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小綠妳來啦?」我在資訊組找不到葉組長,反而是小茹出現在我的面前。「葉組長現在出去買晚餐,她說今天就麻煩妳幫忙掃瞄啦,可以嗎?」

 

接著小茹把一疊大約兩百頁的文件交到我手上,然後說:「葉組長說妳有幫忙掃瞄過對不對,那就照舊囉!」

 

「嗯。」我對她點點頭。「那我要用哪一台電腦跟掃瞄器呢?」

 

「呃……」小茹想了一下。「文件好多,資訊組辦公室裡面的掃瞄器都有人在用耶,大家都在趕工當中,因為最近趕著要建立資料庫……不然妳去用資訊檢索室的好了!」

 

啊!資訊檢索室,我不要……自從上次有人在那邊「擁槍自重」後,害我清理了一堆噁心的衛生紙,當下就已經決定,打死我都不要再踏進那邊半步!

 

我站在資訊組辦公室的外面往裡頭探,果然看到辦公室裡面,有很多人都在趕著掃瞄文件,難怪一直出現咿咿呀呀的聲音。

 

「可是館長不是已經暫時把資訊檢索室關閉了嗎?」沒有錯,因為那件事情之後,館長怕又會發生同樣的事情,只好請管理資訊檢索室的資訊組,在門外貼了「維修關閉中」的公告。

 

當然,想也知道並不是真的在維修,只是總不能把話說得太白吧?只好假裝在維修矇騙過去。

 

「是啊,但是電腦掃瞄器都沒故障啦,還是可以用……」小茹說。「那就麻煩妳囉,我先下班了,葉組長有買幫她加班工讀生的便當,晚一點等組長回來,妳再進來拿……」

 

我當然知道資訊檢索室裡面的硬體都還好好的,但我就是不想去裡面嘛!而且我也不好意思跟小茹說,因為之前有人在那邊打手槍,我光進去……就覺得自己被性騷擾了吧?

 

「還有什麼問題嗎?」小茹看到我猶豫不決的樣子,便這樣問。

 

其實我大可把文件抱到我們典藏組裡面掃瞄,但現在蔡組長一定在裡面抽煙,我最怕死了,才不想要吸二手煙咧。重點是……我現在也不太想看到他,因為他才叫我去整理密集書庫而已,光想到就讓人生氣。

 

「那鑰匙呢?」我考慮了之後還是打算硬著頭皮去。「資訊檢索室的。」

 

「鑰匙?喔,不用了啦……裡面已經有一個圖資系的同學在幫忙了。」其實上次資訊檢索室關閉的時候,我是私底下跟佳佳拿鑰匙進去裡面,看江哲人送給我的《遇見100%的女孩》,不然還真的以為我會開鎖啊?因為圖書館裡面的鑰匙都集中在流通櫃台那邊,雖然資訊檢索室的鑰匙,管理的資訊組也有備份,但我已經爬上來二樓了,就懶得再下去跟佳佳借。

 

「那好吧。」於是我抱著大約兩百張的文件,跑到資訊檢索室,才一打開門,就看到失蹤好幾天的林楷文。

 

「綠妳怎麼也來了?」林楷文的口氣,跟平常的他一樣,只是多了一份驚訝。

 

「我還在想說,你幹嘛在圖書館消失好幾天,原來都窩在這裡啊?」

 

「我哪有消失啊,這幾天我都在圖書館二樓幫葉老師的忙。」

 

「難怪……」我說。其實我本來要說,幹嘛不來一樓書庫找我。但是我卻沒有這個勇氣。

 

接著我就把文件擺在最前面的電腦,刻意與坐在後面的林楷文,隔得遠遠的。

 

「妳是笨蛋啊綠……那一台又沒接掃瞄器。」林楷文對我招招手。「過來啦,這邊哪!」

 

其實我根本沒想那麼多,但無奈只有後面的電腦有接掃瞄器。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文件拿到他旁邊的電腦,然後坐在他旁邊,開始掃瞄起來。

 

咿──呀──我的掃瞄器,與他的掃瞄器,都傳出了陣陣吵雜的聲音,它們正賣力地工作著,但我卻暫時不想和身邊的林楷文說話。當下的資訊檢索室裡頭只有我跟他。我們兩個一直沒有交談,掃瞄器噪音便顯得有些尷尬。

 

就在我大約掃瞄一百頁文件之後,身旁的林楷文突然說話了。

 

「綠妳這幾天都在幹嘛啊?」

 

「打工啊……排書啊……」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嗎?」

 

「呃……在圖書館找報告的資料啊。」

 

「妳的生活真的很無趣欸,能不能說點跟圖書館沒有關係的東西。」

 

「什麼叫做跟圖書館沒有關係的東西?」我乾笑。「喔,我知道了,這幾天我都去找若青聊天算不算。」

 

「妳去找她聊天,也是去採編組對吧,那還是跟圖書館有關係啊。」

 

以上是我與林楷文莫名其妙的對話。我不知道林楷文沒事幹嘛找我碴,但我本來就是圖書館的工讀生,如果不在圖書館裡面?要在哪?

 

林楷文自己手邊的文件都掃瞄器完了,接著順手把我還沒掃瞄到的文件拿過去。他的手很好心地幫我工作,嘴巴卻很又不安份地,開始問我一些事情。

 

「那……妳跟若青都聊些什麼?」

 

「圖書館的八卦啊……」

 

「圖書館也有八卦?」林楷文看看我,覺得很妙的樣子。「我知道了,一定又是在罵蔡老師對不對?」

 

「對啊,你知道幹嘛還問我?」

 

「那有沒有聊到我?」

 

「……」

 

「那一定有聊到江哲人對吧?」

 

以上又是一陣無聊的對話。以前跟林楷文在書庫裡面聊天的時候,好像不會那麼尷尬。怎麼,是因為江哲人的關係嗎?

 

當我仔細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林楷文就很快地幫我把剩下的文件全部掃瞄完畢,我驚訝地看著他,說:「你的動作怎麼那麼快?」

 

他說他是圖資系的,雖然指導老師是蔡俊民,但他們系上的葉美玉老師,也就是資訊組的葉組長常常請他幫忙。我才驚呼一聲:「啊!是啊?蔡組長跟葉組長都是學資訊的,怎麼個性差那麼多。」

 

千萬別懷疑,我們學校圖資系的老師,有一半都是圖書館的成員。雖然我不是圖資系的啦,但是教學相長嘛!像姚士淵也不是圖資系的啊,但他上架的功力,可是不容小覷哪。

 

「那你研究所要跟葉組長嗎?」我問他。

 

「呃……應該還是會跟蔡老師吧。」他想了一下,然後這樣說。「其實蔡老師也沒什麼不好啊,我早就習慣了,而且跟他的學生不多,我光用一隻手就算得出來,這樣比較輕鬆,老師看paper也比較沒有壓力。」

 

他的話沒錯啦,我就曾經聽過某位老師的學生太多了,多到看paper要排隊,要是前面交的人寫得太爛,後面的……老師就索性不看了,到時候學分、學位啊……呃,還有人生,就慢慢等唄。

 

「結論是,跟蔡組長還是有好處囉……」我話還沒有說話,就被林楷文給打斷了。

 

他用手輕輕摀住我的嘴巴,然後問我,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那個聲音,又是從小房間裡面傳出來的……啊!不會吧?怎麼我每次來,每次都遇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