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遇見99.9%的圖書館男孩。 (6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麼,後來呢?

 

大四那年,我發了瘋地唸書,終於讓我考上學校的研究所,雖然還是歷史系,但我媽可是高興地要命,甚至還在家門前放鞭炮。(大概是沈愉藍二技考得太爛,所以我媽才會那麼興奮吧?)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關於圖書館的事,也講得差不多了。六月九號開始,新館就正式啟用。後來曉儒留下來當舊館的主任,我當唯一的上架工讀生,依舊一、三、五上班。

 

因為舊館的借書人潮少掉很多,除了考試週會出現一堆人,擠爆三樓的K書中心之外,地下室的密集書庫,也整個清出來,當成小型的K書中心。流通櫃台由一個新來的大一新生跟曉儒互相輪值。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了。我想問妳耶,為什麼這麼多你們班的人來幫忙啊?」

 

「畢業考All pass,這個吸引力大不大?」若青在我耳邊偷偷地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密集書庫又不是格鬥場,幹嘛老是來這邊打架?

 

「這是密集書庫,不是讓你練拳頭的地方。」我說。接著拿了一打紙箱,放到書車專用電梯裡面,放完之後,又再拿了一打。林楷文則是一次就拿了兩三打,放到電梯裡面。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也不是姍姍來遲,曉儒自己說這樣說,她在隔壁辦公室聽了很久,後來發現她妹妹的事情,跟若青的事情,完全不能相提並論。而且,自己妹妹不自愛,還遷怒到我頭上來,她也感到很不好意思。

 

後來,曉儒為了她與她妹妹,在學生餐廳的愚蠢行為,向我道歉。我只是覺得好笑,因為鬧劇的主角不是我,或許當下的我有點受傷,但是受傷比我更重的,應該還有其他人才對。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到江爸爸要來的事情,我第一個直覺就是,現在來找若青的人,就是他了。

 

江爸爸我有見過,印象中他是軍人退職的,晚輩們對他打招呼,他雖然會笑笑地點頭示好,但大部份的時間,都是板著臉、嚴肅的。(連看報紙、看電視都是這樣,我還曾經以為,他爸爸的臉上是不是塗了三秒膠,不然怎麼都是僵住的,根本沒有表情。)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奇怪,這個不是動畫片嗎?怎麼會出現死神呢?」

 

「對厚!企鵝跟獅子咧?」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下午,我們一行人約在戲院的門口,等人都到齊了,才開始討論到底要看什麼電影。姚士淵還是不改要看《奪魂鋸》的堅持,這時許豐彬跳出來,說《死亡筆記本》他有看過漫畫,劇情很不錯,電影也一定很好看。

 

其實我根本沒有特別的意見,雖然看電影是我約的,但對於一個看《世界末日》,都可以被騙到淚水的我,大家決定不採用我的意見。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是啦。」我急忙解釋。「我沒有被火啦,現在我煩惱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他瞧我煩躁的模樣,似乎想要幫我。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是……學校怎麼可能讓僱員當主管啊?太奇怪了吧?

 

一定又是蔡組長在搞鬼。反正再不合邏輯,也不關我這個小工讀生的事。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考完《中國共產黨史》,大約下午三點左右,我抱著必死的心情,躡手躡腳地到了圖書館,趁櫃台沒有人的時候,溜到書庫裡面去。

 

我在500號那邊找了一張書桌坐下,因為我們這個校區以文學院、理工學院以及農學院為主,藝術學院以及管理學院在另外一個校區,所以500號這邊的書似乎顯得有點多餘。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來真的很想罵他,明明不會煮東西還叫我別吃泡麵,但突然瞥見他左下巴的瘀血,卻阻止了自己的念頭。

 

「算了!我看你廚房借我,我自己煮比較快啦。」我沒好氣地看著他,然後端著沒加調味料的蒟蒻麵,到廚房裡面,將麵倒回鍋子裡面,再煮一次。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嚇死我了!」為什麼感覺林楷文無所不在啊?還好是他,要是換作許豐彬無所不在,我看我以後出門都得考慮再三。「我才要問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邊吧?」

 

「這個問題可是我先問的。」林楷文馬上正經起來。「妳先回答我。」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到宣傳單全部印好之後,林楷文拿了一半給我,便抓著我的手,又跑到學生餐廳。還好人潮未散,他們還正在「演戲」當中,雖然我不曉得已經演到哪裡了,不過林楷文看到倒是鬆了一口氣,拉著我衝上前去,接著用那種拜票的方式,擋在「演員」前面,大聲地說:「謝謝大家的支持,一定要來看《校園霹靂火》喔,由我們的大四應屆畢業生帥哥江哲人當男主角,謝謝!」

 

我相信我與林楷文後面的演員們一定是當場傻眼了。只好附和著林楷文,說:「演出的日期過幾天會再公佈,先謝謝各位了!還沒吃飯的同學,可以先去吃飯了,下午還有課的人,也請跟班上的同學說,大家一起來捧場……」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麼,後來呢?

 

我只能說,曉蘋學妹與江哲人的事情,後來變成鬧劇一場。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綠,那不關妳的事!」林楷文見到我想要衝上前去,便抓住我的手,阻止了我。他對我搖頭,皺起眉頭說:「不要!如果妳去管,到時候受傷害的,一定又是妳自己。」

 

又是我自己?難道我已經受過傷害了嗎?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我又問。

 

不會是因為蔡組長跟王姐的事情吧?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期中考週。根據我當學生多年的經驗,開夜車、臨時抱佛腳是少不了的事情。還好平常上課有認真在聽講,所以重點背一背,就算不能拿高分,也能安全過關。

 

星期四的中午,我才剛考完《台灣民俗史》,寫完一堆申論題,手酸的要死。走出文學院,就看到一個疑似許豐彬的人,出現在我眼前。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時半刻之間,我也搞不懂自己。只記得他遞上他的備用安全帽,我沒有拿,而是從自己的車子裡面,拿出安全帽,然後戴上。

 

或許,這個動作,是想要跟他劃清界線吧?我不想要再戴著他女友的安全帽,回想過去。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基督教在華史》也是。民初的傳教黃金時期、1920年代的反基督教運動……啊!難怪之前新聞說,五成以上的大學生都認為自己唸錯科系,我絕對是其中一個。

 

現在都已經唸到大三了,就算後悔也來不及了。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