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系統叫了大概一分鐘,校警便出現在圖書館的大門。

 

許豐彬還在旁邊說風涼話,說什麼校警的速度還挺快的,學校請他們來果然一點也沒有錯。

 

其實剛剛警報系統響起的同時,把剛剛離開圖書館的我、佳佳、許豐彬與蔡組長嚇壞了。因為我們在圖書館那麼久,每次閉館都只知道要把保全開關打開,但卻沒有聽到警報系統響起來過。

 

或許是因為外面還下著滂沱大雨,所以我們行走的速度比較慢。又聽到警報系統響起來,簡直讓我們四人嚇一跳,根本還來不及作反應。

 

結果我們四人只好面面相覷。然後又走回圖書館的大門前,等待校警的出現。

 

「不會是,真的有小偷吧?」佳佳站在圖書館前面,有點害怕的樣子。「蔡組長,現在要怎麼辦才好?」

 

總不可能叫蔡組長去抓賊吧?他連抓個大水蟻都如此「勞師動眾」了,怎麼可能還會「肖想」他去抓賊呢。

 

倒是蔡組長本人一副老神在在、神色自若的樣子,絲毫緊張的情緒也沒有地說:「放心啦,校警等一下就來了!」

 

果然,不出蔡組長所料,校警大概在警報系統響起來一分鐘左右,便出現在圖書館大門。

 

只見校警兩人全身都濕透了。那種程度跟剛剛許豐彬濕淋淋的樣子差不了多少。他們到了圖書館,首先把大門打開,然後將警報解除。其中一位校警拿著手電筒……從圖書館的暗處照過去,果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佳佳緊張地抓住我的衣角,我只好安慰她,請她不要害怕。但我覺得有點奇怪,怎麼會有人想要到圖書館裡面偷東西呢?

 

尤其又是在這種大雨天啊。圖書館裡面沒有錢、也沒有高級的骨董,倒是書很多。但是小偷偷書要幹嘛啊?重死了,難不成搬不動,還要用書車推回去嗎?

 

就算真的把書偷走了,也全部都濕透了吧?

 

「是誰在那邊?」其中一位校警用手電筒照到人影之後,便向對方這樣說著。「快點出來!」

 

只見人影聽到校警這樣講之後,從暗處走了出來。我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臉龐,是林楷文。他的臉上佈滿了尷尬的表情。

 

「林楷文,為什麼你會在這邊啊?」蔡組長看到從暗處裡面走出來的是林楷文,有點驚訝地問他。「以我對你的瞭解,你應該不是那種……會偷東西的人才對啊。」

 

我聽到蔡組長對林楷文說的話,覺得有點好笑。突然覺得圖書館裡面有點暗,所以順勢把流通櫃台上面的日光燈打開。只見林楷文一臉尷尬地對校警二人說對不起,並且澄清自己沒有要偷東西。只不過……我們四個人剛剛在閉館的時候,聊天聊得太開心了,完完全全把他忘記。

 

我突然想到林楷文是去幫我關燈以及巡視圖書館的。這樣說起來換成我對他不好意思了。畢竟人家是好心要幫我,我卻忘記他的存在。也沒有想到他還在圖書館內,我們就離開了。

 

難怪我剛剛要離開圖書館的時候,覺得有點怪怪的。還好許豐彬問蔡組長明天還要不要來的那段話,讓我留了下來。要不然就沒有人可以幫林楷文作證了。因為他是去幫我巡視圖書館的,但我卻忘了他,竟然把他留在館內呢。

 

「蔡組長,對不起啦,這個我可以作證,因為今天事情太多了,所以林楷文是去幫我巡視圖書館,而不是要偷東西啦!」我對蔡組長這樣說。

 

「沒有啦,蔡老師……其實我本來已經巡視完,要跟你們一起回去了,誰知道我的東西還沒有收好,把一本書放在圖書館的書桌上了,怕明天來找就不見了,所以又衝回去拿。」林楷文說。

 

校警按照貫例,請林楷文打開背包,方便讓他們檢查。打開裡面除了鉛筆盒、手機、雨傘、錢包以及筆記本之外。另外還有《四角號碼檢字法》、《偷書賊》以及《遇見100%的女孩》這三本書。

 

校警請蔡組長檢查書是否為圖書館的。只見他把書接了過去,然後隨便翻一翻、看一看。其中《四角號碼檢字法》以及《偷書賊》這兩本書,在最後面一頁的角落,都寫上林楷文的名字。而另一本《遇見100%的女孩》則是在打開書的第一頁正中間,有著熟悉的藍色原子筆筆跡,寫下了「To Angel」這兩個英文字。

 

「沒錯啦,這三本書都不是我們圖書館裡面的書!」蔡組長對校警們這樣說著。「既沒有藏書章,也沒有條碼跟磁條。這位同學大概是被我們遺忘在館內的……還好及時把他救出來,不然他就要在圖書館裡面過夜了。」

 

校警二人大概覺得被我們耍了。只好摸摸鼻子對林楷文說,請他下次不要再這樣子了,學校那麼大,很難全部顧及到。

 

尤其現在又是大雨天呢。林楷文聽到這樣的話,尷尬極了,只好一直對兩位校警說抱歉。

 

校警二人覺得圖書館應該沒什麼事了,便離開了。他們兩位共同撐著一把「五百萬」的大傘。我只是覺得奇怪,明明就有撐傘啊,而且還是一把超級大傘,怎麼還會淋成那樣呢?大概是因為圖書館警報大響,所以急著趕來,縱使有撐傘,還是被大雨淋濕了吧。

 

在旁邊很無聊的許豐彬,倒是用了很莫名其妙的口氣說:「我今天也差點在圖書館過夜呢!」

 

「什麼意思?」

 

「小綠學姊剛剛嚇唬我,說要把我留在圖書館裡面過夜!」許豐彬說。

 

「放心啦,就算真的把你留在圖書館裡面過夜,也不會出現一個老人,把你帶到地下室,說要吸光你的腦漿啦!」我在旁邊說著。

 

許豐彬用那種……比剛才佳佳還要害怕的眼神看著我,然後倒退三步,對著我說:「小綠學姊,妳一定是魔鬼,不然怎麼會那麼可怕,甚至想要把我的腦漿吸光?」

 

聽到許豐彬的話,讓我不禁地大笑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