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阿妙跟龍貓學長一起討論舞台劇的舞蹈。因為《美女與野獸》已經有現成的譜子可以唱了,但舞蹈可能要請舞蹈老師從頭開始編。阿妙跟龍貓學長邊討論邊將重點抄起來,好讓她帶回去給舞蹈老師做參考。

 

雖然阿妙平日上課常常不專心,如果遇到很悶的課,就喜歡玩傳紙條的遊戲,不然就是我抄筆記的時候,她打起了瞌睡。不過說到舞蹈這方面,她的眼睛可就亮了起來。

 

人家說術業有專攻,果真一點也沒錯。千萬不要看阿妙平常那一副吊兒郎噹、傻大姐的樣子,跳起舞來可是一點也不馬虎,難怪能夠在大二就當上舞蹈社的副社長。阿妙這個人的能耐,還真不容小覷。

 

阿妙跟龍貓學長開會大約半小時之後,我突然聽到龍貓學長瞇著眼笑問阿妙說:「阿妙學妹,其實妳跟阿淳的個性感覺還挺像的耶?要是我們家阿淳也當副社長,不知道會怎樣啊?」

 

我當副社長是不會怎樣啊?嚴重一點頂多倒社罷了。

 

不過話說回來……我跟阿妙的個性很像?是指「脫線」的個性很像嗎?龍貓學長講了那句話之後,卻沒有半個人理他。大概是因為「如果阿淳當副社長」的這個假設太可怕了,沒有人敢想像,所以乾脆當做沒聽到。

 

「喂!可愛的龍貓學長,你不要小看我,我以前可都是唸舞蹈班的喔!」每次只要有人懷疑阿妙的舞技,她就會這樣回答別人。

 

「我不是懷疑妳的舞技,我只是懷疑阿淳的能力。」龍貓學長又說到我這裡來。「阿妙妳好歹也是阿淳的好朋友,有空應該開發一下她腦袋中的第二顆硬碟。」

 

「龍貓學長你太看得起劉于淳了,她的頭腦說不定就只有一個硬碟……」江幸慧竟然這樣說我。

 

我不太想理江幸慧,因為我發現江幸慧私底下可能有偷偷參加演辯社,我嘴巴都還沒打開,就覺得自己輸了。

 

「江幸慧妳不要沒事就欺負阿淳啦,她腦袋裡的硬碟,就算只有1MB也不關妳的事吧!」小喵學長跳出來幫我說話。可惜我並沒有覺得很開心,可能是因為1MB實在是太少了的緣故吧?

 

「學長你不要因為你喜歡劉于淳就幫她說話,要不是因為她腦容量不足,你怎麼可能騙得到她啊?」江幸慧這輩子都沒刷過牙嗎?嘴巴這麼臭。

 

不過……或許江幸慧的話一點都沒錯。我就是因為太沒大腦了,才會被小喵學長與至婷學姊給玩弄於股掌之上。

 

但是小喵學長沒有屈服於江幸慧的強勢,還是一直幫我說話。江幸慧大概覺得很無趣,不想要再繼續討論這個話題,便摸摸鼻子、丟下了一句「我要去上廁所了」,就走出音樂教室……

 

「喂,阿淳妳在發呆喔。」突然有個人搖了我一下。我嚇了一跳,轉過頭去一看,原來是我的高中同學康寶庭。

 

「死康寶濃湯!」我瞪了康寶庭一眼。「你不知道這樣會嚇死人嗎?」

 

康寶庭倒是嘻皮笑臉,一副笑容不用錢似地看著我:「阿淳妳還是跟以前一樣膽小嘛,怎麼上了大學,個性還是跟麻雀一樣啊?」

 

「你少在那邊嘻皮笑臉的,沒事跑來音樂教室幹什麼?」我這樣問他。

 

「阿妙叫我拿東西給她啊!」這時康寶庭把手上的文件夾拿給阿妙。阿妙對他說了一聲謝謝,再跟龍貓學長繼續討論。

 

結果康寶庭似乎打算留在音樂教室裡。他不是跑去隨便翻譜夾、就是按琴鍵,還好江幸慧去上廁所了,不然康寶庭一定會被她「鞭數十,驅之別院」。

 

康寶庭在音樂教室晃了一圈,好像覺得有點無聊,便又走過來我這裡。

 

「妳有沒有注意看過停在路邊的麻雀?」康寶庭這樣問我。「只要有人靠近就飛走,活像個膽小鬼。」

 

康寶庭似乎在延續我們剛剛的對話,雖然被說成是麻雀我覺得不怎麼樣,但這句話還是有點傷到我了,因為我覺得自己不是膽小鬼。如果要我說,我頂多會承認自己不夠大方而已。

 

「我又不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反駁康寶庭。這可能是想要間接證明,我不是膽小鬼的表現吧。

 

什麼叫作個性跟麻雀一樣啊?我看著康寶庭,心裡面有點生氣。算輩份好歹我也是康寶庭的學姊,怎麼才踏入這個校園沒多久,就爬到我頭上來了?

 

「還說不是,如果妳不是膽小鬼,就不會在高三躲我一整年了!」

 

我只是因為成績變好而轉班,並沒有要躲康寶庭。那時的我一直想要考上國立大學,眼中就只有書本。雖然我承認那時候我有時看到他,會趁他還沒有看到我的時候快點躲起來,不過並沒有每次啊,畢竟高中時的校園並不大,隨便走在校園裡面都會遇到。

 

只不過,康寶庭怎麼會曉得我躲他啊,難道我做得太明顯了嗎?可是這已經是以前的事了,康寶庭沒事幹嘛記得那麼清楚啊?

 

原來,男生也會記仇喔。我突然有這種感覺。

 

「喂阿淳,過來背第三首的歌詞!」小喵學長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了兩個便當,一邊提在手上,一邊走過來對我說著。「妳要背完,才可以吃便當。」

 

我聽到小喵學長又要我背英文歌詞了,就覺得有點頭痛。我皺起眉頭,真想對小喵學長大喊:「那我要減肥不吃便當,這樣可以了吧!」

 

可是我始終不可能會有這種勇氣。

 

「知道了啦!」我隨口應了一聲。

 

康寶庭看到我那種不願意的臉,一直偷笑著,讓人很想賞他一拳。

 

「好啦,妳親愛的小喵學長已經來了,我也該走了!」康寶庭今天真的很奇怪,小喵學長就小喵學長,沒事還加個「妳親愛的」。

 

真是怪人一個。

 

「阿淳、小喵學長我走囉!」康寶庭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突然很認真地看著小喵學長,又說:「學長,你以後千萬不要再幫阿淳買便當喔,也不要強迫她一定要學會英文喔,不然她會變成麻雀……」

 

康寶庭莫名其妙地留下這些話就走了,讓小喵學長摸不著頭緒。

 

「那個學弟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幫妳買便當,妳就會變成麻雀啊?」小喵學長反問我。

 

「那個學弟是神經病,不要理他就好!」我只是這樣對小喵學長解釋。

 

其實我懂康寶庭在說什麼。當初就是因為他對我好,所以我才躲他的,可是那畢竟是高中的事情了,現在大家都已經長大了,沒有必要再去回憶以前的不懂事。只是,懂了那些話的我,心裡面突然變得好沉重。

 

畢竟,我也不想要當個膽小鬼。只是……我突然想到康寶庭是重考進來我們學校的,那他……該不會是來要債的吧?如果他用高利貸下去算,我就算還一輩子也還不完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新鮮 的頭像
新鮮

新鮮的小小說。

新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