家裡面來了德國的新朋友,我覺得很奇怪,德國蟑螂怎
麼會跑來家裡面住呢?他們不是最喜歡在餐廳或是在麵包店裡面嗎?

  「嗨朋友,你是來參觀我們家的嗎?」我對新朋友相當好奇。

  「嗨,我只不過是搭你們主人的便車來旅行的,因為我原本住的餐廳快要
結束營業了,我怕以後沒有東西吃,所以就來了!」德國蟑螂說。「如果我沒
有認錯的話,你們應該是美國蟑螂吧?」

  「沒錯沒錯。」我的同伴們一陣歡呼,因為好久沒有遇見德國蟑螂了,有
一點興奮。

  「為什麼你原本待的餐廳快要結束營業了呢?」我好奇地問。

  「我想可能因為食物太髒的緣故,已經很少有顧客願意上門來買東西,不
過你們主人是例外,我想他對餐桌上面的螞蟻、蟑螂跟蒼蠅根本就一點也不在
意。」德國蟑螂說。

  「呵……沒錯,他就跟我們蟑螂一樣髒,不,我看是比我們蟑螂還要不愛
乾淨,你看他那一口黃牙、滿臉油垢,我看大概又好幾天沒洗澡了!」我說。

  「真是個超級髒鬼,這讓我想到我那不愛乾淨的餐廳老闆,你們想聽聽他
的故事嗎?」德國蟑螂說。

  「Sure!這真是一個好主意。」我點頭道。「同伴們,不如我們就席地聆
聽吧,來比比看誰的主人比較厲害……」

  以下便是德國蟑螂的故事:

  德國蟑螂的主人所經營的是一家義大利餐館,主要是賣義大利麵跟披薩,
剛剛開張的時候生意可以說是人聲鼎沸、門庭若市,老闆沒有一刻是可以閒下
來的,但就是因為生意太好了,根本就沒有閒功夫去管理有關於衛生方面的事
情,像是廁所一天比一天髒,餐桌也沒有擦乾淨,到後來連器皿、杯盤都懶得
洗,顧客最後也不敢上門了。

  其實事情本來是有轉寰的餘地,但是有一天德國蟑螂們聽到老闆跟他的員
工在廚房裡的對話。

  「老闆,我們廚房裡面的蟑螂好像越來越多了耶,要不要噴殺蟲劑啊?」

  「不可以噴殺蟲劑,這樣連食物都會沾到殺蟲劑,客人吃了恐怕會中毒,
衛生署也不會讓我們繼續營業的。」老闆一邊工作一邊跟員工講話。他在廚櫃
裡拿起一個鐵鍋,裝了五分滿水,倒進剛切成丁的蔬菜,好像是準備要熬高湯
的樣子。

  「那麼該怎麼辦,用水將蟑螂淹死嗎?」

  「別傻了,蟑螂根本不怕水,我再想辦法好了!等一下我要外出辦事情,
你幫我顧著店。」老闆說了之後便離開廚房。

  員工不久之後摸摸肚子,也跟著出去了,大概是吃壞肚子想去上廁所吧,
每天吃這種餐廳裡面的東西,腸胃不出問題才神奇呢。

  但是聽到蟑螂不怕水的德國蟑螂好像很興奮,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
有這項本事,興致勃勃的德國蟑螂們躍躍欲試。

  這時候有一隻德國蟑螂跳了出來,他說:「哼!這哪算什麼,我還會游蛙
式呢!」接著便噗通一聲,一下子就跳進了鐵鍋裡面。

  「然後呢?」我急了。

  「員工上完廁所出來,好像接了一通電話,就轉進廚房,將鐵鍋放到瓦斯
爐上面煮,我們就像熱鍋上面的螞蟻一樣,緊張地幫忙想辦法,但要命的是員
工竟然在鐵鍋上面加蓋,我們一點辦法也沒有。」德國蟑螂說到這邊便流下友
情的眼淚。

  「可憐的德國蟑螂,死狀比我們家的溫妮還要淒慘。」我哀悼。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就算了……」德國蟑螂欲言又止。

  「難道你的同伴沒有死嗎?」我問,「他的生命力真的如此強嗎?」

  「你們有看前幾天的新聞吧?」德國蟑螂問。「就是顧客吃東西吃到蟑螂
嚇壞了,後來打官司跟老闆求償一百萬的那一件事……」

  「原來苦主就是你們老闆啊!」

  「錯!苦的可是我們這些德國蟑螂,因為法官下令請衛生署來我們餐廳消
毒,弄得餐廳差點成了我們的墳場。」



  自從德國蟑螂來了之後,我們家變得熱鬧許多。因為德國蟑螂以前是住在
餐廳裡面的,交友範圍相當廣泛,不管是老鼠、螞蟻或蒼蠅都曾經是德國蟑螂
的好朋友,套一句我常說的話:「誰叫我們得自己討生活呢?」

  我們這些不被人類所喜愛的生物,生活模式都大同小異,都是為了討生活
而活,所以我們只能出沒在夜晚,吃著剩下的食物,聽到有人來了就註定要逃
走,每天都過著苟且偷生般的生活。

  這天,德國蟑螂遇見了一隻很美麗的花斑蟑螂,並把她邀請到我們家來作
客,平常都待在家裡面的我們顯得見識淺薄,根本沒有看過那麼特別又如此漂
亮的蟑螂,每隻蟑螂都急著想跟花斑蟑螂認識一下。花斑蟑螂這時就像極了大
明星,亮眼而動人,每隻蟑螂看到她都會為之瘋狂。

  我很好奇花斑蟑螂打哪裡來的,便跟她聊了一下。

  「嗨,不知美麗的妳來自哪個地方?」我問花斑蟑螂。「妳看我們家的美
國蟑螂現在都像極了大豬哥,不如請妳改天介紹幾位美麗的蟑螂給他們認識好
了!」

  「呵你過獎了……其實我是從一個昆蟲飼養家的籠子裡離家出走的。」花

斑蟑螂有點無奈的說。

  「為什麼呢?妳的主人對你們不好嗎?」

  「對我們當然很好,但是我受不了他的個性……」花斑蟑螂好像有苦衷。
「我又不是夏目漱石筆下的那隻貓,可以承受他主子萬般的任性,我只不過是
一隻花斑蟑螂,可沒有那麼大的能耐!」

  「我不懂妳的意思,可以再說清楚一點嗎?」

  「前陣子我讀了夏目漱石的《我是貓》,那是描述從一隻貓的角度來諷刺
人類自大、任性又好鬥的長篇小說,看了之後我就很同情那隻貓,便想離家出
走,終於等到主人放我出來吃飯的時候,我逃離了那個家……」花斑蟑螂流下
了淒苦美麗的眼淚。

  「親愛的,我能夠了解妳的苦衷。」雖然我不懂什麼人類的自大、任性又
好鬥,但我可以了解受不了主人時的痛苦,就像我常常受不了彼得髒鬼又喜歡
欺負我們蟑螂族的爛個性。

  「有時候我的主人喜歡約朋友到家裡面來喝酒,喝醉之後就開始發酒瘋,
接著什麼脫衣舞、髒話全都出籠,有一次還差點吐在我身上,現在想起來就覺
得很噁心。」花斑蟑螂說。

  「對了,我們可以叫妳小花嗎?我剛剛想到的,覺得這個名字很適合妳,
妳覺得怎麼樣?」我問花斑蟑螂。

  「呵,已經很久沒有人叫我小花了,我真的很開心耶!」花斑蟑螂笑了。
「以後你們就這樣叫我吧!」

  自從小花來了之後,我們對人類有更深一層的了解。像是小花說,人類很
會自欺欺人,雖然聽起來很好笑,但可是千真萬確的。她說有一次她的主人突
發奇想,竟然學起畫畫來了,便拿起了紙筆開始著墨,但苦於沒有模特兒讓他
畫,所以他就找小花下手。小花也沒有反對,反正那時候天氣很熱,小花也懶
懶地不想動,就趴在籠子裡面讓主人練習畫畫。

  畫完之後,主人把他的大作給他兒子看,兒子笑他竟然把花斑蟑螂畫成金
龜子,主人不服氣,又把畫拿給老婆看,老婆說他畫了一隻螳螂。

  「結果,主人竟然說我長得一點都不像蟑螂,才會讓他畫起來一點也不像
蟑螂。」小花生氣的說。「主人把畫秀給我看,我壓根兒也認不出畫中的生物
是我,那看起來像極了一隻黑蟑螂。」

  「死都不認錯,就跟我的主人彼得一樣,自己髒鬼個性竟然扯到我們這些
美國蟑螂身上,真是任性又自大的傢伙。」



  話說回來,我很想讓我的主人愛乾淨,但是我想不出任何辦法。

  不過最近結交了德國蟑螂跟花斑蟑螂,我想應該可以靠他們見識廣博與聰
明才智來幫我解決問題才對。

  這天我詢問了德國蟑螂跟小花,希望他們能夠幫忙。大家都一致認為我們
可以幫忙彼得打掃房間,在漸漸地潛移默化之下,或許可以讓彼得覺得乾淨的
環境是很適合大家居住的。

  我們利用了一個下午打掃了彼得的房間,房間顯得乾淨舒適,但過沒有兩
天就又髒亂得可以。

  接著我們又想了辦法,就是利用我們蟑螂的優勢帶給彼得病菌,讓彼得生
病,想說他多多少少會有點警惕,誰曉得他住院住了幾天,回到家裡面來又原
形畢露。

  人家說狗改不了吃屎,果然一點也沒錯。後來德國蟑螂突然問我彼得的職
業是什麼?我說我不太確定,不過彼得的母親好像曾經說過彼得是油漆工人。

  「難怪彼得像極了蟑螂……」德國蟑螂說。

  以下是德國蟑螂的「彼得蟑螂」論:

  工人的工作服都是黑、灰色系,就跟蟑螂的外殼一樣,顏色低調。

  工人的工作不太穩定,收入時好時壞,跟蟑螂一樣,因為蟑螂有時也會有
找不到食物的窘境,逼不得已也要餓肚子。

  工人在工作時都很忙碌,工作也相當粗重,所以會不小心把自己弄得一身
髒又臭,不過絕對不是故意的。蟑螂也因為要混口飯吃,所以常常往剩飯剩菜
堆裡去,把自己弄得滿身腥,但也絕對不會是故意的。

  「你講的挺恰當,但工作服這點,我有點不認同!」我說。「你看彼得的
工作服,雖然是灰色,上面卻沾滿了顏料,所以嚴格來說不能算是灰色的。」

  「這就是彼得比我們普通蟑螂特別的地方,因為他不愛乾淨,就連從工作
服這種小地方都可以看出,他的工作服上沾滿了許久沒有洗去的油漆顏料,紅
的、黃的、白的以及綠的……就像極了一隻少有又特別的彩殼蟑螂,這世界上
大概就只有他這麼一隻!」德國蟑螂說。

  「沒錯,我覺得彼得這隻彩殼蟑螂還比我漂亮呢!」小花說。

  「照你們這樣說起來,彼得如果是彩殼蟑螂,那餐廳老闆是什麼?」

  「他是懶蟑螂,因為他懶得洗碗盤!」德國蟑螂說。

  「那昆蟲飼養家呢?」我問小花。

  「他是黑蟑螂,因為他不管畫誰,墨都會把整張紙弄得烏黑一團!」

  這是一個蟑螂的世界,只要你有心,誰都可以成為蟑螂。不管是彩殼蟑
螂還是懶蟑螂,或者你想要任何一種蟑螂都可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