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密集書庫裡面與書和灰塵奮鬥,弄了一個下午,總算在邊整理邊詛咒姚士淵的情況之下完成。

 

整理完之後,我弄得灰頭土臉,心情很不好,便跑到若青採編組那邊跟她聊天。很巧的,陳組長到其他大學的圖書館,參加研討會出差一個星期,沒有大人在家的日子,讓我那幾天的下午,只要沒課就往採編組跑。一方面是因為怕她仍然籠罩在江哲人的復仇計畫之下,另一方面是因為……我自己心情也沒好到哪邊去。

 

「妳是說,江孟軒比他弟弟還帥?真的還假的……」下午三點左右,我沒課了,離打工時間還有兩個小時,我提著楓糖可頌以及熱奶茶當下午茶,到採編組找若青解悶。

 

其實我跟若青本來就常聊天,女生嘛,總是喜歡聚在一起說八卦,不然就是聊心事。以前就很常,現在因為江哲人的關係,我總覺得她好像很受傷的樣子,就更喜歡往採編組跑。

 

「對啊,小綠妳看!」若青從皮夾裡面拿出一張經過護貝的大頭貼,小小張的,大約三乘五公分左右,但我看得出她很寶貝這一張大頭貼。「我想一下這幾年了?呃……應該六年有了吧,我現在都二十二歲了!」

 

「咦?其實他們兩個有點像……」我也從我的皮夾拿出一張名片尺寸的大頭貼,這是之前跟江哲人去玩的時候,拉他去拍的。其實我們的合照很少,大概就只有這張大頭貼吧?我連手機裡的相簿,都是我爸我媽我同學跟沈愉藍的照片。

 

「其實當初看到江哲人,我也嚇一跳,想說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像的人,我有問他,他有沒有哥哥,他說他哥哥死了……叫我別提。」若青嘆了長長的一口氣。「那時我根本沒有去想那麼多,看到江哲人那痛苦的臉,我就不敢問了!」

 

「若青妳為什麼上大學之後,沒有試著去江家找江孟軒呢?或者寫信給他呢?」我覺得懷疑,所以問她。

 

「這說來話長,我每次寫信給軒,都被退回啊,包括村上春樹的書也是,我覺得江家的父母只要看到是我寫的,應該都不收吧。」

 

「真想不到江爸爸是這樣的人。」我說。我去江哲人他家幾次,當然也看過江爸爸,江哲人有跟我說過,他爸爸是軍人退職的,所以很嚴格。但是嚴格跟不通情理應該不一樣。

 

「到後來我就放棄了,雖然我的心裡面還想著軒,但卻沒有勇氣去找他,也害怕他老早就把我忘掉了,如果看到他跟別的女孩子在一起,我一定會瘋掉的,所以……唉!」若青搖搖頭,眼角又泛淚光。

 

愛真的需要勇氣。這句話一點也沒有說錯。

 

「若青,別想太多了,過去的已經過去了,把握現在眼前所擁有的,比較重要不是嗎?」我語重心長地對她說。

 

「小綠妳會不會覺得我很過份,把江哲人推給妳當男朋友……」

 

「過份的是他不是妳,別想太多了,其實大一下學期之後,他就一直不斷地暗示我,是我自己笨又死心眼,喜歡上了就不想要鬆手,以為不聽不管就沒事,想不到,到後來受傷的還是我自己……」

 

「其實江哲人曾經對我說過他想跟我在一起,但是我看到他的臉,總是會想到軒,我只要想到軒,就會告訴自己不可以愛別人,但是我萬萬想不到,現在我就算想愛軒,也愛不到了……」若青抽抽噎噎地,大概是又想到江孟軒吧,接著又哭了起來。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她,因為我總以為女強人個性的她,是不哭的,也不會為了愛情而煩惱。她是水瓶座的,我總以為她比較喜歡自由與朋友。但是我猜錯了,發生了這件事,我才深深地覺得,每個人都有弱點。

 

她的弱點是江孟軒,那我的弱點呢?現在似乎是江哲人……不,不是,我催眠著自己,不會是他,因為,他根本不值得我去愛。

 

「啊,對了,昨天曉蘋學妹有來找我。」我安慰著若青的同時,這樣對她說。

 

「曉蘋?」

 

「對啊,我們系上大二的李曉蘋,就是那個第二步驟的。」我說。「她說她喜歡Satan學長,但是江哲人跟她One Night Stand之後就把人家給甩了!」

 

「怎麼那麼低級啊?」若青聽到這裡有點傻眼。「妳確定妳沒聽錯?一夜情耶?大學生也興這個東西,我看是那個學妹把妳當成情敵,想誆妳吧?」

 

「哈,誆我幹嘛?江哲人現在又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已經把我甩了,難道妳忘啦……」長那麼大,第一次被發好人卡,心裡面真的有點不是滋味。

 

「那他那一天不是說,曉蘋學妹不是他的第二步驟嗎?那……」

 

「我覺得他只是想要故弄玄虛吧?以為自己復仇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無聊死了!」這次我就自認倒楣吧,反正該流的淚也已經流了,該說清楚講明白的東西也都已經講了。

 

「那……妳應該跟他沒什麼吧?有吃虧嗎?」若青倒是很在意我的清白問題。「他有沒有對妳做出什麼要求之類的,像曉蘋學妹那種的!」

 

若青大概是不好意思直接問,我們有沒有做過吧?

 

「哈哈!」我大笑兩聲,真虧我還笑得出來。「放心啦,沈媽媽在我上大學的時候,就千交待萬交待,老早就把我的處女之身封印起來了!」

 

「那就好……」若青聽到我這番話,便鬆了一口氣。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可以跟他在一起那麼長的時間才被甩吧,要是我像曉蘋學妹那樣,大概兩天就跟他玩完了!」我倒是很正經的說。「真不曉得是該笑還是該哭,我被他騙走的是感情,學妹比較倒楣……被騙走身體,唉呀呀,難道江哲人之前對我的體貼與溫柔,都是假的嗎?」

 

現在是怎樣,我竟然還有心情自嘲著。難道我是像林楷文一樣,被摔壞腦袋了嗎?還是跟許豐彬一樣,變成天兵了?

 

我看著若青被我的耍寶逗到笑開了,反而覺得心情輕鬆了一些。

 

這個時候,佳佳從外面敲門進來,看到我便說:「小綠小綠,原來妳在若青這邊,資訊組的葉組長那邊缺工讀生,她有急件要做,蔡組長說要借一個工讀生給她用……」

 

看吧看吧,我們學校已經窮到連工讀生都要用借的了。還說是自己是國立大學,工讀生的預算也不撥多一點下來,我也是典藏組的工讀生啊,蔡組長沒事把我借給資訊組幹嘛?工讀生可以用借的嗎?

 

「怎樣,可以嗎?」佳佳看到我在思考的樣子,好像怕我會跟姚士淵一樣,想忤逆蔡組長不想去。然後說:「今天另外一個上架工讀生是姚士淵欸,拜託啦!」

 

我當然瞭解佳佳的意思。看到她雙手合十,向我拜託的樣子──我本來就算不想答應,卻在心裡面又想到,害我去整理密集書庫的一定是姚士淵,便答應了她。

 

「今天是姚士淵跟我一起上架對吧?那好,我去葉組長那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