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發現至婷學姊對我的惡作劇之後,我並沒有特地去找她問個清楚。或許是因為我的個性本來就軟弱,再加上那陣子喉嚨沒聲音吧?

 

時間就這樣無情地流逝掉了。再過十分鐘,我們就要上台表演了。

 

而我這個沒有什麼存在感的人,竟然也開始緊張起來。有時候我都會想,其實合唱團少了我,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吧?但是此時此刻的我,手心竟然開始冒汗起來。譜夾上的透明塑膠袋,因為燈光的折射,看得出上面有著我手汗的痕跡。

 

比較慶幸的是,我那拖了好久的感冒終於好了。但就算是這樣,我因為太久沒有練習合聲了,龍貓學長不敢冒險讓我上場,還是讓我翻譜。

 

雖然說江幸慧是個狠角色,站在她旁邊的壓力很大,但翻譜的工作總是比站在合唱台上來得輕鬆許多,我也就樂於接受這份工作了。

 

自從我的筆記跟報告被塗鴉之後,就很少跟至婷學姊講話。我雖然明白那些傑作一定是出自於她的手,但是我仍然不懂為什麼她要對我惡作劇。

 

不過這一點倒是讓阿妙非常不滿,她認為我應該主動跟至婷學姊攤牌。

 

但是那樣做畢竟不是我的風格。我比較擅長的,還是讓人欺負比較多。

 

在正式表演舞台劇的前幾天,一直是兩社一起練習。每次阿妙只要看到至婷學姊,就會開始生氣,我有時候甚至覺得阿妙有點正義過了頭。

 

除了阿妙之外,改變比較多的是小喵學長。小喵學長在塗鴉事件之後,就開始跟至婷學姊走得很近。或許他們本來就是一對的,走得近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而關於上次小喵學長到天長地久橋系遊時,打電話給我,問我喜不喜歡他的問題,他也沒有再追問我答案。或許他現在已經明白,自己最愛的還是至婷學姊,所以放棄我這個醜小鴨了吧?

 

但是知道他們是一對的,只有我跟龍貓學長。其餘的人,都還是以為小喵學長跟我才是一對。

 

就連跟我最好的阿妙,都不知道小喵學長跟至婷學姊原本就在一起。那天發生塗鴉事件後,我就以身體不舒服不能多說的理由,先去洗澡睡覺了,也沒有再跟阿妙多作什麼解釋。

 

或許是因為這樣,導致除了我跟龍貓學長之外的人,都以為真的是小喵學長背叛了我。

 

大家表面上都很努力地在練習表演的東西,但私底下都是在討論我、小喵學長跟至婷學姊的三角關係。有句話說:「謠言止於智者」,可見他們都不是多麼聰明的人。

 

從我感冒,開始變啞巴的時候,跟小喵學長就很少講話。現在雖然我的喉嚨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好像也沒有什麼話可以講。不知道因為什麼緣故,讓我跟小喵學長之間的關係,變得相當尷尬。

 

或許是因為至婷學姊的關係吧。她主動回到小喵學長的身邊,讓我這個代班的女朋友,提早打卡下班。

 

本來我沒有再去多想些什麼,但又因為江幸慧的幾句話,讓我心裡面酸酸地,很不是滋味。

 

我想到昨天幫江幸慧翻譜時的情況。她練琴完畢,又接著想從我這邊套出什麼新消息。

 

「妳真的已經把廖品苗就這樣送給許至婷了喔。」江幸慧說。「妳也太懦弱了吧?劉于淳,這麼簡單就成全他們兩個,會不會太笨了一點?」

 

我覺得很奇怪,江幸慧幹嘛那麼緊張,如果小喵學長跟至婷學姊在一起,她就不用怕龍貓學長被至婷學姊搶走了啊,不是嗎?

 

「這樣不是正合妳意?妳不是說過我配小喵學長不起嗎?」我冷冷地說。

 

「話可不能這樣說……」江幸慧說。每次江幸慧說話都留伏筆,我哪有辦法瞭解她的想法。

 

「不然話要怎樣說?」我托著腮幫子,用一副大小姐心情不好的樣子對著江幸慧。其實我很想要跟江幸慧說,叫她沒事不要欺負我。

 

「如果妳不想聽就算了。」江幸慧似乎看出我的不悅。「我只是覺得那種女人不應該得到幸福,這樣妳跟我的犧牲,未免也太不值得了。」

 

我跟她的犧牲?原來江幸慧真的喜歡龍貓學長。我還以為江幸慧喜歡龍貓學長的心情是秘密,沒想到那麼容易就透露出來。

 

看來江幸慧在愛情方面,也只是一個單純的女孩而已。我突然有了這種想法。

 

只不過我並不覺得之前把自己投入在與小喵學長的假面愛情裡頭是犧牲,如果真的要說,那只是一個教訓吧。

 

這樣看起來,至婷學姊對江幸慧的傷害,比對我的還要深。或許我還不是很瞭解至婷學姊到底對龍貓學長、或是江幸慧做了什麼?但那天我坐龍貓學長的汽車回家時,龍貓學長確實有說過,他已經忘卻了那個他曾經喜歡過的女孩子。

 

一時之間,我又被這些很無所謂的事情搞混了。雖然現在舞台劇的表演已經開始,大伙兒也接受了台下觀眾熱情的掌聲開始表演,但是我卻一點也熱情不起來。

 

坐在鋼琴前的江幸慧,手指靈活地彈奏著樂曲。我盯著譜,偶爾起身翻動一下頁數。江幸慧的認真,讓我覺得她對鋼琴真的很熱情。

 

坐在江幸慧旁邊的我,偶爾會偷瞄合唱台上的人。台上的大家,都是如此認真地在為自己的表演負責。尤其當小喵學長唱到自己solo那一段的時候,台下的粉絲們,為之瘋狂,氣勢絕對不輸給當紅的super star。

 

也許至婷學姊是對的。如果她沒有快點把小喵學長搶回身邊的話,小喵學長或許也會被其它人搶走。

 

我終於可以瞭解,為什麼至婷學姊可以為了小喵學長,而對我惡作劇了。可能我剛好比較倒楣吧?

 

我就說了吧,農民曆上面寫得不準,我今年不是犯桃花而是犯太歲。但不管怎麼樣,我想我應該找個時間去拜拜。

 

正當我想到要去拜拜的時候,表演的時間已經過了好久,離表演結束只剩下兩首曲目。到了阿妙自己跳solo的部份,那是全場最高潮的地方,我屏息看著她,看著她靈妙無比的表現。跳到快結束的時候,感動的淚水從她的眼角流了出來。

 

接下來就是大合唱了。舞蹈社也跟著我們一起唱著,搖擺著身體,一直唱到結束。響遏行雲的歌聲,一直在我耳邊餘音繞樑著。結束的時候,我看到一些團員都哭了。那應該是感動的眼淚罷。

 

表演結束的時候,大家排好隊,對台下的觀眾一鞠躬,致上最高敬意。他們也將最熱烈的掌聲,獻給我們。

 

這音符舞動的歲月啊。我想我這輩子都會記得接受掌聲的那一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