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我以為阿妙她們舞蹈社與我們合唱團辦聯誼不關我的事,因為我根本就不懂得什麼是公關。這種要跟別人套交情又要裝作一副很客氣、又落落大方的模樣,我是真的不在行。

 

但是阿妙卻硬要我當她的助手,我想要拒絕,卻被阿妙說服了。原因是阿妙的嘴巴與思考敏銳又快速,而我就像是至婷學姊所說的笨蛋一樣,隨隨便便就被阿妙的好口才給騙了。

 

「當我的助手有什麼不好?」阿妙插著腰,一副想要扁我的樣子。「妳不要告訴我,妳連聯誼都不想參加!」

 

阿妙怎麼會那麼鬼靈精怪又聰明伶俐呢?隨隨便便憑我的表情,就可以猜出我的心思,我真是被阿妙打敗了。

 

「沒有啦!」我心虛地說。「我只是……我只是不喜歡聯誼而已嘛!」

 

「妳不喜歡聯誼?」阿妙用奇怪的眼神看我。「那當初為什麼妳還要我幫合唱團的那個林建成介紹女朋友?我還以為妳喜歡幫別人作媒呢。」

 

「幫林建成作媒?」我笑了出來。「我會幫林建成作媒是因為他跟我說他很想要交女朋友嘛。」

 

「哼!我看妳是希望林建成快點跟別人送作堆,免得他又來煩妳、黏妳對吧?」果然什麼事都逃不過阿妙的法眼。

 

「哎呀,反正意思都一樣,都是為了讓林建成可以得到幸福哪!」我裝作菩薩心腸,假惺惺地說。

 

「這樣說來,我倒有個好主意喔。」阿妙露出賊賊的笑容。

 

原來阿妙她們舞蹈社裡面也有個女生的個性與林建成差不多,說是臭味相投其實也不過份,都是那種自戀又好笑的人。假設他們兩個能夠投緣的話,那應該會很甜蜜的啊,畢竟他們都是同樣類型的人,如能有幸在一起應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吧?

 

我拍手叫好,表示我也贊同。

 

「可是,妳要先答應當我的助手,我才要幫林建成。」阿妙果然很賊。

 

「還要交換條件喔,阿妙妳很奸詐耶。」想不到要讓林建成找到幸福還是得付出一點代價的,所以我就勉強答應阿妙了。

 

「算妳上道,看妳是我的好幫手的份上,幫妳介紹個帥哥妳覺得怎樣?我們社團來了一個學弟,長得不錯,我們社團那些花癡女生哈死了。」

 

「我不喜歡當某大姊的感覺,更不喜歡跟幼稚的弟弟談戀愛。」我說。

 

「剛好這個學弟是重考生,所以跟我們同年,算一算還大妳幾個月。」阿妙好像算命師,就只差命盤沒幫我排好。

 

「我不喜歡不用功的學生。」我說。

 

「那個學弟會重考不是因為不用功啦,聽說是因為有些因素讓他不得不重考。」阿妙解釋說。

 

「有什麼因素,不要告訴我他第一次聯考考不上是因為那天拉肚子!」

 

「哼,我看妳說穿了就是怕面對男生,尤其是對妳好的男生。」阿妙說不過我,反而用我另一個弱點來壓我。

 

「我哪有!」我叫了一聲。

 

「還有妳那個小喵學長,不也對妳很好,那妳怎麼說?」阿妙反問我。

 

小喵學長對我很好,為什麼連阿妙都知道?是哪個大嘴巴告訴阿妙的?還是阿妙真的是算命師,連這個都可以算得到?

 

「妳怎麼會認識小喵學長?」我問阿妙。

 

「我們社團的學姊告訴我的,那個學姊是小喵學長他們系上的,學姊還告訴我有關他的很多事,聽一聽覺得那個小喵在他們系上還挺出名的說。」怎麼連阿妙都變成八卦女了?

 

我壓根兒不想去在意關於小喵學長對我好或不好這回事。畢竟嚴格說起來我跟他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想跟小喵學長撇得一乾二淨,以免讓別人誤會了。

 

「我倒覺得小喵學長對我一點也不好,每次都只會兇我,看到我不是叫我唸英文,不然就囉哩八唆講一堆我聽不懂的話。」我這樣對阿妙抱怨著。「上次還說什麼……積木比世界還要複雜的理論,簡直比我媽還要囉唆。」

 

接著阿妙笑了:「所以我說阿淳妳真的是一個笨蛋!」

 

喂又來了,怎麼最近每個人都罵我是笨蛋呢?我雖然並不是頂尖聰明,可是也沒有特別笨吧?

 

阿妙見我不說話,自己便講了起來:「他說的那句話是三島由紀夫的成名作《假面的告白》裡面的一段話,三島利用小孩玩的積木來比喻世界。」

 

「《假面的告白》,那不是蔡依林的歌嗎?」

 

「所以我說阿淳妳是笨蛋啊,妳千萬不要告訴我妳連三島由紀夫是誰都不曉得吧?」阿妙嘆氣著。

 

「三島由紀夫我知道,他是日本的文學大師,他在日本的地位就跟……寫《老人與海》的海明威一樣。」我把上通識課所聽到的東西講了出來。

 

「這些都是上通識課的時候老師所講的東西吧?」阿妙說。「三島在《假面的告白》中曾經說過,他認為這個世界不會比堆積木還要複雜,或許在妳的眼中堆積木是很簡單的遊戲,但是其實不然……」

 

童話故事中的世界如此奇幻迷離,偶像劇裡的對白總是芭樂到不行;更何況我的頭腦簡單又四肢發達,只適合看連文學都稱不上的芭樂愛情小說,那種深奧又難懂的美麗詞藻,以及各大家的經典名作,都跟我不熟。

 

「我倒是覺得,文學的本身就很複雜,跟堆積木沒有關係。」我說。

 

「那是妳不懂,自己的錯不要推給文學。」

 

「阿妙,妳是來跟我吵架的,還是來罵我的?」我越來越搞不懂我身邊的人,一個比一個還更難理解。

 

「我是來綁架妳的,快跟我走吧……」阿妙架著我,不知道要到哪裡。突然地我感到一陣莫名的風吹著我,一瞬間回想到那天至婷學姊把我從江幸慧的魔掌中救出,又把我送給小喵學長的記憶片段。

 

「我不要……」我哀號著。

 

「我不會把妳賣掉啦,反正妳也賣不到什麼錢。」阿妙很賊地笑了。

 

誰說我賣不到錢,我突然想到小喵學長,現在他可是我的「男朋友」,雖然是假的……但他應該也有責任保護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