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至婷學姊掛完急診之後,我就一直坐在急診室外面的長椅上等待著。

 

或許是我的心裡面,一直想要小喵學長給我一個答案吧?所以才會跟著他們一起過來。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要得到一個答案。

 

結果我等不到小喵學長的出現,反倒是龍貓學長帶了一罐飲料給我。

 

「要不要回宿舍了?」龍貓學長問我。「可是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我想宿舍門應該已經關了。」

 

「對啊,不過我想龍貓學長應該不止想要對我講這個才對?」我開門見山地說。

 

我脫口而出的話,讓龍貓學長著實地嚇了一跳。我在想,龍貓學長的心裡,一定覺得我進步不少。

 

「妳想知道什麼?」龍貓學長看我。

 

「關於上次你載我回家時,在車上說的那些話。」

 

把問題丟給龍貓學長似乎不太道德,可是經過那麼多事情後的我,卻很認真地想要知道答案。

 

「說穿了也沒有什麼。」龍貓學長淡淡地說。「其實妳可以不用管的。」

 

「我根本不想管,只是想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沒有發生什麼事,只是至婷她生了很嚴重的病,需要住院好好治療罷了。」龍貓學長似乎不太想說,但考慮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

 

「那就讓她住院好好治療啊。」我回答。

 

「要是有那麼簡單就好了……」龍貓學長說。「心病哪能那麼簡單治好?」

 

我這輩子活了將近二十個年頭,還沒有生過什麼嚴重到治不好的病。頂多就是身體過敏到不行,腫得跟哆啦Α夢一樣。所以我真的沒有辦法理解龍貓學長所說的心病……或許我對於人生中的許多事物,還有太多東西需要去瞭解。

 

「心病,需要心藥醫對吧?」我對龍貓學長說。「什麼事情讓至婷學姊得了心病?」

 

龍貓學長嘆了一口氣,卻什麼話都不對我說,只是沉默地坐在我的旁邊。我突然覺得龍貓學長不像自己,因為以前的他很疼我的,就像自己的親大哥一樣,從來不會對我隱瞞什麼。

 

「學長,你倒是說話啊?」我搖著他的肩膀。「以前我問你事情,你都會回答我的,為什麼今天你一直沉默?」

 

「知道這些,對妳一點好處都沒有。」龍貓學長打破沉默回答我。「我只能跟妳說,我們男生都是很壞的,不只是我,連小喵都是如此……」

 

什麼跟什麼啊?我問的是什麼事情讓至婷學姊得心病,而不是男生壞不壞的問題耶。

 

「你明明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我有點惱了。

 

「至婷會得心病,完全是因為我們男生太壞的原因。」龍貓學長說。「阿淳妳也別太激動……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然後呢?」

 

「我只能夠告訴妳,至婷會得心病,完全是因為情感方面處理不好。」

 

龍貓學長丟下這一句話後,便消失在我的眼前。而飄浮在空氣中的,是我怎麼想也想不通的一大堆問號。

 

我可以說是完全聽不懂龍貓學長想要表達些什麼。

 

算了。宿舍六點才會開門,我只能祈禱時間快點過去,並希望阿妙沒有關機,可以等天一亮,就叫她來救我。

 

接著我就像是流浪漢一樣地窩在長椅上睡著了。等到再醒過來,已經是早上六點多。我本來以為我還在睡夢當中,因為我隱約看到了龍貓學長與小喵學長出現在我面前,結果一揉雙眼,讓自己清醒後才發現他們兩個竟然鼻青臉腫地,坐在我對面。

 

「喂你們兩個不會跑去打架了吧?」我對他們兩個說。

 

他們兩個竟然點頭。我的老天爺啊,他們兩個的年紀加起來都可以當我爸爸了,結果竟然跑去打架?

 

只是……打架需要理由吧?他們的理由是什麼?

 

「你們兩個很好笑耶,加起來都快五十歲的人了,竟然跑去打架。」我暗笑,然後看著他們。「可以告訴我,你們兩個為了什麼打架?」

 

我想這個問題大概是白問了。因為一定是為了剛剛才洗胃,現在正在吊點滴的至婷學姊。但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想問個清楚。

 

「還不是因為妳?」龍貓學長與小喵學長看到我不經意的笑之後,竟然異口同聲這樣說。

 

這跟我又有什麼關係了?我只不過在長椅上面打了個盹,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他們兩個鼻青臉腫地窩在那裡,我可是什麼都沒有做喔。

 

「學長你們也太好笑了吧,我可是一直窩在這裡呢。」

 

「算了。」龍貓學長大概快氣瘋了。「妳不是想要知道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嗯。」我點頭。

 

結果就這樣,很莫名其妙地,我知道了我想要的答案。

 

但是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甚至有點難過……

 

原來小喵學長與至婷學姊,他們高中的時候就在一起了。小喵學長不用我多說,以他斯文又有才華的條件,女生會倒追他是很正常的事情。光只是一個舞台劇的表演,台下有多少小喵學長的粉絲來捧場,數都數不清。

 

或許跟這種男朋友在一起要有很大的決心,除非女朋友夠明理、夠理性,不然大概沒有那種心臟可以負荷的了,因為可能三天兩頭就有情敵會出現。

 

現在我覺得自己的心臟還真是夠強,要不是當初被至婷學姊強迫中獎似地硬要我當小喵學長的女朋友,我這輩子大概不會有因為跟某個在學校很紅的男生在一起,而被其他女生妒嫉的時候。

 

話說回來……其實小喵學長在高中的時候,心裡面只有書本跟至婷學姊,所以那時候還好,頂多就是至婷學姊因為其他女生要倒追小喵學長,小小吃個醋罷了。小喵學長只要稍微安慰她,並且證明自己真的沒有花心,也就沒事了。

 

問題出在小喵學長考上大學之後,社團活動變多了、結交的朋友群也變廣了、視野也變寬闊了的同時……那時少他一屆的至婷學姊,才剛面臨要考大學的壓力,問題也就因此出現了。

 

一個剛上大學的新鮮人,跟一個要考大學的應屆高三考生在一起,並不算是什麼新聞,但是當新鮮人在玩,而應屆考生在努力唸書的同時,這一段感情有沒有辦法繼續維持下去,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這時候的小喵學長義無反顧地推掉所有外務,除了自己的功課顧好之外,其它時間就幫至婷學姊補習,並且陪她唸書。

 

而等到至婷學姊也考上跟小喵學長同一所大學之後,小喵學長就重新開始了他所有的外務,包括社團活動、當家教,以及他大一當初為了陪至婷學姊唸書,所放棄去做的事情。

 

一切都相當地理所當然,但是至婷學姊還是不滿足,她認為小喵學長不夠愛她。每當小喵學長跑去當家教,學生是高中女學生的時候,她就會認為小喵學長喜歡對方,不然就是認為對方會把小喵學長給搶走。

 

然後每當社團出遊、系上辦系遊的時候,至婷學姊都會一起跟著去。如果有其他女生跟小喵學長多說幾句話,她就會開始吃醋,開始想東想西起來。

 

這種疑神疑鬼的愛情,最是痛苦不過。痛苦的不只至婷學姊自己,連小喵學長都變得裡外不是人。本來在高中的時候,小喵學長還可以盡量忍受;但現在大學的生活圈變寬廣,社交活動也變多的同時,小喵學長他已經再也受不了了。

 

於是大二上學期過完,小喵學長就決定要跟至婷學姊提分手。誰知道至婷學姊說什麼都不肯放手……一直用死威脅小喵學長。

 

小喵學長只好再回到至婷學姊的身邊。但是破鏡怎麼可能重圓,已經裂了一道痕跡,再怎麼補,都不會再齊全了。

 

他們又分分合合了好幾次,直到小喵學長大二下學期,至婷學姊終於決定要放小喵學長走的時候,至婷學姊才發現……自己已經懷孕了。

 

太扯了……小喵學長與至婷學姊的愛情故事,怎麼跟電視劇一樣灑狗血?

 

不過這時候,我突然想到阿妙與大學生的愛情故事。比較不同的是,阿妙懂得保護自己,但至婷學姊選擇了繼續跟小喵學長在一起。結果最後受到了傷害,也已經來不及了。

 

小喵學長說他願意負責。但是礙於至婷學姊的家教甚嚴、以及學業還沒有完成的因素,在經過了一番天人交戰的痛苦抉擇後,他們終於瞞著至婷學姊的父母,放棄了這個不該在這個時候來到人間的孩子。

 

就這樣,小喵學長繼續跟至婷學姊交往下去。但是有疙瘩的愛情,終究沒有辦法長久;小喵學長或許心裡面還是愛著至婷學姊,但也因為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他們已經無法再重回當初熱戀時的那種美好了。

 

於是那時候的至婷學姊想要改變重心,就聽了龍貓學長的話,加入了合唱團。至婷學姊知道龍貓學長對她很好,也曾經想要接受龍貓學長;但是愛情這種東西是不能夠勉強的,同情與愛情之間,無法劃上等號。

 

所以龍貓學長自始至終,都像至婷學姊的備胎情人,永遠都沒有扶正的一天。這時候我才瞭解,為什麼龍貓學長會說他跟至婷學姊始終無法在一起了,因為至婷學姊的心裡面,只有小喵學長一個,就算能勉強擠出龍貓學長的一個位置,那也只是個備胎位置,毫無地位可言。

 

而龍貓學長,卻不只想當至婷學姊的備胎情人。

 

死心眼的至婷學姊,在經過墮胎以及愛情不順等事情之後,身體變得非常不好,家人也很替她擔心。她會傷害自己,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當她的家人知道她為小喵學長墮胎後,幾乎都氣炸了,下令她一定要與小喵學長分手。如果不分手,就要強迫至婷學姊轉學,或是出國唸書。

 

但是至婷學姊不甘心不願意放手,只好假裝已經跟小喵學長分手。

 

這時候至婷學姊跑去找龍貓學長,想要龍貓學長假裝當她的男朋友,看能不能瞞天過海欺騙家人,說自己已經跟小喵學長分手,也換了男朋友。但是龍貓學長不肯,因為他也累了……不想再當備胎。

 

這下子我完完全全的瞭解,為什麼我會被抓去假裝成小喵學長的女朋友。因為龍貓學長不肯……只好換個角度思考,找我假裝成小喵學長的女朋友。

 

但是這種想法,我只能說是太愚蠢了。

 

「沒辦法……她生病生得很嚴重,早就已經無法自主,失去了判斷力,三天兩頭就說要傷害自己,我只好順著她走……」一旁的小喵學長補充說道。

 

「到底是什麼病?」

 

「躁鬱症。」小喵學長與龍貓學長異口同聲地說。那三個字的聲音,一直迴盪在醫院的長廊裡,久久不散。

 

我摸摸背包裡面,尚未謄完的筆記本。或許至婷學姊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別人,但這個時候我卻沒有辦法對她生氣。

 

冰涼的淚水,又模糊了我的視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